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mhEcbpQ9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4.6 基石与角石 (上)

作者:司德专

1968年初,司拉山的长子和次子从昆明串联回到芒市,把他们在昆明的一些所见所闻带回到芒市:“我们在昆明的时候,在省民委墙上贴着一些与您有关的大字报。其中有一张的标题是这样定的:‘放虎归山——闫红颜的投降主义路线,把云南民族问题的头头——反动山官司拉山,放回了景颇山!’现在省委书记闫红颜已经死了,我们真担心造反派会不会把你揪回昆明去!” 

“暂时还不会吧!到目前为止的收音机广播、报纸和文件上也都仍然强调‘这次运动的重点是党内走资本义道路的当权派!’。我既不在党内,也不当权,应该还没有资格轮到我啊!”司拉山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们过早地为他的安危担忧。当然,他心里十分清楚:在这个连国家主席刘少奇,党的总书记邓小平,开国元帅贺龙副总理,省委书记闫红颜上将,这些老革命都在遭受劫难的大动乱的年代里,谁也无法预知灾祸会在什么时间,会用什么样的方式突然降临到自己的头上。能不能在这场大劫中幸运的走过,只能听凭上天的安排了! 

“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讲不清什么是对错的特殊年代里,越革命的越遭难。不说远在中央和省里的那些老革命们,近在保山的红军长征干部康长征书记是个多好的领导,可也被迫害致死了啊!你三姨叔排早山也是入了党的,在三台山文化站当站长。听说他也是整天被批斗,日子很不好过。从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回来的雷春国的儿子雷冯辉,也只能来家里悄悄哭泣。我安慰他说:‘我了解你父亲,他决不是一个会背叛共产党的人!相信中国共产党总有一天会给你们一个公正的说法。” 

司拉山在雷春国自杀身亡后,立即给远在北京的岳相昆写信,他不希望再有景颇族发生意外。他希望岳相昆无论碰到什么样不公正的待遇,都要咬牙坚持,宽心地面对。他相信:“中国共产党一定不会把历经了千辛万苦、流血牺牲后才建立起来的共和国毁掉。相信总会有恢复国家正常秩序和理智的那一天!” 

“父亲,我们在学校里总是不会填写家庭出身这一栏。解放前你是个教书的老师,现在是副州长。可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们说我们是剥削阶级出身?省民委的大字报上又说你是个‘反动山官’。你究竟是一名老师?还是一名反动山官?”儿女们问司拉山。 

司拉山记得在1962年的时候,在昆明读书的子女们也曾经从学校里带着问题回来向自己提问。只不过那次的问题,只是与自己的汉语姓名相关的问题:“老师和同学们问你是不是我们的亲身父亲?是的话,为什么我们姓尚你姓司?”弄得他啼笑皆非。 

司拉山已经无法考证清楚,当初他与共产党解放军打交道的时候,是谁从一开始就把景颇语“山老师”这一译音当成了他的姓名?也弄不明白为什么会从那么的汉语同音字中,不用“思、施、斯”而选用了“司”字的原因。也许是解放军部队里司号员、司务长、司令员等的‘司’字用得较多、较为习惯的原因吧。 

总之,当时的汉族干部们和自己一样,都没有弄清或说清楚,就把景颇语的‘线诺坎、普嘎当’等等,都误当成了姓名。准确的说,“勒排”才是线诺坎的姓,‘普嘎当’则是“商人老五”的意思。准确地说,司拉山的景颇姓名应该是“穆然勒山”。 

1957年国家实行工资制后,司拉山为了领取工资而去刻了一枚私章。刻章的人认为‘司’姓很少,认为一定是被来刻印章的这个景颇族弄错了,就自作主张地把他的私章改刻成了“思拉山”。 

司拉山取回来的印章不能用不说,还引来了一位领导干部找他谈话:“你的姓名是不可以随意更改的,哪怕只是要改动一个姓也不是个简单的事。因为,如果要改你的姓名,那么你从解放之初到现在的所有和你有关的报告、档案、甚至省、中央政府的文件及委任状都要更改才行!”。那时候,司拉山才明白了自己的中文姓名已经是不可能再更改了。 

1959年8月底,司拉山的三个大孩子开始在昆明读小学。带他们去昆湖小学报名的排启仁夫人与排正清的夫人俩,临行前也没来得及问司拉山该让孩子们用什么姓名。她们临时参照姓穆然的帮角官尚自贵家的汉姓“尚”,就给司拉山的三个孩子按“尚麻南、尚麻干、尚麻弄”报了名。因此,出现了司拉山与子女们的中文姓氏不相同的问题。 

景颇族取汉姓汉名很普遍,他们许多人会在与汉族朋友结交后取用结拜兄弟的姓。因此,有许多穆然姓氏的人自称姓“杨”、“马”等等。也有的会把景颇语中的译音取自己的为汉姓。例如把宁尚然中的“尚”作为汉姓“尚”;把勒排姓氏中的“排”作为汉姓的“排”。也有的汉族会帮着景颇族弟兄,把景颇族姓氏中的意译取为汉姓的。例如把“泡样”里在景颇语里是“坛子”的“样”字取为汉姓的“唐、谭”等等。 

1963年初,司拉山和雷春国商量后认为,应该把司拉山的“司”姓,当成是共产党和解放军的汉族朝廷给的姓氏。这样的话,“司”姓就更有意义。因此,司拉山和雷春国就把司拉山的子女们的姓名,全改成了“司德南、司德专、司德都…”等等。 

1968年的时候,对于子女们所提出的家庭出身问题,就是一个难题了。因为,那不是可以由他一个人说了算的问题了。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