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EZEQZCKa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5.6 给长子带上羊角饰冠(中)

作者:司德专

司拉山接过儿子拿来的《圣经》,他一边翻找着书里的篇章说:“我相信我们国家将来会像《圣经》旧约中的弥迦书第四章的3、4、5节所说的这样:‘他必在多国施行审判;为远方强盛的国断定是非。他们要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人人都要坐在自己的葡萄树下,无人惊吓。这是万军之耶和华亲口说的。万民各奉己神的名而行,我们却永永远远奉耶和华我们的神的名而行。’。这就是说:各种不同宗教信仰的人们,都可以按各自信仰的神的名去崇拜;我们也奉我们神的名崇拜,各不干扰、和睦相处!” 

在司拉山去世后的世界各地,因宗教纷争引起的战乱不断。唯独在中国的国土上,各种不同宗教信仰的人们,能够在一起和睦相处的情景,并不是当时的司拉山父子俩可能预见到的。 

“你是我的长子,你学什么都不会是多余的。但是,你如果不熟读《圣经》,你所拥有的知识就不完整而缺少智慧;你不了解现代的景颇族(克钦民族)的思维方式,那就会有负神对我们应许的恩典!看懂了《圣经》,你们的生命里就会充满理解、宽容、智慧和爱!”司拉山把话题转到了儿子身上。 

“从我很小的时候起,我就记得父亲您对我说:‘你是长子,应该这样、应该那样!’。我们又不是汉族、傣族,我们是景颇族。再说,在我们这个新时代,也没有什么财产和地位是可以承袭的!自从我十九岁参军的那时起,我就已经决定走自己的路。因为在现代社会,一切都得靠自己去拼搏。现在的中国有几个信基督的景颇族青年?我从没想过要去从事教会的神职工作,这方面我肯定是会让你们失望的! 

“在我们景颇族的规矩中,应该留在父母身旁的不是幼子吗?可您为什么总是盯着我呢?我现在在部队里发展的不错,首长们都很器重我。”专都每当一听到父亲提及‘长子责任’的时候就会很敏感。他总会想起父母:‘我们早已把你奉献给了神!’的话语。他从小所接受红色中国教育很难与愿意从事牧师、传道员的工作联系到一起!他怎么可能去承续父母的意愿呢? 

“至于你将来最终该做什么工作,那就得看神是怎么安排的了!”司拉山说。“今天,让我还是先把景颇族长子与幼子的问题给你讲清楚。在我们景颇族拓展生存领域的年代里,最先长大的兄长们,为了开疆辟土,为了拓展民族与家族的生存空间,得一个接一个的外出征战。当幼子们长大的时候,已经在外立足的兄长们,必须巩固新的领地和家园。这时候抚养老人和守家的责任,就自然而然地落到了幼子们的身上。这就形成了景颇族的幼子留守制——景颇语叫‘哇玛恩大辛Wama nta sin;Wama Dap sin.’(景颇语:幼子守家;幼子守家。)。景颇族的这个习俗,应该源自蒙古高原那些游牧部落的守灶制。然而,在所有新旧领地里的大事仍然是由承袭着官种的兄长们说了算。这就是景颇族说的‘肯统得格若Hkringhtawng Dagraw’或‘肯统实卓Hkinghtawng Shachyaw’——承袭或继承! 

“景颇族就是靠着官种承袭制和幼子留守制的传统,在兄长们竟相向外拓展的同时,又能尊老爱幼地巩固自己已有的家园。景颇族的这个传统,在他们征战拓展的年代里发挥了重要作用。而它的弊端是:造成景颇族山官制度不能统一全民族,只能形成景颇族‘十个山头九个官’的割据状态。” 

“在我们这个新的时代里,已经不再是拓展生存空间的年代了。所以我要为自己的子孙们定下新的规矩:国事家事都要长幼有序。长的要爱护幼的;幼的要听从长的。要按照景颇族‘哥哥有智慧、弟弟有力气’的成语那样,当兄长的找方向;作兄弟的努力干!我们景颇族只有这样,才能从一个个家庭到整个民族,逐步的兴旺起来。你想想看,幼子的幼子怎么可能和长子的长子们相比呢?三代以后的差距就会更明显,难怪我们景颇族已经落后其他的民族几十代了!首先要从我们家先做起,其他家的人,他们有耳朵的会听到;有眼睛的会看到!” 

当然,司拉山想让自己的子孙后代和整个民族,一代更比一代强的个人愿望,在当时也就只能对着自己的儿子,在远离景颇山的昌宁漭水大山上讲讲罢了。 

“在《圣经》里神要人们献给他的人和牲畜、都必须是头生的!在旧约申命记第二十一章的15-17节里说:‘人若有二妻、一为所爱,一为所恶,所爱的、所恶的都给他生儿子,但长子是所恶之妻生的。到了把产业分给儿子承受的时候,不可将所爱之妻生的儿子立为长子,在所恶之妻生的儿子以上;却要认所恶之妻生的儿子为长子,将产业多加一份给他,因这儿子是他力量强壮的时候生的,长子的名分本当归给他!’ 

“我们献给自己国家、民族和信仰的都应该是头生的。因长子是父母在力量强壮时所生的,是神所要的。你大姐是头生的、你是儿子中头生的,我们把你大姐和你都奉献给了神。将来你们的长子也要献给神!神要怎样使用是他的旨意,你们要做好准备。 

“你也许会认为:你们从父母这里没有什么产业、财富、地位可以承续的。当然,世袭制已经是落后时代的东西,是阻碍社会进步的落后制度。而我们景颇族所讲的继承,是一种气息,是那种看不见而存在着的神的应许!如同景颇族的‘龙尚’林、广山的教堂山。即使在那些地方没有庙宇、没有教堂,但是鬼神的气息、神所分别为圣的祝福,仍旧可以从那里接续的道理是一样的!长子要接续的是父亲传给儿子的精气与责任!”司拉山的神色凝重而略带激动,似乎快要为儿子对继承问题的不理解而生气了。 

“继承父业,不一定就是要让你去从事神职工作。我自己也没有做过传道员、牧师的工作。我们要把长子奉献给神,那是作父母的责任。你只需要随时倾听神的呼召,相信神自有安排。你去当兵、想入党都没有问题。你们缅共的党章上,不是说‘宗教与政治是分开’吗?你要感谢神所赐给你的长子名分,无论你做什么,都够你一生所用了。在你的一生中,当不当官都得为自己的民族与国家服务!”司拉山结束了那个早上的谈话。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