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STjbDn3h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4 户瓦和广山目瑙纵歌大会(中)

作者:司德专

1952年的广山目瑙纵歌举行前,有部分山官们提出了要不要祭祀仪式时,司拉山的态度是:“这是首次举行全民族的目瑙纵歌大会,所以我们不去祭祀任何姓氏家的鬼了!” 

司拉山自户瓦、广山目瑙纵歌开始,以及到后来景颇族一年一度的传统节日目瑙纵歌,他始终坚持主张:“要尽可能的废除或简化那些带有祭祀色彩的繁规絮俗,只保留和发展其中优秀的传统形式。因此,他领着众首领们把户瓦、广山目瑙纵歌都命为‘团结目瑙’。在司拉山和众多景颇族干部们的主张下,把自1980年开始的一年一度的目瑙纵歌命名为“景颇族传统目瑙纵歌”。 

1951年3月15日到17日,司拉山和景颇族首领们在瑞丽县户瓦山举行了目瑙聚会。户瓦目瑙聚会的主要目地是: 

1、庆祝景颇人民获得解放。 

2、传达首领们到保山参加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议的精神和到省城昆明的所见所闻。 

3、进一步号召景颇族团结起来跟着共产党走。 

3月15日那天,由景颇竹笛和苏格兰风笛混响,洋鼓伴着铓锣共鸣的一支独特的景颇族迎宾队,迎来了参加户瓦目瑙聚会的欢乐民众。 

司拉山宁博哇和景颇族众首领,带领着学生、警察队和欢乐的景颇族男女青年,夹道欢迎前来参加户瓦目瑙聚会的贵宾们——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官兵们和李洪通、张登详两位团长。已经离任返回部队的原陇川县工作团团长李洪通也应邀前来参加,他从芒市带来了一个排的解放军官兵;时任陇川县工作团团长张登详也从陇川带了一个班的解放军及一部电台前来参加户瓦目瑙聚会。 

张登详团长代表陇川县工作团向景颇族联合会赠送了一面锦旗,上面绣有“赠山头族办事处”的中文①。李洪通、张登祥两位团长,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向景颇族首领们赠送了珍贵的节日贺礼:三支手枪和四支步枪。 

陇川、瑞丽两县30多个村寨的景颇族和境外恩巴坝、垒杰两教区的许多基督教牧师和信众前来参加大会,约5,000多人参加了户瓦目瑙聚会。 

司拉山特意把一个景颇族包头赠送给了户瓦寨主曾通敢孟,感谢他们一家对景颇族联合会及户瓦目瑙聚会的全力支持。 

户瓦目瑙聚会期间,没有树立‘目瑙圣栋’立柱。只是在纵歌场地的中央、在目瑙圣栋立柱的位置上升起了一面五星红旗。参加户瓦目瑙聚会的人们为他们获得解放而尽情的歌唱;为走向民族平等与团结的新时代而欢快的舞蹈! 

下午,负责文娱及宣传的景颇族联合会首领排早山,领着一群学生来到会场上,升起了一面上红下绿旗面上有一对刀剑相交图案的旗帜后,排早山让学生们唱起了由他自己刚刚编写好的一首歌曲。 

该歌曲的歌词极简单: 

“文崩旗帜升起啦,文崩旗帜升起啦! 

歌曲作者就是他——就是乌典早山啊!” 

“文崩Wunpawng”一词在景颇语里细分为“联合”之意,又可泛指“众景颇”之意。文崩旗和歌曲的突然出现,立即引起了中共干部们的高度注意。 

3月16日,为了正确引导司拉山和景颇族联合会的首领们,不让他们偏离党和政府的领导而走向狭隘民族主义的道路上去,中共工作团决定立即和司拉山等人举行座谈会。 

张登详团长在会上说:“在大会上使用‘文崩旗’是不妥当的!在新中国只能使用我们的国旗——五星红旗。我们建议:今后不要再使用你们的什么‘文崩旗’了!”他把景颇族语里的“文崩梗着勇”也误认为是“联邦政府”之意了。 

司拉山向张团长解释:“梗着勇Ginjo Rung”是“总部、总会”之意。在景颇语里“阿苏亚Asuya”才是“政府”之意。但为了避免产生误解,司拉山同意立即把户瓦、广山两个总部改为“广山勇Kawngshan Rung”和“户瓦勇 Hawwa Rung”,即“广山办事处”与“户瓦办事处”。当然,文崩旗在2006年以后组建“中国景颇协会”之前就再也没有使用过了。 

户瓦目瑙聚会期间,司拉山每天夜里都得面对众多来自各地的山官、头人、牧师、董萨及老年长者们。他得认真的回答他们提出的各种问题,解除他们心中的疑虑。用他自己在内地的所见所闻和亲身体会,来解答他们的提问,消除他们对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疑惑。 

“汉国真的很大吗?汉族人真的比蚂蚁还多吗?共产党的大官们真是红头发、红眼睛的吗?他们真的是要搞共产共妻吗?……”那些从未走出过景颇大山的老人们提问。 

“共产党的大官们也和我们长得一样,但是他们当中没有吸鸦片的!他们当中的武官会打仗,文官会治国。我们所认识和见过的共产党那些大官,连娶小老婆的都没有,更不要说什么共产共妻的了!那些大官都没有属于自己的田地和财产,他们的生活和老百姓的也都差不了多少。看来他们要搞共产到是真的,他们在为真正比蚂蚁还多的穷人都要有田种、有饭吃、有衣穿而努力!你们想想,像这样的共产党有什么不好的呢?”司拉山耐心的回答他们。 

“我听说有一些大董萨和先知们曾经预言:‘一切都要大变样、大颠倒,河里的石头要上山;山上的大树到坝子;官将不官,民也不民,人人都要经过筛子筛、用秤秤;金银变粪土!’!宁博哇你对这些预言是怎么看的?”有几个年长的董萨、斋瓦们向司拉山提问。 

“对于将来一定要发生的事,除了万能的神之外,我们谁也阻挡不了!如果是一定会发生的,那就只有看我们如何去顺应了。正如景颇成语里所说的:‘朽木生木耳、诡话才是鬼!’;‘好话是金!’那样。我们往好的方向去理解和顺应,就会有好的结果。”司拉山把他对那些‘鬼的预言’的理解告诉他们。 

“如果真的一切都要大变样的话,对我们这些一无所有的景颇族来说,应该只会变得更好:将来我们修公路的时候,河里的石头肯定会上山;景颇族搬下坝子去居住的时侯,山上的大树自然就会立在我们家里做柱子啦!‘官不官、民不民’的说法,说明共产党来了以后,当官的也要和老百姓一样,老百姓也能当家作主!像这样人人平等,共同富裕的社会有什么不好呢?” 

“听说共产党汉人不信鬼神,他们将来会不会把所有的寺庙和教堂拆掉,把经书烧毁,把牧师、董萨们都抓去关押或杀掉呢?”牧师、董萨们最关心的自然是与宗教信仰方面有关的政策。 

“我到昆明的大教堂去作过礼拜,在省城昆明还看到了许多的汉族、藏族、傣族的佛爷与牧师们在一起开会。昆明不仅有汉族的佛教庙宇,基督教和天主教的大教堂,还有穆斯林的清真寺。虽然我在那里的教堂里,没有看到有西方的白人牧师,但是遇到了汉族的大牧师们。所以,我认为共产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是可信的!”司拉山把他到昆明参观时所看到的、听到的一些趣事讲给他们听。 

“正因中国的执政党是无神论的共产党,所以才能够保证实行对所有宗教都一律平等的政策!说真的,我原来还担心过:汉官们会不会让我们景颇族都跟着去拜他们大多数汉族信奉的神佛呢!”司拉山对共产党信任,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神职人员们对共产党的宗教信仰政策的大部分疑虑。 

“当然,我们也不能抱着‘既然共产党把一切都想到了,那我们自己就什么也不用做了,只要等国家为我们按排好一切的想法’。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哪一个民族的成长与进步是可以等来的。如果连我们自己都不想努力的话,那些想帮助我们的人,也不知道该从哪里着手帮助我们。除了现在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府外,在过去上千年的历史时期里,就没有哪个朝代的官府,真正关心和过问过我们这些弱小民族的愿望!” 

司拉山对那些较为年轻的同胞们说:“我们要把更多的同胞团结起来,跟着把我们当兄弟的共产党政府走。这样的话,这次目瑙纵歌大会的目标也就达到了。” 

户瓦目瑙聚会,进一步扩大了共产党和毛主席在景颇族人民群众中的影响。也达到了司拉山和景颇联合会的首领吗,想进一步把景颇族同胞们团结起来的目的。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