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bqHgorul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7 成立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区(州)(上)

作者:司德专

195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亲自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实施纲要》,包括司拉山在内的景颇族人民的民族区域自治愿望有了实现的可能。自治区的组建问题,很快进入党和政府的议事日程,进入了前期的筹备阶段。

1952年10月,司拉山、线诺坎、纳排都和一部份景颇族上层人士到保山参加保山地区联合政府的筹备会议。在会议进入协商产生联合政府主席、副主席和常委的议程时,潞西县东山的弄丘山官排正清向司拉山反映:“在候选人名单中、景颇族只有常委的名额。而副主席的候选名单中、有傣族——芒市土司三代办方克光。”

 司拉山认为这一安排,没有体现出共产党民族平等的原则,是依旧把傣官放在景颇族之上的做法。他向会议领导提出对这一安排不同意的意见:“为什么副主席的席位只给了傣族,没有我们景颇族的名额?是按人口的多和少来定的吧?如果只是凭着人口的多少来论定我们两个民族大小的话,可不可以请汉族老大保持中立,让我们两个民族回去打一仗看看,谁赢就由谁来坐这个副主席的席位好了!”

当年司拉山和所有景颇族上层们并不清楚: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政府体制里,一个职位的高低并不拥有对另一个民族行成压迫的权力。他们误认为:“只要傣官官大一级,就可以利用他的职权压制景颇族!”

景颇族历来对于与比他们多几倍民族动武并不当一回事,却担心官大一级后的傣官用政治优势来打压他们。因此,司拉山他们力争不惜动用武力,也要捍卫与傣官们平起平坐的原则。

会议初期,给司拉山担任汉语翻译的是勒托早甘,他来自潞西县芒海境外的勐古。他人特胆小,为司拉山翻译的时候,只要是司拉山的语言中涉及傣族土司利益,或是他自己认为不可能实现的政治要求时,他总会反过头来说:“宁博哇,这样说可能不妥当,是不是可以换个说法?”。为此常常被急性子的纳排都大骂:“让你叫的方向你不叫,回过头来吠什么吠!”

景颇族代表们对勒托早甘的表现很不满意,就一致推荐弄丘山官排正清给司拉山作翻译。排正清在腾冲读过几年汉文,人长得高大英武,他讲话时声音宏亮,双眼烔烔有神而令他们满意。

筹委会的领导们听取了司拉山和景颇族代表们的意见后,向他们耐心的强调了民族大团结的重要性。进一步说明:在新中国不会再有民族压迫,更不需要用武力来相争了。在共产党领导下,有什么天大的问题,都可以协商解决。

筹委会增设了一个景颇族副主席的席位,向景颇族代表们征求副主席的人选。司拉山提议排正清为副主席人选。

排正清是景颇族中为数不多的懂汉语汉文的山官,他与遮放土司有杀父兄之仇,也是一个坚决主张不在受傣官欺负的山官之一。

筹委会领导们则提议:“由纳排都作为景颇族副主席的候选人。”

 司拉山和代表们认为:“只要有景颇族的副主席席位就行,同意由筹委会作出的安排。”

这也许是中共领导们认为:纳排都不仅是司拉山的同学好友,也是景颇族联合会的秘书长,由他担任副主席更具有代表性。

保山地区联合政府筹备会议顺利结束,傣族方克光和景颇族纳排都同时担任了保山联合政府的副主席。

司拉山经过那次会议,他亲身经历和体验了中国共产党的民主协商制度。同时,他对中国共产党在解决民族问题时的平衡与协调能力深为叹服。

司拉山在事后,常常对同胞们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有问题就要毫无保留的及时向党和政府提出来。我们作为民族的代表,我们不把本民族的意愿提出来,执政党要治理这么大的国家,也不可能样样都安排周全。虽然,党和政府在方方面面上都会尽量考虑。但是,对于结果来说,在‘坐等’和‘参与’之间还是有着很大差距的。”

由于中国共产党在制定民族平等政策及具体实施时的宽阔胸襟,让包括类似司拉山那样民族感较强的民族上层们都不得不折服。因此,司拉山在他的一生中,对党和政府的忠诚也是始终如一的。同时,在有不同意见的时候,他也会毫不保留的提出来。

司拉山坚持的一个原则是:自己的不同意见,只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会议找适当的领导提出来。他从不与无关的人员,去作解决不了问题的无用争执。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