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sfpn2bdD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5 实际上的代表人物 (上)

作者:司德专

1952年4月,司拉山下决心要把中国景颇族基督浸礼会与缅甸景颇族教会分立的问题处理好。为此、他必须去缅甸克钦邦参加最后一次教务会议。 

自从司拉山被推举为教会总领袖之后,他一直忙于景颇联合会和政府方面的事务。因此,虽然在1950年5月的广山会议上已经成立了中国景颇族自己的执委会,可是一直没来得及正式与境外的教会分立。仍有许多的教牧人员的薪水还在从境外领取;有的教务会议还去境外参加等等,这些问题都得尽快解决。 

已经身为陇川县副县长的司拉山,开始意识到自己已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随便的出入国境:不可能跟着共产党而又不得罪新中国的敌人。残匪们即然敢跑到章凤和广山来杀人放火,何尝又不会在国外下手呢!所以,司拉山认为是已经到了必须迅速把中国景颇族教会从组织上与境外教会彻底分开的时候了。 

当时,司拉山并不十分清楚:党和政府也希望能尽快解决跨境民族在宗教事务中的跨境往来问题。特别是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时期里,那些与西方教会有着关系的基督教会的教牧人员,保持与境外教会的往来是一个特别敏感的问题。 

由于边境地区的宗教问题,因其民族性、群众性与国际性错综复杂的交织在一起,变得更加的复杂与敏感。党和政府既不能急于求成的禁止边民的正常往来,又不可以放任不管。 

1952年5月中旬,司拉山到了缅甸克钦邦八莫县辛伦格巴的帮莫寨子。由于要在那里举行帮莫早都牧师从教50周年的纪念活动。因此,当年景颇族教会的年会就在那里举行。 

在早都牧师家的梨树园里,美籍牧师英格朗对司拉山身穿一套黑色中山装出现在那里极看不顺眼:“听说你当了共产党的官,还到过北京。你的这身衣服也是毛泽东给你的吧?” 

“这套衣服虽然不是毛泽东主席亲手给我的,但的确是我从北京穿回来的。是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政府给我的!”司拉山平静的回答。“我今天特意穿这套衣服来,就是为了代表中国的景颇族来办一件事:从今天开始,中国的景颇族教会不再来参加在国外举行的教务会议,我们要自己管理自己的教会了。我这一次来正式的告诉你们:‘我将从这里把我们的教牧人员和弟兄姊妹们领回中国去。’再见了,英格朗牧师!” 

司拉山个人对英格朗牧师十分敬重,自己在广山教书时的薪金也是出自英格朗牧师对景颇族的爱心捐助。但是,他们俩人都无法回避两个国家间的教会必然分立的现实。 

听到司拉山的话后,在场的所有白人和景颇族牧师们都大吃一惊。他们纷纷围拢来问司拉山:“是不是共产党的新政府不让信教了?是共产党逼迫你来办这事的吗?是不是因为朝鲜战争的原因,中共不让景颇族信众们与西方白人牧师们继续往来了?……”等等。 

“这一次既不是共产党派我来,也没有人逼着我来办理教会分立的事情。早在两年以前的广山会议上,从组成了中国景颇族教会执委会的那一天开始,我们大家都应该清楚:‘新中国境内的教会事务是不可能再由境外的教会来管理了。’这是国家的主权问题,分立是迟早的事,这与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是两码事。因此,我希望各位牧师前辈能够理解和支持,并为我们中国景颇族信主的弟兄姊妹们代祷祈福!” 

司拉山对众位教会领袖们说。“我相信万能的神,将来也一定会为我们能够继续正常往来而赐福,现在我们教会之间的往来与交流,相信可以在两国政府允许的范围内继续下去!” 

下午,教会的领袖们为司拉山和他的中国弟兄姊妹们举行了送别祈祷会。 

祈祷会结束后,在唱诗班催人泪下的离别歌声中,两国的教牧人员和民族同胞们互祝珍重,挥泪握别。 

“噢我将如何忍心面对, 

分别时刻已经来临。 

往日的欢乐从此不再, 

愿主永远与我们同行!” 

司拉山心里明白,这将是他最后一次在克钦邦参加教务活动了。他就要与曾经共事多年的师长好友们分离,他在内心深处承受着难言的离别之痛。他只有靠着自己的使命感与责任感支撑着,不再回头地把教牧人员带离了会场,返回中国陇川广山去了。 

美国牧师英格朗(J.M.England)和景颇牧师们目送司拉山等人离去时,他们的心中有许多的无奈:他亲自选定到中国去的教师司拉山,在短短的五年里就接走了他们费了50年时间才建起来的——基督教中国景颇族教会。 

“既然是神让我选中了他,神让他担任了中国景颇族基督教的总领袖,那这一切就是主的旨意,愿神继续祝福司拉山和中国的弟兄姊妹们吧!今后,他们只能靠着《圣经》和圣灵的指引,系着基督的爱自立发展了!”定仁诺牧师在为司拉山和中国景颇族教会祈祷。

司拉山回到广山后,他向教会执委们强调说:“广山会议之后就应该办的事情,现在总算在辛伦格巴的帮莫会上办成了。从今以后,我们的国内教牧人员不要再去领取国外的薪水,我们要自己养自己的教会了。”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