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o4nGgOqf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5.5 要求子女们延续本民族婚姻传统的要求(下)

作者:司德专

由于司拉山的长子和次子是双胞,因此在他们还很小的时候,司拉山夫妇俩就有一个心愿:希望等到他们长大成人的时候,要为他们在同一天、同一个教堂里举行一个基督教婚礼。同时,还要用景颇族婚礼习俗和村寨里的乡亲们好好的热闹上几天几夜! 

由于经历了文革时期的变故,当孩子们到了该谈婚论嫁的时候,他们一家人天各一方。司拉山夫妇和五个年纪尚幼的子女们生活在昌宁农村,那里只有几户景颇民族上层,也没有教堂。他们想为儿子们挑选儿媳的愿望显然是不可能实现了!但是,他们对要求儿子娶本民族儿媳的原则却始终坚持着。 

当司拉山知道长子有了景颇族的女朋友后,他写信给次子闹都,让他通过各种渠道了解未来儿媳的家族历史。直到1977年,他才写信给长子专都,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1978年5月,长子专都带着新婚妻子回到昌宁接受父母的祝福。 

在昌宁漭水上寨,司拉山拿出在文革抄家时儿子藏下的壹两黄金,交给儿子:“虽然你们已经在部队举办过婚礼,可是景颇族的礼俗必不可少!过几天,你拿着这点金子和你的弟弟闹都一起到你的丈人家里去。一定要按照景颇族的传统方式去提亲,求得丈人家的许与和祝福。等你们从丈人家转回来以后,我们在昌宁家里,再为你们举行一次祝福祈祷。那时,我和你母亲会为你们向神祈祷,并把美好的祝福给你们!” 

在儿子和媳妇临行前,司拉山还特别嘱咐儿子:“要记住:去丈人家提亲时一定要谦卑,那样才会得到丈人家美好的祝福!虽然你们那里现在是战争时期,也要忘掉你自己的军官身份和脾气。因为,景颇族的丈人家永远是大的!” 

7月中旬,儿子与儿媳从丈人家里又回到了昌宁。“我和闹都已经按照景颇族的习俗去过丈人家。现在你们的儿媳已经穿着丈人家给的银泡嫁衣和给我们的祝福带回来了。”儿子告诉司拉山。 

几天后,司拉山为儿子和儿媳举行了一个简朴而不失庄重的婚礼祈祷仪式。 

在昌宁漭水上寨司家的楼上:《圣经》和《赞美诗》、鲜花放在桌子中央,线诺坎作为丈人种的代表被请来端坐在上席的座位上。司拉山夫妇和在昌宁的五个子女及几个汉族老乡参加了他们的婚礼祈祷会。 

儿子换上了父亲那套每次出席人大会议时才穿的景颇服,包上景颇包头。儿媳穿上了景颇银泡盛装,女儿北海也穿上了母亲那套银泡盛装与嫂子做伴。 

司拉山为儿子和媳妇祝福祈祷:“感谢万能的神、我们在天上的父,谢谢你给我的恩典——今天给我能为我的长子和长媳的婚姻祝福的机会!愿主祝福穆然专都和勒排瑞香的婚姻;倾福给他们,让他们的福杯满溢,并一直延续到他们的子孙后代……”他尽善尽美地祝福了他们。 

婆婆勒托扎保,把她珍藏多年的一对镶有红宝石的金耳环送给了儿媳妇。按照景颇族的规矩,让儿媳和同姓的线诺坎相认。按辈分论,勒排线诺坎是大伯;勒排瑞香为侄女,他们同属龙准勒排家族。至此,婚礼祈祷会就结束了。 

婆婆对初进门的儿媳妇没有更多的要求,她对儿媳的要求只是:“我们进了这个家后,穆然家就是我们自己的家了。男人们要在外面忙大事,教育子女就是我们作母亲的主要责任了!我们俩虽然都是以讲栽瓦话为主的,可是将来你有了子女以后,你一定要教会他们景颇话。你教孩子们景颇话,你们俩人讲栽瓦话,到你们的子女长大时侯,我们民族的两个支系的语言他们都会了!” 

婆婆告诫儿媳,不可以忽视了为子女们创造家庭里的语言环境:“我在德宏州时候,经常遇到一些在自己家里也和孩子们讲汉语的景颇干部们,他们把孩子们学习本民族语言的环境破坏了。现在的孩子们,在学校和外面就可以学好汉语了。在自己家里都不教孩子们自己民族的语言,让他们到哪里去学?等到将来孩子们长大后,他们因为不会自己民族的语言,被本民族同胞们看不起,也得不到其他民族尊重的时候,孩子们就会反过来责怪自己的父母:‘为什么在我们小的时候,你们做父母的不教我们景颇语?’的时候就太晚了!” 

司拉山赞同夫人的要求:“一个连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字和风俗习惯都不懂的人,又怎么可能更好的为党和国家去做好本民族地区的工作呢?只有那些既保持自己民族的优秀传统,又善于和其他兄弟民族相处的人,才能成为受人尊重的本民族代表。” 

几天后,司拉山父子讲的火塘对话的话题所涉及的就是——景颇族与外族之间通婚的问题。 

对于各民族之间通婚的问题上,儿子有不同的观念:“我认为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对于各民族之间同化与融合都有了新的概念:被强迫的同化是反动而落后的;相互平等和自愿的融合却是革命而进步的。是社会和时代进步的一个特征,也是一个文明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就拿西方和欧洲那些先进民族的王室们来讲,大都是英国的嫁了德国的,德国的娶了法国的,俄国的娶了德国的才变的强盛。我们景颇族人口并不多,应该要娶一些进来,嫁一些出去,这样对改善我们民族人口的素质是有好处的!”专都自己已经娶了本民族的妻子,他无论说什么,相信他父亲也不会责怪他了。 

“你所讲的有一定的道理,许多人都会认为,在中国这个汉族人口众多的环境下,许多人口少的少数民族都会被同化掉的。但是我相信:哪怕再过几百年,我们景颇族也不会在民族融合的过程中消亡。为了民族团结与民族的进步,我也欢迎那些热爱景颇族的其他民族的优秀儿女。但是,我的子孙们,怎么可以不爱自己民族的儿女呢? 

“当然,你现在已经娶了自己民族的女子为妻,我就不再为你的弟弟们担心了。引导他们娶自己民族的妻子,那就是你这个当大哥的责任了! 

“按我们的民族习俗,你的姐妹们都是为你们连接亲友的礼物,始终都是要送出去的。我的身份,注定了我必须要求她们嫁给景颇族。至于她们能不能找到景颇族姑爷的事,也只有交托给主了!既然婚姻是神所命定的,人有时就不可太过强求她们了! 

“我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去看望过你姐夫在昆明的父母。我给我的外孙毛毛,起了一个景颇族名字——布朗霜。将来到你也有了儿子的时候,我就是一个既有孙子又有外孙的完美老人了!”司拉山很开心地说。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