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5eN9A4xm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5.3 火塘对话之一——景颇族与缅族的战争与和平(上)

作者:司德专

景颇族跨中、缅、印度三国边境而居。虽然国界不能割断他们的民族血缘,可是由于国家的主权和利益高于民族关系。因此,他们都得遵守各自所属国家的法律,捍卫所属国家的领土主权。跨境民族所在国家之间的和平共处,国内各民族之间的和睦融洽,又是所有跨境民族繁荣发展的先决条件。 

可是,血脉相通的一家人,往往又会超越各自的国界去关注民族同胞的生存与发展。所以,司拉山父子俩的火塘对话的话题,也就常常超越了国界。由于缅甸克钦邦的景颇族同胞,长期生存在战乱不休的环境中,自然就成了他们父子俩不得不涉及的首要话题。 

景颇族的先民们发源于中国的北方,他们到达缅甸克钦邦、印度和中国这一区域后,他们开始沿着以伊洛瓦底江为中,塔奈河为西,怒江为东的地区,向南扩散聚居。由于这一地区多是山峦重叠、林深竹茂的山地,迫使他们终结了游牧生活,开始向以刀耕火种方式为主的原始低级农业方向转变。 

新来的人总是不受欢迎的,于是就有了纠纷。但是,在他们西出、南下、东归的历史进程中,很少与生活在坝区以农耕为主的傣族、缅族发生争战。一直到了现代,在克钦邦和掸邦北部的境内,仍然可以看到:在许多属于景颇族的坝子里,仍然是让傣族和缅族耕种整个坝子的田地。不善农耕的景颇族山官或地主们,仍然满足于收取地租而保护农耕民族。 

大约在五百年前,在伊洛瓦底江中游开始与缅族接触的景颇族,在他们口传的历史中,也只有景颇族山官与缅王作智力竞赛的故事,而没有与缅人发生大规模交战的历史传说。 

在景颇族的传说中:“曼同王——又译为敏东王(1853—1878)与景颇山官苏卡杜早拉斗智:曼同王用金痰盂吐痰;早拉用奴隶的头当痰盂。曼同王用金盘吃饭;早拉却说自己从不重复使用餐具——包饭的蕉叶、用过就扔。曼同王让早拉解鱼网结、早拉能解;早拉请缅王解丝瓜网、曼同王无法解开。” 

景颇族当年不想争江山的主要原因是:景颇族自身的社会发展仍处于落后的原始阶段,他们只求生存自保,满足于在无人争、无人管的高山密林间繁衍生存,还没有发展到有一个独立民族国家概念的历史阶段。 

大英帝国对缅甸的第三次入侵战争之后,英军打破了景颇山的宁静。随之而来的是为殖民统治所需的分而治之的殖民政策,西方文化与宗教的侵入。加上两次世界大战的催化,激活了景颇民族的民族民主意识,使他们加入到了二战后国家独立、民族解放的大潮中。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缅甸又由战时逃亡到印度去的缅甸总督纳尔德·多尔曼爵士领导的英殖民政府统治。在战后空前高涨的民族独立运动浪潮的冲击下,英殖民当局准备放弃缅甸,计划将缅甸分割成两部分、分期脱离大英帝国。克钦、钦、掸(傣族)等少数民族地区、被划为“边境地带行政区”,暂时不独立或至少迟于缅甸本部独立后五年,再脱离大英帝国独立。 

克钦、钦、掸邦这些地区的战略地位显著,尤其是克钦邦。除了战略地理之外,丰富的森林和矿产资源在缅甸联邦内也是屈首一指的。如果是没有了克钦邦的缅甸,独立也就失去了意义。因此,自由同盟领导人昂山将军为争取全缅甸的统一独立,以宁可放弃任何一个邦、也决不放弃克钦邦的战略眼光和决心,促使他于 1946年11月28日亲赴密之那,他要在那里说服克钦邦的景颇首领们同意与缅甸本部同期独立。 

1946年11月28日,昂山将军在密之那的克钦第二营军官俱乐部里,与来自克钦邦各地的30多位各界民族首领们会晤。经过当天晚上的会晤,积极主张立即摆脱英国殖民统治的辛瓦诺(Sama Duwa Sinwa Nawng);和主张晚一点再独立的邦侯早伦(Banghuk Zau Lawn)等民族首领们,最终与昂山将军达成了‘与缅邦一起统一独立’的共识,并一起定下了南下掸邦的彬龙镇,召开彬龙会议的日期。 

1947年2月6日,由于在到达掸邦中部小镇彬龙前,克钦邦的首领们已经在路上说服了与他们同行的钦族代表们。为他们到达彬龙镇以后,再说服掸邦的土司和代表们同意,与他们一起统一独立的方案创造了条件。 

作为争取掸邦同意统一独立的交换条件:景颇族首领们放弃了原先把有二十万景颇族聚居的登尼、勐密、贵慨地区,划为克钦邦的一个分邦(SubState)的要求。因此,在昂山将军未到达彬龙之前,景颇族首领们已经完成了为缅甸各民族一起统一独立、共建联邦的准备工作。 

1947年2月7日上午9时,由克钦邦代表6人、掸邦5土司及掸邦独立组织7领导,加上钦族代表3人共21位代表,共同签署了与缅甸本部同时统一独立的协议。为几天后成功签署著名的“彬龙协议”铺平了道路。景颇族在信任缅族兄长的基础上,为缅甸的统一独立事业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1947年2月8日、当时已经被任命为临时政府总理的昂山将军,带着他的部长吴顶、M.A.蒙觉爵士,自由同盟中央委员巴肯与军官肯蒙加莱一行抵达彬龙镇。 

2月10日和11日两天昂山将军与三个邦的民族首领、代表们一起,为独立后的各民族邦的行政区域的划分、组成联邦政府及国民大会的议席名额分配等问题,进行了具体的协商。由于掸(傣)族与钦族的聚居地较为集中,因而掸邦和钦邦的行政区域很快就划定了。

克钦邦行政区域的划定则颇费了一些周折,因为在密支那和八莫的平坝地区,混杂着许多的缅、傣族的村落。而英国殖民当局也没有把其中的有些地区,划入“边境地带行政区”里。 

为了争取全缅甸的统一独立,昂山将军最终说服了以会的缅族代表们,满足了克钦首领们的要求,划定了克钦邦的行政区域。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