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UUEZBfyz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5.4 火塘对话之二——缅甸景颇族与中国的亲情关系(下)

作者:司德专

他翻动着笔记本里的记录念道:

“景颇族已有20多名大学毕业生(如果把民族学院毕业的学生也算进去,已经超过100人了)。 

1、每个大队(乡)有一所小学; 

2、每个公社(区)有一所中学; 

3、每个县都有高中。 

4、医疗卫生部门有200多名景颇族医务人员,有了担任县卫生局副局长职务的人。 

5、在党组织里担任领导职务的景颇族中,石有才是第一(州委副书记)。其次是丁老五(县委书记)。 

6、大小车驾驶员35名。 

7、各级党政干部2000多人。 

8、军队里的团级干部7人,其中军分区政治部副主任刀政国是陇川人;师副参谋长孔立新是潞西遮放人。 

如果你们这批文革时期的中学生不被耽搁,现在的大学毕业生应该有几百人了!和解放前的景颇社会相比较,在只有十多万人口的比例中,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进步了! 

在军队干部中,现在已经有了解放军的师、团级军官了。在英殖民军队中,景颇族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几十年浴血奋战后,所得到的也大多是非白人军阶的尉级军衔。我相信再过二十年后,景颇族中就会有许多的各种‘家’了吧!”司拉山对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始终怀着美好的憧憬与希望。 

“景颇族需要有更多有文化知识的人才,景颇族负有守土卫国的责任。景颇族青年爱好军事,在现代战争的条件下,没有文化的人可能连兵也当不好了。景颇族现在更需要的是经济、文学、艺术、音乐、历史等等方面能称为‘家’的许多人才。”司拉山认为景颇族仍属于文化教育落后的民族。 

“克钦独立军的军官中,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较我们缅共要多了许多。他们营级以上的军官都必须是有大学学历的,布朗森主席也是八莫高等学校的校长,才被独立军请去任了该组织中的高级领导。”专都把他所知道的、有关布朗森的情况讲给父亲。 

“我听说:1967年中的时候,布朗森担任克钦独立组织代表团团长前往北京期间,在回答周恩来总理为什么他们不能放弃独立主张、接受缅甸共产党领导的问题时说:‘在我们国家当大哥的缅族不讲信用啊!他们左一个军事看守,又一次军事政变的。昂山将军遇害后,《彬龙协议》就开始被搁置了。所以,我们克钦民族对由缅族担任领导的所有政党都不再信任!如果非得参加共产党不可才能支援我们的话,我宁愿参加中国共产党!只要给我们享有像给了中国景颇族和司拉山那样的区域自治权利,我们更愿意让克钦邦成为中国的一个省!’ 

“听了布朗森的话后,周总理笑着回答他:‘把克钦邦变成中国的一个省,那我们不就成了帝国主义了!我们反对帝国主义,也不搞领土扩张。我们不干涉你们的内政,我只是想让你们协商好你们自己国内的统一问题做做协调工作。最终怎么办,还是要你们自己协商决定!’。周恩来总理说完这番话后,就结束了那次的谈话。据说,有了那次与布朗森主席的交谈后,周总理就建议缅共暂时不向克钦邦方向发展。” 

听了儿子的那段话后,司拉山想了想后说:“在历史上,我们景颇族为国家开疆辟土、保卫边疆的事业作出过重大贡献。如果没有景颇族几十年的武装抗击,谁知道大英帝国还会把多少景颇山地从中国划出去! 

“我们景颇族中的大多数,都有着一个共同的民族心理,都认同我们祖先的根——他们埋脐带的地方在中国北方(景颇族的孩子生下来后,要把胎盘埋在楼房中柱旁。男孩子的靠内;女孩子的靠外。因此、景颇语里把故乡称为‘埋脐带的地方’),加上景颇族仍处于崇善武力的蛮荒发展阶段。因此,他们很看重曾在二战时期与他们并肩抗击日寇、作出过重大牺牲的中国军队。可以从他们发表在各种杂志上的那些记录中国军队参与收复密支那、八莫、腊戍等等战事的文章中,读出他们赞赏的心理。 

“特别是自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政府对内扶助各弱小民族共同进步;对外敢于对美国说不!抗美援朝、支援越南、老挝、柬埔寨印度支那三国人民抗击美帝国主义!他们从心底里对汉民族心服,自然地产生了民族心理上的回归情结。从布朗森对周总理的谈话中就很清楚的流露出来了! 

“中国的对内对外政策,很自然的会对周边的邻国产生影响。因此、缅甸的景颇族对独立后的缅族政治家们没能处理好国内的政局,产生了从不信任到叛逆的心理。由于克钦、掸、钦、克伦、佤这些民族在缅甸虽然是少数民族,可并不是小民族!在缅甸不弄清楚民族问题,没有一个像有昂山将军那样胸襟开阔,有政治智慧的领袖人物的话,很难愈合缅甸各民族间已经被严重伤害过的心理裂痕!”司拉山试图对克钦民族的民族心理进行一番透彻的解析。 

“缅甸发生内战,克钦独立组织找到中国来,就如同一个家庭里的几兄弟间发生了争吵后,弱些弟弟的就自然想去找相邻的兄长帮忙,想请他来主持公道那样。甚至有一部分景颇族同胞们会认为:‘中国汉族老大偏心,怎么只帮缅族而不帮景颇?从过去、现在、到将来,不是我们一直在与汉族友好相处吗?’。支持缅共是党与党的问题;只支持景颇族或某一个民族的话,就成了干涉内政或肢解它国的国际问题了。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中国领导们,面对邻家弟兄们的纠纷也只能是劝合不劝离。这就是为什么最后也只能尊重诺线的选择:让他参加了缅共人民军,而不支持他回国闹独立的真正原因。 

“你们的诺线司令员,1950年在他危难之时率部来到中国,汉族老大收留和善待了他们,这和景颇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不无关系。后来他想解放全缅甸和争取民族平等权利的愿望虽然没能实现,但是,他最终以一名为缅甸各民族人民的解放事业献身的景颇将领而载入史册! 

“因此、缅甸的景颇同胞们除了已经有的西方文化外,更要重视学习东方的中国文化!因为中国文化中蕴含着中华民族几千年文明史所积淀而成的知识与智慧。要倍加珍惜和发展与中国的传统友谊,这是景颇族最根本、最长远的利益所在!” 

“景颇族是中华民族中的一员,我们的根在中国,境外的景颇族同胞和我们是一家人。无论我们居住在哪里,都永远不要忘记:我们民族有着保卫边境国土与维系邻国传统友谊的双重责任!”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