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3iXNCJNI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2.5 当选总首领——宁博哇(下)

作者:司德专

1950年5月12日,来自陇川、瑞丽、盈江三县十多个教会的负责人和部分来自陇川、瑞丽一带山寨的山官头人们,按时聚到了广山学校。 

会议上,司拉山向到会的人们说明了境外牧师们不能到会的原因;把原先预定召开广山会议的预程——组成一个新的中国教区执委会的事向到会的人们讲清楚。由于境外教牧人员来不了,现在需要听听大家的意见和决定。 

“我们要么等待新的中国政府的政策明朗之后,仍然由密支那总会来管理我们;要么现在就选出我们自己教会的执委会来管理自己民族的教会事务。我个人认为,不管时局变不变化,都已经到了中国景颇族应该自己管理自己教会的时候了!”司拉山首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在当天的会议中,到会人员各自发表自己的观点。最后,大部份人员都统一到了:“我们只有组织起自己的执委会,才能在中国新政府不让外国牧师进来的情况下,景颇族教会也有自己的领头人。”的共识上。 

5月13日的广山会议上,大伙一致同意选举成立“中国景颇族浸礼会”,选出了由达施山伦、宗崩等十九人组成的“执委会”,总管中国景颇族教会事务,教会总会设在陇川广山。 

那些已经当选的十九名执委,推举出了七名教会领袖。在七名教会领袖中,又一致推举司拉山为中国基督教教会第一领袖。 

“我只是一个教书的老师,连传道员都不是,怎么可以担任教会的第一领袖呢?请你们从牧师和长老中选出一个更合适的人来吧!”司拉山提出的理由很充分。 

“现在正是动乱的时期,我们需要一个遇事冷静,办事事稳妥,有远见、懂团结的人来给我们领路!我们在座的人中,没有人可以和你相比。定仁诺牧师原来也是打算让你负责的,说明这也是神的旨意,你就不要再推辞了!”达施山伦等执委会成员们,坚持不让司拉山再找理由推脱。 

1950年5月13日,不仅仅是司拉山当选为中国景颇族浸礼会第一领袖的日子,也是中国景颇族开始自己管理自己教会事务的日子。从那天开始,中国的景颇族教会实际上已经开始与境外教会分立了。两年后,在辛伦格巴的帮莫会议(Pangmaw Zuphpawng)上,由司拉山带领中国教牧人员们退出会场,而最终完成了与境外教会的正式分立。 

1950年5月13日,当天夜里。那些从各山寨聚集到广山来的山官头人们,在向司拉山和教会领袖们表示祝贺的同时,他们也共同商议:“应该把我们在勐力集会上组成的景颇族团结会,也向教会那样推举出七位管事的首领来。” 

他们一致认为:在现在这个动荡的时期,需要一个真正能让各山寨统一行动的组织和拿主意的首领们。不能再像日本人打进来时那样:有拼命打日本侵略者的,也有不打的。我们需要一个能代表景颇族的利益,能够出面与外部打交道的组织和人! 

当天晚上,山官头人们商议后推举出了线诺坎等六个民族首领,六首领又一致推举司拉山担任第一首领——宁博哇(Ningbaw Wa-即首领,领袖,主席。)。 

“不行!不行!今天白天我已经推脱不了教会领袖的头衔和工作,在你们这些管理地方行政的组织里,你们让我出出主意好了。”司拉山坚决推辞。 

“我们就是要让你站出来,为整个民族出主意找方向!你是有文化有知识的人,相信你会比我们这些人都会看得远!你不要有什么顾虑,你只管领路,需要地方上办的具体事务,都由我们来做好了!”线诺坎山官代表众人的意见。 

“今天,既然神已经选你作了教会的第一领袖,今后你说的话我们也都得听。我们一起办过的那些大事,大家也都见过、听过了。团结会也是你主张才办起来的,今天这个也是关系到我们民族团结的大事。你就听我们的吧!我们也会听你的!”线诺坎坚持着。 

“你平时不是常说:一个民族的进步与发展,主要是靠全民族的努力,是每个人都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正是到了你应该站出来为大家领路的时候了!”纳排都老师说。“在关系到全民族的大事上,能够不分宗教信仰、种族姓氏,能够担负起宁博哇的重担,把大家都团结起来的人选,你是最合适的人了!” 

司拉山在平日里的举止优雅,遇事冷静,办事稳妥,不骄不躁,宽厚待人的性格,为他在同胞们中赢得了很好的声益与威信。因此,他在同一天成立的宗教和山官联盟组织中,同时被推举为总首领。从那天起,景颇族同胞们对他的称呼中,又加上了“宁博哇”的头衔——‘司拉山宁博哇’(Ningbaw Wa Sara Shan)。 

由于在广山成立的是有权管理地方事务的景颇族民族上层们的联合组织,他们就把原先的“景颇族团结会”当作“下议院”,并把当天到会而没有当选的山官头人们,以及他们辖区内外的那些后来参加的山官头人,都归入到“下议院”———“景颇族团结会”中。而把整个组织命名为“景颇族联合会”(Jinghpaw Wunpawng Hpung     ) 

景颇族联合会的七名首领是:司拉山(Sara Shan),帮大山官线—诺坎(Bangta Duwa Seng Nawhkam),等嘎山官—纳排都(Dingga Duwa Lahpai Tu),高日山官—早展Gauri Zau Chyan,乌典山官—排早山(Wuteng Zau Shan),勐力山官—早都(Mungli Zau Tu),等嘎长老—诺兴(Dingga Naw Sing)。 

当时最早参加联合会下院——景颇族团结会的山官头人们是:(曼空)早堵,(广顿)早炯,(旦果)早腊,(尹松)温弄,(曼软)兴马早宪,布仁甘,恩昆定撒当,(帕朗陇)宁梅早宪,(岗垒)穆然马定,夺石勇汤,惠普勇底,夺石密瓦、(户兰)勒道泡摘,早翁,巴腊等。以及潞西遮放的(翁国)早利。 

广山目瑙纵歌后,包括帮瓦早都(Bangwa Zau Tu)在内的许多山官头人们,也都先后参加了景颇族团结会。这是景颇族有史以来,打破了民族支系和山官辖区的首次大联合。 

联合会的辖区在刚开始时,基本上包括了从陇川的曼软、垒良到瑞丽邦岭一带的所有景颇山区。 

当夜深人静之时,司拉山一人面对着他渴望已久的,民族大联合局面的实现,他似乎感觉到这一切来得有些太快了些!因为,他觉得自己还没有完全作好承担这个重任的准备。 

“你的工作我早就安排好了!我要让你到山里去放牧绵羊和山羊。记住了!可不能跑噢!”他突然又想起了多年前的梦里,邦侯早伦校长的那句话语! 

“我没有什么能力,既然是神的旨意让这个民族现在如此心齐,那么神也一定会把他自己的羊群、引领到有丰茂牧草而可安歇的河边草地上去的!”司拉山这时已经知道梦中的绵羊是教徒,而山羊指的是其它的同胞们了。 

当夜,他相信这就是神为他安排的工作,他为自己和所有的景颇族同胞作了久久的感恩祈祷。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