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IcDnOMVH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4.1 直接过渡(上)

作者:司德专

1954年秋,在政治上获得了民族平等与民族区域自治权利的景颇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和新中国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开始了景颇族社会内部的民主改革。 

司拉山对进行民主改革的看法是:“割除缠绕着景颇民族之树成长的藤蔓”所必须而及时的革命。他真心拥护这场能使景颇族人民健康而快速进步的民主改革。 

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内,首先在以汉族为主聚居的山区用“缓冲地区土地改革”完成了土地改革,废除了封建地主经济制度。 

在以傣族为主聚居的坝区和部份阿昌族聚居的半山区,采用“和平协商土地改革”,废除了封建领主制度及领主土地所有制。对封建领主阶级采取赎买政策:对土司官的妻妾、儿女及使用的勤杂夫役人员,少部份主要属官,都按月给于生活补助,使其生活水平不低于土地改革之前。对土司及部份主要属官,分别情况安排一些工作职务,达到了“打倒封建阶级、拉住封建人物。”,解放生产力的目的。 

傣族土司们在自治州都分别担任了州长、副州长,州政协副主席等不同的职务。因此,在民主改革中、他们虽然作为封建领主阶级被打倒了,傣族人民分得了土地。但是,这些封建人物们被党和政府拉住,用团结改造的方式让他们为新中国的民族团结、维护国家统一和稳定边疆的事业服务。 

在生活上,政府也继续让民族上层们保持较高的水平。刀京版州长在实行工资制后,除他每月300元的工资外,他每月领到的杂役补贴还有一千多元人民币。在那个共产党的县委书记,每月只有40多元人民币的时期,可以看出党和政府对民族上层的照顾是特别鲜明的。 

党和政府根据景颇山区还保存着原始农村公社的特点,以及社会内部阶级划分不明显的具体情况,采取了“直接过渡”政策:即从原始农村公社,用发展生产来改变落后、逐步直接过渡进入到社会主义社会中去。 

在当时的景颇族社会中:已经分离出了世袭贵族(官种)、百姓(自由民)、奴隶三个等级。景颇族社会实行山官统治制度。  

山官在自己的辖区内是最高的统治者,各山官辖区之间互不隶属。山官拥有对自己民族习惯法(没有死刑)的解释权。因此,山官既是村社的首领、又是辖区内所有土地的支配者,同时享有政治和经济上的特权。在经济上,山官有权对辖区内的每户农民、每年派官工(劳役)3—4天,或收取以此相当数量的官谷。每逢遇上宰牲祭鬼或获取猎物时,都必须送山官一条后腿。在平时处理纠分等杂事时,也收取后腿或烟土和酒之类的部份报酬。但总的来看,其剥削量不是太大。 

虽然山官受土司的统治,但山官有相对的独立权。对土司大多“只服管,不服调、不交捐税。还对与山官辖区接壤的傣族村寨收取保头税,向汉族收取过年的粑粑等礼钱。 

山官大小辖区不一:大的山官管辖三四十个村寨子,一般的管十多个村寨,小的只管一个只有三四户人家的小村寨。全州蓄奴的山官约有十余户。山官之间由于辖区大小不一,经济上的差别也很大。 

山官辖区内的森林,旱地属于公有。而且,以农村公社土地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仍然占全州景颇族的大部份地区。 

也有个别地区,不仅水田,园地已归个体家庭所有,可以出租、典当,买卖或赠送他人,而且旱地也逐渐向私有发展。山林虽然基本公有,但那些较好的成材林,有的已被私人占为己有,开始出现树木买卖的事。村社头人利用特权,采取放高利贷及巧取豪夺,获得了较多的水田和蓄群;依靠出租水田、耕牛,收取地租、牛租和债利进行剥削。这类地区已经产生出了约占总户数百分之一的地主和百分之二的富农。 

在山官制度下,信仰原始宗教(信万物有灵的鬼神)是其精神基础。每年山官没有祭官庙之前,百姓就不能进行春耕生产,而祭官庙和宰牲祭鬼活动,基本上要消耗信鬼人家一年稻谷的百分之二十到三十左右。因此,绝大多数景颇族人家十分贫穷,每人几乎只有身上穿的一件单衣。每户只有几床毯子,几乎没有读书识字的人。 

因此,在景颇族社会中虽然有了阶级分化,山官制度是阻碍社会发展的主要因素。但是突出的不是阶级关系,而是原始落后对生产力的束缚,比阶级关系更为突出。民主改革首要的任务,是克服原始落后,大力发展生产。 

当年以马矅同志为首的民族工作队,分别在潞西、瑞丽、陇川景颇族山区,实地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他们运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理论指导,科学地与景颇族社会的实际情况相结合,大胆的提出和实践了独具中国民族工作特色的“直接过渡”的理论。它与和平协商土地改革一样的丰富了中国共产党的民族工作理论,为后来的德昂、傈僳、怒、独龙、佤、布朗、基诺等60多万人口的社会经济落后地区的民主改革顺利进行,提供了成功的指导经验。为王莲芳、郭影秋等省边委、省政府领导直接促成省委决议而功不可没①。  

(注①:详见王连芳《云南民族工作回忆》中、‘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一文。) 

对景颇族社会进行的民主改革主要是:政治上废除山官制度,铲除按姓氏把人划分成不同等级的制度;铲除产生落后、愚昧、贫穷的根源。 

对山官的特权剥削,一方面有傣族坝区的和平土改的影响(经过傣族坝区的和平土改,山官对傣族百姓剥削的‘保头税’自然地被取消了。)一方面在互助合作的劳动中逐步清除。 

对山官、头人、祭师分别不同情况在政治上安排工作职务,在生活上给于适当的补助。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