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OFl3If83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5.5 要求子女们延续本民族婚姻传统的要求(中)

作者:司德专

像所有的景颇族父母们那样,司拉山也会反复不停地向子女们讲述自己民族的婚姻习俗和婚嫁规矩: 

景颇族的青年男女在论及婚姻嫁娶或男女开始交往之前,必须先弄清楚自己在本民族中的:本家——姑爷——丈人,这个‘雷打不动三角架’关系中的位置。 

本家——同姓氏家的或是连襟兄弟姓氏; 

姑爷——娶过本家女子的姓氏; 

丈人——嫁过本家的姓氏。 

按景颇族婚姻关系中所谓‘血不倒流’的规矩,丈人种家的男子不可以倒过来娶姑爷种家的女子为妻。既兄弟不能再娶姐夫妹夫家的女子为妻。 

在娶丈人种姓氏的女子前,还要用‘不吃青蛙心、不娶亲甥女’的规矩,来避开亲生姐弟的后代通婚。娶丈人种女子时,可以只论姓氏不论辈分大小。 

同姓氏的本家之间严禁通婚;娶同一姓氏女子的连襟姓氏家族之间也不可以通婚。虽然他们后代各自的姓氏不同,也因为他们的母亲们同属一个家族而不可通婚,他们之间只能按‘连襟兄弟姐妹’相称。 

在景颇族婚姻关系中可以变通的、谨限于丈人种和姑爷种姓氏之间。在相隔过数代或因某种原因,当丈人种的男子不得不娶姑爷种家的女子时,可以用多罚一头‘倒认丈人牛’的方式,来改换姑爷和丈人种的位置,并用‘与舅表哥结婚鸡多!’的话来加以修饰。 

景颇族按照自己的婚姻规矩,既可以在本民族内部通婚,又尽可能地避开近亲结婚。 

所有才相识的男女景颇族之间,见面时首先问的都是对方的姓氏?然后才能确定相互的称呼。同一姓氏一律互相称弟兄姐妹或叔伯姑姨,不可以有任何嬉戏的言语。丈人与姑爷种的同辈男子之间都可互相称:‘阿考’;女子互相称呼:‘阿宁’。 

姑爷种的男子,对所有丈人种姓氏中比自己的辈分和年龄小的女子,都称呼为‘格楠姆’、‘杜莫’。是表妹、弟妹,儿媳、侄媳妇的称谓。姑爷种家的女子,对丈人种家的男子均称呼为:‘阿咱’。是舅舅、舅表哥、表弟的称谓。 

丈人种的女子对姑爷种姓氏中比自己大的所有男子(包括年龄和辈分)都可称呼为:‘阿古’或‘依古’。是表哥、姑父、公公的称谓。 

只要先弄清楚了自己在景颇族那个三角架关系中的位置,景颇族的男女青年,从他们刚开始接触的时候,就可以知道:他们之间应该是怎样相交相处的关系了。 

在景颇族的男子要正式提亲之前,要先让董萨们撕卦叶来卦算;卦象吉祥后,就会请一位能言善辩之人充当说亲使者,带上各种初次说亲时必备的礼品前往女方村寨。他们要先到预先选好的昌通(媒人)家里住下,再与媒人一起到女方家里,向女孩的父母亲提亲。 

在提亲之前,他们往往会不露声色地先仔细观察姑娘的容貌,以及她会不会织筒裙、往三角架上放锅或茶壶时放得正不正;看看她能否耐得住火烟熏——‘官太太要耐得火烟熏!’等等的一些举动。提亲之夜,女方家的客厅火塘边是为难姑爷和探亲使者的地方;他们会把姑爷和提亲使者们安排坐到火塘边上那个靠墙的窄席上,故意把柴火烧得旺旺的。他们在一边烘烤姑爷的同时,故意让一些年长的妇女们在旁边大声地说着:“乌鸦是会偷的、姑爷是会骗的啊!”之类的话,有意地来考验姑爷的耐性与诚意。 

这时、提亲使者就要巧答善辩的回答所有女方家人提出的各种问题。他们要表达出:‘姑爷家会不惜上天入地、挖洞烟熏’也要抓住女孩、非她不娶的诚意与决心。 

得到丈人家的许婚后,双方就要商定聘礼牛的具体头数和举行婚礼的日期。最后,双方在一起吃过订婚的‘干巴舂姜’后,该婚事就算决定了。 

在举行婚礼的前一天,女方的父母会尽自己的所有,用各种项链、戒指、手镯、耳环、银泡嫁衣来装扮好新娘。然后把她交给一队男女人数相等的送亲队,由送亲队负责把新娘连同一对象征丈人与姑爷两家相交的刀和剑(用生铁打造的、既不能砍也不能刺的礼品刀和矛)一起,在当天送到男方家的村寨里。新娘和送亲队的人们要在媒人家里住一夜,等待第二天举行婚礼。 

第二天一早,娶亲的主人家就要和前来帮忙的人们一起忙着搭建凉棚、砍制竹凳。凉棚搭建好后,还要插上一排斜十字交叉的木桩,种上一排作草桥用的一种叫做‘蓬’的大茅草。 

在景颇族的古老传说中:始祖宁贯哇的妻子是个龙女,宁贯哇为了去掉美丽龙女身上的腥味,在迎娶她的时候采用了过草桥的方式。当小龙女过了草桥后人们发现:不仅原先小龙女身上的龙腥味没了,她身上那些闪亮的鳞片也变成了银光闪烁的银泡嫁衣!因此、景颇族过草桥的传统婚礼沿用至今。他们相信用过草桥的方式,可以驱魔辟邪,使婚姻美满幸福! 

当一切准备好后,新娘和送亲队就被从媒人家里请到专门为他们铺好竹篾地毯的凉棚下坐定。这时候、众多的董萨们就开始唸鬼,唸颂他们口传的经文。送亲的人们一边听着董萨唸鬼,一边和来参加婚礼的一些人一起喝酒,对唱酒歌作乐。 

唸完鬼经后,标牛的男人们开始在栽好的木叉上标牛,在标牛的同时还要杀许多的猪和鸡。牛血被泼洒到种成一排的大茅草上,再用几根竹竿把泼洒过牛血的茅草从中压开,搭成草桥后,由新郎牵着新娘从草桥上走过。新娘过草桥的仪式完成之后,所有的人就都可以进到新郎家的竹楼里去了。 

这时候,送亲队的小伙子们要进入青年房里;姑娘们则要继续陪着新娘坐在新郎家的客厅里,新娘要在那里等待接受公公婆婆的祝福。 

当天,娶亲的主人要宴请所有前来参加婚礼的人们,要让客人们尽情的吃饱喝足。夜晚,会有许多的人聚在一起唱歌跳舞。斋瓦哇会和一部分人整夜地颂唱,祝福成亲的夫妻俩要美满幸福。祝愿他们:“‘像羊拉屎一样的’多子多福!”主人会用一对铁制的刀剑作为‘润喉金’给斋瓦,作为他颂唱的报酬。 

婚礼后的第二天,吃过早饭后,在欢送送亲队返回去之前。会有一个人把头天杀的一条牛腿装在一个竹背篮里,向在场的人们表演逗乐的节目。他会和寨子里的人们一起把送亲队送到村寨外边,新娘就被留在男方家里了。 

男方同姓氏家族的弟兄们来参加婚礼时,他们会带着粮食、酒肉、蔬菜和钱财来帮忙;姑爷种姓氏的亲戚、要带着绸缎锦绢这些礼品前来祝贺;丈人种姓氏的亲友、会送来一些礼品刀剑、枪支前来助兴。 

整个婚礼结束前,主人要用绸缎锦绢回敬丈人种的客人;用礼品刀剑或枪支回赠姑爷种的客人。这些礼仪,就是景颇族相互维系亲戚情感的婚礼习俗。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