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uBwPu8is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2 迎接解放军进山寨(中)

作者:司德专

在陇川城子的军管会里,司拉山和他的随行人员受到了热情的款待。到了军管会他才知道:李洪通团是解放军121团二营的教导员,现在任陇川县的军代表兼党政工作团团长。他们这支部队是刘伯承司令员和邓小平政委指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的部队。进军云南的是陈庚将军的二野四兵团,进入德宏地区的是查玉长升师长的四十一师部队。 

当夜,司拉山向李团长提了几个他急于想了解的问题:汉族新政府会不会听听景颇族人的想法?还会不会把景颇族像过去几百年来那样继续放在傣官之下?可不可以直接由汉官统治?将来会怎样对待山官头人和教会里的牧师长老们?共产党不信鬼神,是不是也不准其他人信佛、信基督?… 

李团长向司拉山大体讲解了全国解放的形势,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宗教信仰自由及统一战线政策。一一解答了司拉山提出的那些问题:“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各民族在政治上都是平等的。景颇族人民不仅不会再受傣族土司的欺压,而且和汉族也是一样平等的兄弟民族。对各民族中的上层人士,只要他们爱国,拥护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都是朋友,都要团结!还要请他们一起来协商和参与管理本地区的事务。共产党尊重各民族的风俗习惯与宗教信仰。我们也有一些不了解,不清楚你们习俗的地方,所以要让你们和我们一起,共同搞好你们本民族地区的许多工作…..” 

司拉山在城子军管会又多停留了一天,他听着李团长讲的那些共产党的政策是那么顺耳入心。他认定领导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主席和他的那些中央大员们,肯定都是些很有学问而很有能耐的能人! 

“这是正是万能的神所选定的,是拯救我们弱小民族的军队和为我们作主的政府了。如果不和这样的汉官交朋友,不引领自己的民族同胞跟着这个平等待我的政府走,我这个宁博哇有负同胞们对我的信任,就是违背了神的旨意了!”司拉山信心十足的把李团长和解放军迎到了广山。 

在广山教堂山上,司拉山宁博哇和景颇族联合会的众首领们,用隆重的礼仪迎接了李团长和解放军官兵们。他们请李团长检阅了警察部队和学生乐鼓队组成的迎宾队,他们用这样的方式迎来了景颇族人民的解放与新生,气氛热烈而真诚。 

“我相信我的眼睛不会看错!这些是我们以来没有见过的新汉人,是会把我们当成亲兄弟的汉官,他是新汉皇毛泽东派到陇川来的军官——李团长”司拉山高兴地向联合会的首领和景颇同胞们,一一介绍了代表着新政府和人民解放军的李洪通团长。 

线诺坎、纳排都、排早山、高日早晨等联合会的首领们一一和李团长等人握手相见。他们与李团长握手的时候,原先所有的疑虑和戒心和都散了。从那时起,景颇族联合会辖区内的所有景颇山寨都敞开大门,迎接共产党、毛主席派来的亲人解放军! 

从那天起司拉山宁博哇和众首领,把李团长和解放军工作队带进了联合会辖区内的所有景颇山寨。后来,司拉山和联合会的首领们,和李团长等许多党军政的干部们成了好朋友。景颇族只要认了朋友,就什么都好说了!因此,在联合会辖区内的广大景颇族山区里,不仅没有发生与解放军的冲突,党政工作队的工作进展也很顺利。 

然而,在景颇联合会辖区之外的许多地方,解放军进入的时候发生了一些误解与冲突。 

由于解放前的景颇山区盛行着山官制度,众多的景颇山官们把景颇山区,按官种姓氏分割治理。所以,当时的景颇社会形成了长期以来对内封闭自保,对外排斥扩展的一个个相对独立的部族领地。 

再加上解放前,由于历史上形成的各民族间以大欺小,以强凌弱、相互仇视的观念,使各民族之间留下了很深的隔阂。汉、缅、傣、这些较为开化或强盛的民族,把景颇族视为“蛮夷”、“野人”、“山头”。在德宏一带有“甜汉人,酸摆夷(傣)、辣山头(景颇)、苦傈僳、臭崩陇(德昂)等等相互蔑视的俗语。因而景颇族的警语中也有:“没有见过三刀半,汉人不会叫大哥!”;“摆夷随便杀,茅草随意烧!”;“老缅心像镰刀弯!”等等。 

所以,景颇族有“男人不会耍刀,不能出远门!”的成语。景颇族男子养成了时时背枪带刀、不允许别人拍肩、摸背的戒备习性。 

为抵御外敌对景颇族的伤害,各村社之间,按着兄弟——姑爷——丈人,三种姓氏构成“雷打不动三角架”的结构,随时可以结成军事联盟,一致对外。这种三角架的关系结构,小到可以只在一个家族之内,也可以大到整个民族。因而是个可大可小,可分可合,用以自保或对外扩展的传统习俗。陇川王子树穆然早乐东率众抗英;盈江曼允截杀马嘉里;瑞丽户瓦景颇族血战日军那些事件,都是景颇族热爱自己家园,抗击外敌的历史。 

那些时时处于戒备状态下的山官头人们,往往又是较易被各种谣言煽动的人。在景颇联合会的影响尚未到达的一些地方,由于受国民党军残部和反动派的谣言祸害的一些景颇山区,发生了与解放军的流血冲突事件。如盈江县盏西大幕山官家与解放军的误会冲突;盈江当果山官贡扎被解放军击杀;陇川县帮角山官尚自贵的两次出走缅甸等等。也有一些习惯于受傣族土司的松散统治、仍然抱着服管不服调心态的山官们,他们不愿或不敢与解放军接触,仍然不愿意下山与新政府接触的事;大都发生在景颇族联合会辖区以外的地区。 

李团长为了尽快在陇川城子以北的景颇族山区开展工作,就邀请司拉山一起到清平的那些景颇山上去。他们一同前往清平的曼蚌寨子,准备召集那里的景颇族头人和群众开会。 

李团长和司拉山到曼蚌的那一天,白天一直见不到周围那些村寨里前来开会的人们。到了天已经快黑了的时候,才看到陆陆续续来了几个人。而那几个缩头缩脑的年轻人,也只是被寨子里的头人们派来打探消息的! 

“你们是哪个寨子的,怎么不见其他人来啊?”司拉山问那几个年轻人。 

“噢,有景颇官啊!他们都怕来见汉官,我们几个都是被寨子的大人们逼着来听听消息的!”他们回答时还缩着头。 

“你们不用害怕!我们到这里来,一不派兵,二不抓夫,更不是来派粮派款的。我们是想让大家都来听听新政府的政策,是为我们景颇族的好处来的。今天已经晚了,你们回去告诉寨子里的头人们,就说来给他们开会的人中也有景颇族。让他们放心,明天早一点过来!让乡亲们都一起来听听,新政府里的汉族大官讲些什么。”司拉山尽量打消他们心中的恐惧与顾虑。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