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KYeGRooW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5.6 给长子带上羊角饰冠(上)

作者:司德专

1978年9月初,司拉山的次子闹都和三子贡仁也同时回到昌宁探亲。这时候,司拉山的九个子女中,除了大女儿玛南之外,其余的六个儿子和两个女儿,都在昌宁县漭水上寨与父母团聚了。 

“专、你写信让你大姐和姐夫带着我的外孙布朗霜回来。我们全家已经有十年没有聚齐过了!难得有你们在部队里的几兄弟都能一起回来的机会,你俩也不要急着走,等到你大姐她们回来以后再走吧。”司拉山很高兴的说。自从 1968年10月6日他被关押到那时的十年期间,他的一家和整个国家的命运一样——经历了太多的分离与动荡,真的是到了太需要安定和团聚的时候了! 

在等待长女回来团聚的那段时间里,每天清晨都能听到司拉山夫人扎保一边簸米的歌声,那是她从心底发出的赞美神的歌声: 

“比晨光更加明亮的我主、我的君王! 

您的荣耀像阳光般耀眼,我的心啊,在欢快的跳跃……” 

多少年以来,她夜夜在为被关押的丈夫和在战争环境里的儿女们向神祈祷:“主神啊,请按您所应许的那样:‘虽有千人扑倒在你的左边,万人扑倒在你的右边,这灾却不得临近你。’①,护佑我的丈夫和众多的孩子们平安归来!好让我们能有机会聚齐在一起,同声赞美和歌颂您!”。(注①:《圣经》中的旧约.赞美诗91篇7节) 

她的四个子女加上女婿儿媳,一共有六个子女都在战争环境里!现在终于看到自己的丈夫和子女们,一个个健康平安的回到她的身旁,怎能不让她由心底发出赞美之声!她忙着为孩子们准备好吃的食物,任凭着司拉山和几个儿子围坐在厨房的火塘边上,边喝着咖啡边聊天。 

在被关押的那五年时间里,把司拉山从年轻时候就有的咖啡瘾断了。专都自幼煮得一手最对父亲口味的咖啡,那天早上司拉山父子们就着咖啡又谈开了另一个话题:“中国的景颇语里少不了汉语;缅甸的景颇语中又少不了英语和缅语。因此、你们至少要懂中、英、景颇、缅四种语言和文字才够用,你们要趁着年轻的时候抓紧时间学习。我相信你们两兄弟应该不难做到最少掌握三种语言和文字了。”司拉山边品尝着儿子煮的咖啡,边对着他的长子和次子说。 

“郭政委(布藐东)也是这样要求我们的。他说:‘一个不想自己淘汰自己的人,就得不断地努力学习!’”专都点头回答父亲。 

“除了要学习你们的政治和军事技能之外,你们不可忽视了对《圣经》知识的学习!当然,我们父子今天不去争论有神论或无神论的问题。我要你们熟读《圣经》,是因为宗教问题是一个复杂而容易被人利用的双刃剑。景颇族是一个跨境民族,而境外的景颇族中已经很少有不信基督教的。面对这样的实际情况,你们几兄弟如果没有基督教方面的丰富知识的话,你们是不可能与他们有共同的语言的!”司拉山当天的话题是从让子女们要熟读《圣经》开始的。 

“我承认克钦邦的基督教会,为普及景颇文和文化教育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使景颇族成了缅甸五大民族中唯一消灭了文盲的民族。克钦独立军中源源不断的那些有知识的人才,也得益于教会学校对民族民主思想文化教育的贡献。中国的景颇族青年,在共产党的教育下,大多数都是无神论者,他们既不信教也不信鬼神。从这方面来看的话,从一个民族的整体来说,也并不是一件坏事!”专都表述自己的看法。 

“随着中国一天天的强盛,东西方的一些国家要想靠武力来威胁我们是不可能了。我只是有些担心,我们国内的年轻人没有基督教知识的话,当年分立开了的景颇族教会,弄不好就会退回到实际上又被国外教会左右的老路上去。宗教这个问题,不是我们去影响他们,就是他们影响我们。因为,永不停止传播福音是基督教的属性。”司拉山略有所思地停顿了一下后,给儿子讲述了解放初期发生在陇川广山教堂里的一件往事: 

1950年初、司拉山去内地开会而不在广山。在一个礼拜天,有个工作队为了趁礼拜天教堂里有四周山寨来的群众较多的机会,来到教堂作宣传工作。 

当一个工作队的干部走上教堂里的讲台上,正准备给群众宣讲党和政府的政策时,主持礼拜的长老立即走过去,把放在宣讲桌上的《圣经》连同桌布一起收走了! 

“如果是我站在这里讲话,会影响你们作礼拜的话,这讲台也可以暂时挪开。”那位干部把那个长老收走圣经和桌布的行为,误认为是对共产党的不友好。他讲的那番话,顿时让教堂里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事后,大多数群众认为长老不该那样对待自己政府的官员;也有许多神职人员认为:不应该在教堂宣讲世俗的政策。既便非讲不可,也不一定要走上宣讲台去。 

“我回到广山后,你母亲把当天发生的情况告诉了我。从这件事中,反映出了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方面说明解放初期工作队的大多数干部,虽然知道党的宗教信仰政策,但是没有基督教方面的知识;另一方面,那位长老对《圣经》和教规的理解不够全面。他注重了在礼拜时不去涉及世俗的国事与政治,却忽略了《圣经》中有关要顺服和尊重掌权者的教义。 

因此、同样的一本《圣经》、同一个教会,由不同的人去理解和引领,却会有不同的结果!”司拉山用这个故事强调了必须认真读懂《圣经》。 

“看来教会的首领们就显得很重要了!优秀的教会领袖可以团结人们为国为民;差的教会领袖会使教会内部派别林立,破坏教会内外的团结。在解放初期,如果是由一个不拥护共产党、不热爱民族团结的人担任了教会领袖的话,也许我们景颇族得走许多弯路。现在缅甸景颇教会,听说就已经分出了许多的派别!”专都接过了父亲的话题。“所以,这就是您一直保留着教会领袖头衔的原因吧?” 

“这是我们民族传统的传承心理所决定的,由于对父亲的缘故,连你们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敬重。所以,为了我们的国家统一、民族团结事业,你们一定要对《圣经》非常的熟悉和理解才行。要维护中国景颇教会的统一,接受中国基督教两会的领导。景颇基督教会加入中国基督教协会和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会的字,是我签的! 

“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是高于一切的,我们的教会在解放初期,为景颇族的团结,国家的统一事业曾经做出过应有的贡献。将来也肯定可以继续为国家统一、民族团结事业服务。教会如果偏离了这个方向,景颇族想要快速进步的愿望,就不会得到神的祝福!”司拉山始终认为:无论做什么事都必须得到神的祝福才能成功。 

“我相信我们国家总有一天会稳定下来,虽然共产党不信鬼神,但也正是因为是由无神论的中国共产党执政,才能够制定出了让所有不同宗教信仰的人,都可以在这个国家里和睦相处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与缅甸的景颇族同胞们相比,我们就幸运得多。”说到这里,司拉山让儿子到楼上去把景颇语的《圣经》拿来。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