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SJ6TWkCf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4.1 直接过渡(下)

作者:司德专

在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社开荒生产时,在政府指定的地点,不受山官辖区的限制,也不受傣族封建领主的约束,所开垦出来的旱地、水田归社员集体所有。动员景颇族改变观念,下坝开垦水田,学习农业耕作技术。 

加强医药卫生和科学技术的宣传教育工作,减少宰牲祭祀活动。在祭祀活动中动员董萨(祭师)们尽量减少消耗,祭品尽量以小代大。例如以猪代牛、以鸡代猪等。对原始落后的因素进行必要的改革。 

政府大量开办适合景颇族地区的耕读学校,召收大部份已超过入学年龄的14—19岁之间的青少年。学习从扫盲开始,结合合作社记工分,管理工分、算分配帐等,进行实际操作。学期二年,为农村培养了大批急需的生产骨干。 

民主改革的顺利进行,使景颇族社会迅速改变落后面貌有了可靠的保证和条件。在政府的安排下,大批的景颇族打破山官、土司辖区界线开荒、下坝耕种水田,大力发展生产。景颇族不分官种、百姓的参加到各级政府部门工作,上学,参军。开始走上逐步摆脱原始落后,直接进入人人平等,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社会的道路。 

由于党和政府对景颇族社会实行“直接过渡,不划分阶级”的政策,使得景颇族的社会民主改革进行得非常的顺利。人心稳定,生产发展,生活改善。从此,景颇族进入了全面发展的历史新时期。  

公众领袖人物和较大的山官,都担任了自治州政府的副州长、州政协副主席、副县长、区长等职务,生活都有了保障和提高。对其中一部份田地比较多的山官也采取了象对傣族领主赎买的方式那样给予一定的补贴。因此,虽然在政治上废除了山官制度,可是山官人物们也同样被政府拉住,为新中国的民族团结、国家统一事业尽力。 

司拉山副州长在民主改革时期,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及威信,全力协助党和政府作好这一时期本民族各界上层人士的工作。他尽量用与境外历史作对比的方法,向身边的民族上层人士说明要解放奴隶、放弃山官特权和取消贵族、百姓这些界线的改革,是为景颇族社会进步必须而不可阻挡的历史变革。 

“英国殖民统治者用二十多年的流血战争,用枪炮加银元—武力与赎买方式解放了克钦邦的奴隶,并关押了许多不服的山官,将他们终身监禁。 

“中国共产党人只用三年多的时间,不靠武力,只凭民族平等和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就完成了景颇族社会的民主改革。他们这种在尊重每一个弱小民族的习俗和爱护民族感情的基础上,采用协商的方式,逐步改除阻碍社会进步的落后因素,完成了伟大的社会变革而深得民心,这得有多高的政治智慧呀!”司拉山说。 

景颇族的山官制度,是在千百年的长期迁徙过程中,在与险恶的自然环境抗争,为能在众多强盛民族的缝隙中求得生存空间的拼搏中产生和形成的: 

那些较强盛的部族逐渐成为本民族的贵族官种,成为带领本民族各部四处争战、劈荒立寨的村社首领。他们后代中的兄长们必须一个接一个地外出征战,拓展自己村社的领地、山头。幼子们长大时需要照看已经年老体衰父母,留守故乡村寨和奉养老人的责任就交给了幼子们。这就是幼子留守制、或守灶传统。这个不断向外扩展的官种承袭制与幼子留守制并存的景颇族山官制度,曾在景颇族的历史上发挥过重大的作用。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景颇族才基本上停止了四处拓展的势头。 

同时、景颇族的山官制度也给这个民族留下了许多的弊端:官种承袭制使兄长们争相外出、拓展山头去称官作主,有的只占据一山一寨也在那里作官。因为景颇族称官作主只论官种血统、而不分长幼,更没有长的要听幼的规矩。其结果就形成了官种之间、各兄弟之间互不归属,不能统一。他们仍然停留在“十个山头九家官”,既没有乞丐也没有王子的落后部族社会里。 

在山官制度下,百姓没有什么政治权利。奴隶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和牛马没有多少区别的供主人驱使,他们平时为山官干活,山官死时还得陪葬。 

由于信奉原始宗教的鬼神而拒绝现代文明,导致景颇族社会长期滞留在——几乎没有任何进步希望的半奴隶半封建社会的愚昧长夜里。 

 “是共产党的民主改革之剑,削除了束缚景颇民族之树的藤蔓—山官制度与鬼神的缠绕!毛泽东的解放之光,照亮了景颇所有的大山深菁中的每个角落,赶跑了那些使我们停留在愚昧长夜中的鬼公鬼祖们!”司拉山再次向线诺坎、纳排都们谈起了他那1948年在景允之夜作的‘景颇小树之梦’的梦兆: 

“神用解放的长刀,砍倒了旧时代那些罩压景颇幼树成长的民族压迫之树;现在又用民主改革之剑,割除了缠绕在景颇幼树身上的山官制度之藤!神给我们的预兆,一件件都正在应验!” 

民主改革运动,在思想上符合司拉山的意愿。虽然他作为景颇族总首领,政治地位在所有山官和神职人员之上,可是经济上的改革,却又与他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作为副州长,他和自己的家人完全靠国家供给制。改为工资制后,他每月有近二百元的工资和五十元的补助费。六十年代初,政府把对司拉山的补助费增加到了每月一百元。 

1955年以后,国家大力帮助景颇族发展生产,工作队干部们亲自带领景颇族群众下坝区开荒,教授他们农耕技术,甚至教他们过日子。改变刀耕火种的原始生产方式,改善医药卫生条件。开办了许多的正规学校和耕读学校,在几乎所有的学校里,政府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补贴景颇族学生的衣食住用。这些司拉山过去想办而办不到的事,现在都由党和人民政府办到了。 

“我看治理自治州的重担,也只有共产党的汉族老大哥们才在行!我们有幸被汉族老大哥帮着、背着、拖着快步往前走。只要我们自身再努力的话,相信我们民族的落后面貌很快就能改变了!”司拉山对此深信不疑。 

“自治州成立以后,我自己的首要任务就是到内地去学习。去学习汉民族的文化,学习共产党治国为民的理论知识和执政理念。我的另一个任务,就是在景颇族中普及景颇文!”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