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WHkFeXgF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2 迎接解放军进山寨(上)

作者:司德专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1949年12月9日,云南和平解放。 

1950年5月7日,解放军陆军四十一师121团二营从遮放的嘎中渡口、经弄坎、翻越广董、广瓦大山、一天内急强行军六十多公里,奔袭陇川城子。陇川土司多永安出城迎接解放军,陇川县解放了。 

以上这些标志着民族压迫旧时代的结束,即将给景颇族人民带来前所未有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的历史大事件,在1950年6月中旬之前,还没有把司拉山和景颇族联合会首领们的注意力完全吸引过去。 

因为,在解放军进驻德宏之前,大多数的景颇族山官们认为:历来中国朝政的变更与远居边垂山林中的景颇族没有什么关系,那只是汉官与傣官们之间打打交道、派派款粮的事情!过不了多久,等到朝庭的军队一撤回到怒江对岸后,这一地区又是由傣官们说了算了。 

由于历来在德宏地区没有中国政府的驻军,在边垂之地跨境而居的景颇族并没有十分清楚的国界概念。所以,许多景颇族都还不知道: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进驻,中国德宏地区长期有边无防的历史已经结束了! 

6月中旬的一天,两个身穿缅甸联邦军制服,带着武器的景颇青年,大摇大摆地从陇川章凤边境地带入境。他俩是准备回瑞丽户育寨子去探亲的勒排早旺和泡杨勒该,在塔育寨子附近与解放军相遇后,解放军官兵就把他们带往陇川县城去了。 

这时候,这一带的景颇族边民们才知道:“新来的红汉人的军队,已经开始守卫中国漫长的边境线了”。 

户育的头人带着那两个被扣青年的亲属,焦急万分的赶到景颇联合会广山总部,要求司拉山和联合会的首领们尽快出面与汉官交涉救人。他们表示:“只要能把人赎回来,花多少钱都行,就是不能坐汉人的牢房。听说进了汉人的牢房后,没有几个人能活着出来的!” 

司拉山和其他几位首领们商议后认为:“这正是一个可以试探着和新汉官打交道的机会!在与汉官接触与交涉的过程中,可以从看他们讲不讲理?放不放人?会勒索多少钱财?的这些问题里,就可以判断这个政府和他们的官员是不是可以信赖与相交往的朋友。如果是好的政府,就可以让汉官们知道我们有这个景颇族的联合会组织,从而争取直接和新政府交往。如果不是善待景颇族的政府,我们回来后就得做其它应变的准备了!” 

当天,司拉山和首领们先安抚了那些从瑞丽户育来的人们;作了第二天前往陇川城子,出面与汉官交涉放人的一些准备工作。 

第二天一早,司拉山宁博哇(领袖)带着柯伦执事,泡税甘,泰央警卫和另外几个警察兵,加上几个户育来的被扣青年的家人,一同启程前往陇川城子。 

当天下午的四五点钟,司拉山他们一队人马快到陇川城子的时候,他们在路上与从陇川城子方走来的一队解放军相遇了。 

当他们双方相互走近后,司拉山看到:他们要找的那两个户育青年就走在那一队解放军的队伍里——他俩那身缅甸联邦军制服,在解放军的行列中显得特别突出! 

那两个景颇族青年没有带着武器,也没有被捆绑着。从他俩在行进的解放军的队伍中还在和别人谈笑的轻松神态里,司拉山断定这两个青年绝对没有受过任何虐待与折磨!这时候,司拉山在来路上的种种疑虑与担忧基本打消了。 

司拉山后来才知道:这支解放军队伍里领兵的军官,正是当时陇川县的最高军政官员——李洪通团长(党政工作团团长);为他们作翻译的是龙陵籍的汉族干部——段泽龙。 

司拉山通过翻译向李团长说明了他们此行的目的:“要把这两个从克钦邦回来探亲的景颇青年赎回去。” 

李洪通团长问明清楚情况后,当即就把两青年交给了司拉山他们,同时让战士们把他两的武器也一并交还给他们。 

“以后你们再回来探亲的时候,就不能再穿着外国的军装带着武器进来了。现在的中国,已经不再像国民党统治时期那样,可以随便让外国的军队进出我们国境了!这次也就不追究了,你们把人带回去好了!”李团长对司拉山说。 

正当李洪通和司拉山在交谈时,只听见那俩个景颇青年正忙着唏哩哗啦地拉枪栓,检验他们刚从解放军战士手中接回来的那两支美制卡柄枪。 

“杜格巴①,我的枪机被汉军换掉了!”其中一个青年转过身来向李团长和司拉山行了个军礼后,大声报告。(注①:杜格巴——景颇语‘长官、大官’,‘杜、都’都是景颇语‘官’的发音。) 

“你该是吃过豹子胆了吧!小猴子崽子你没有被捆、被吊、被打就已经是够幸运的了!人家连枪都还给你们了,还管什么枪机不枪机的,你真是想找死啊?”何伦在一旁情不自禁地大声叱责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楞小子,急得就差没有扑过去用双手去捂住他的嘴巴了! 

李团长笑了笑,让战士们把枪机给那个景颇青年找回去。那个拿回枪机的青年,高兴得再次向李洪通敬礼致谢:“都格巴!遮珠格巴赛(谢谢)!”。何伦那时才放下了他那颗一直悬着的心! 

司拉山笑了,他伸出手去与李团长握手,那是感谢的握手礼!从刚才短短的十多分钟里,那些平日里看似很平常的小事中,他已经得出结论:“李团长那双手,是代表着红色汉官政府的手,是可以交朋友、可以信赖的手!” 

从李团长放人和处理调换枪栓的事件中,司拉山看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李团长没有向司拉山等人提出任何索要钱财的条件就放人还枪,这本来就已经大大出乎司拉山等人的意外;李团长既没有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而让他的士兵否认调换了枪机的事,也没有给调换过枪机的士兵几个耳光!看得出这是一支待人平等,官兵一致的——司拉山从未见过的一支新型军队! 

司拉山曾经见过:穿着华丽、绅士派头十足的英国军官;遇到过野兽般蛮横的日本军曹;也和世界上最富豪奢侈的美国老爷兵们相处过。 

在对日军反攻的最后几个月的时间里,司拉山曾随勒纵当基准将属下101突击队的一支部队行动。该部队是武装到牙齿的全美式装备:就连配给官兵们的那些牛奶罐头、咖啡、白糖、白兰地、香烟,蔬菜罐头,每天都由美国空军空投补给。在夜里宿营地里的那些值班机枪,会彻夜响个不停。那可是比汉族过年放的鞭炮还多的钢弹啊!而他们浪费那么多的子弹,往往只是因为听到了林边几头散牛踩断朽木枯枝的声响;中、美、英盟军的坦克、炮车所到之处,一条条蟒蛇般粗的输油钢管就跟着铺架到了路边,从钢管里面湧出的汽油就像景颇山寨竹简槽上的山泉水那样源源不断… 

司拉山看着他眼前的这支解放军队伍,他从心底里感到纳闷:“这些汉族官兵穿着的黄色军棉衣,与陇川炎热的六月天是如此的不协调!说明万里征战的他们,还来不及换下他们从遥远的北方穿来的征衣!从调换枪机事件上就可以看出:他们的武器装备并不精良!就凭眼前的这一切,很难使人想象得出:怎么就会是这么看似一支贫弱的军队,却打败了有美国大老板支持的——‘比蚂蚁还多的白汉人的国民党军队’!然而,他们现在却又能够像扎篱笆墙似的,开始守护着中国辽阔疆域上的每一寸土地!” 

“你们既然已经来了,不如让我们一起先回县城,到我们军管会里去休息休息。明天,我要到你们那里去看看。”李团长邀司拉山等人同回陇川城子。 

司拉山让两名警察把户育的那两个两青年及亲属们送回去,他带着柯伦执事等余下的人,一起随李团长的队伍前往陇川县军管会。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