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jxeFAUZr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5.6 给长子带上羊角饰冠(下)

作者:司德专

1978年9月中旬、司拉山和线诺坎要去柯街大山上的纳排都家里聚会。 

8月下旬时,司拉山在漭水上寨收到了一封由纳排都代笔、为尚自贵的遗孀目茹的来信。在那封信中,她有以下两个问题需要司拉山出拿主意: 

1、帮角官尚自贵的遗骨是移回德宏去还是把墓地留在昌宁? 

2、由于同是姑爷种家的线诺坎和纳排都两家都正在准备来向她女儿玛迪提亲,她应该怎么办? 

司拉山只好先把线诺坎请来,当面向他建议:“你的儿子早炯就生活在德宏老家,他在那里找景颇族媳妇不难;而纳排都的儿子翁扎,想在昌宁选择景颇族媳妇就不容易了。我认为应该让纳排都家优先。这样的话,你们两家都可以有本民族的儿媳妇了!” 

线诺坎同意司拉山的建议,他们俩人约定在九月份,两家人一起到纳排都家里去聚一聚。 

对于尚自贵的墓地搬迁问题,司拉山的建议是:暂时不动要好一些,待将来条件具备时再移回德宏陇川。为了能够当面向他们说明他对以上两件事的意见,司拉山给纳排都写信,把他和线诺坎约定去他家的日子告诉了他,并请他通知堂嫂目茹。 

到了约好的那一天,司拉山夫妇俩一大早就领着六个儿子,二女儿北海和儿媳瑞香出发了。家里只留下了最小的女儿北玲守家。他们到漭水镇上与线诺坎和他的四子阿都会合后,步行十五公里到昌宁县城吃午饭。当他们一行十二人走到纳排都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 

司拉山和线诺坎他们到达的时候,尚自贵的遗孀目茹、尚德国的女儿玛姬和雷春茂等人,早已在纳排都家里迎候他们了。 

由于在偏远的昌宁大山上,一下子聚集了二十多个景颇族亲友,纳排都一家人乐得忙出忙进的。纳排都一边忙着安排杀鸡宰羊;一边叫人去借来村里的锣鼓,他要好好热闹一番。他高兴得不停的说:“密哇使冒、密哇使冒嘎!Miwa Shamau,Miwa Shamau ga!”(让汉族见见、让汉族新奇!)他知道那里的汉族老乡们,还从未见过景颇族跳舞! 

“如果我们今天要是在景颇山老家的话,可能要杀几头牛才够!我们几家人聚在一起,来的亲戚朋友肯定会有好几百人。在这里,我就只能拿羊当牛宰了。”纳排都还是觉得美中不足。 

“在这个过年杀猪请客的时候,每人也就能分吃两片肥肉地方(当时昌宁农村的习俗:杀猪请客时,主人会按每人两片猪脖圈肉的份额限量分派在各个餐桌上。),我们现在能宰头绵羊已经很不错了!”线诺坎却很知足。 

当时被疏散下放到昌宁、施甸的民族上层们虽然还没有返回德宏去,可他们的工资待遇在恢复德宏自治州的同时恢复了。他们的工资待遇与当时昌宁县的干部们相比已经很高,只是肉、油和农副产品的供应和全国一样仍很紧张。 

“闹都、专都你们几兄弟今天一定要好好跳跳景颇舞,要让这里的汉族老乡们也见识见识我们民族的歌舞!我已经让翁扎去把村子里的锣鼓都借来了。”纳排都特别的叮嘱。 

纳排都家厨房里的一口大铁锅里,很快就装满了砍成大块大块的绵羊肉。雷春茂煮的黄焖肥羊混着线诺坎、雷春茂等人酒杯里的酒香,以及火塘边上烤羊肉的肉香,飘溢着满屋的酒香肉香。 

那时只有军服可穿的专都、闹都、贡仁他们三兄弟,也在厨房看着几个会喝酒的长辈们喝酒。纳排都、线诺坎和雷春茂一边烧烤羊肉,一边就着包谷酒聊天。妇女儿童们也都各有各的乐趣和忙碌的事情,只有司拉山找了一把砍刀,独自一人到厨房外面去了。 

在厨房的火塘边,纳排都正在给司家几兄弟讲当年他们几个在昆明误入狗肉店的故事:“大概是1955年的时候吧,我和你们的父亲、还有雷春国、岳相昆几个在昆明去找羊肉吃。我们在武城路的一家店里要了几碗肉,当我们发现端上来的是狗肉而不是羊肉时,吓的我们几个站起来就往外跑。我们从武城路一直跑到了顺成街,我们一进到一家餐馆就问:‘你们这里是卖狗肉的吧?’,气得回族老板要把我们从他的店里撵出去。我们好不容易才让那个回族老板弄明白:‘我们是因为不吃狗肉,怕再次误入狗肉店才那样问的!’。店老板告诉我们:顺成街都是回族人开的,那里不要说狗肉,就是猪肉也不卖的!听完我们的遭遇后,店老板才大笑着让我们坐下来吃羊肉。” 

司拉山和许多景颇族一样不吃狗肉,不吃狗肉的原因,一方面是怕秽气;不忍杀害动物中对主人最忠实的狗!景颇族忌讳吃不流血或病死的、被野兽咬死的、撕裂的牲畜和家禽的肉。 

司拉山也有要求自己的子女们:“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些必须遵守的禁忌。” 

“天下众多的动物和飞禽中有不能吃的,众多的植物中也有些是不能吃的。同样的道理:人生在世,也有一些不可以作的事。人总得用一些忌禁的事来约束自己,才能成为一个能够自律的人!”司拉山曾多次告诫子女们。“我当联合会首领的时候,只要在家里存放一下交来的鸦片,家里的孩子就生病,我就理解为:‘那是神让我远离毒害人的鸦片’。所以,我的子孙切不可以去作鸦片生意!我们景颇族还有一些在吃方面的禁忌。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