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A1Uby3D1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2.5 当选总首领——宁博哇(中)

作者:司德专

中国境内的景颇族教会,由于历史的原因,又分别由垒杰、恩巴坝、森伦格巴帮莫三个教会分管着陇川、瑞丽、盈江三地的教会与学校。 

瑞丽户育西南以下的景颇族教会,是由克钦邦八莫县恩巴坝(木瓜坝)的德冒诺牧师建立的;陇川和瑞丽的教会,是由垒姐温坎的诺东牧师(Sara Naw Tawng)建立,在诺东牧师去世后,由定仁诺牧师(Sara Dinring Naw)接续建立的;盈江各地的教会则是由森伦格巴的帮莫山官(Pangmaw Duwa Zautu)——早都牧师建立的。 

到了1950年的时侯,陇川、瑞丽、盈江三县的景颇族教会已经发展到了十多个。其中主要的是广山、勐力、垒良、弄贤、高日、帮湾、当果、实旦、卡兰等。入教户数1,400多、信众约5,000人。他们分布在陇川、瑞丽、盈江三县境内的广大景颇族山区。 

这三个地区的教会,原先都归八莫教区管理。由于在二战结束后,中国景颇族山区的教会发展很快。因此,仍然只靠八莫教区的财力与人力,已经无法继续承受下去。而另一方面,由于独立后的克钦邦政府,已经把原先开办的大部分教会学校都收为国有。这样一来,整个教会又有了可用于发展新教区的充裕资金。因此,就有了在该堤会议上提出单独设立中国教区,由教会总部直接负责的提议了。 

定仁诺牧师走后不几天,户岛头人和百姓来到广山,要求司拉山、线诺坎等景颇族团结会的人,出面解决他们户岛寨子与广撇山官早达之间的水田纠纷问题: 

1950年4月初,陇川土司的弟弟多永明听说了广撇山官早达有一挺轻机枪,就派人来‘借’走了。继而又说他要用一千卢币买定那挺轻机枪。昭爷六并没有打算把买枪的一千卢币给早达山官,而是随手指了指户岛坝的水田,说可以让早达去耕种户岛坝所有的水田一年,来充抵扣他买机枪的钱! 

既然得到陇川土地的最大领主——陇川土司官家的允应,广撇山官早达自然就放出话去:他要开始准备雇人去耕种户岛坝所有的水田。 

听到早达要来强种他们一直种着的水田,户岛坝的所有景颇族农户肯定不答应。为此,广撇早达与户岛双方,都开始召集各自的亲友准备为户岛坝的水田耕种权而撕杀。这样一来,本该是农田里最忙的耕种时节里,在整个户岛坝的田里却见不到一副犁架和一头耕牛!空旷的户岛坝子,只能见到许多带着刀枪的人们在四处游弋。 

正当人们剑拔弩张的时刻,有一个听说过司拉山曾为景颇族向傣族土司讨回过牛和钱的户岛人提醒他们为什么不去找找广山的司拉山?于是,户岛头人和几个百姓就直接找到广山来了。 

“这是傣官用‘砍棍子给猴子、让它们互相殴打’的诡计!这是傣官想让我们景颇族自相残杀的伎俩!在这件事上,你们双方都没有什么错。土司买早达的机枪,和你们的水田有什么关系?现在正是农忙的时侯,户岛的人都放心回去犁你们自家的田去!我们景颇族团结会的人,一定会出面帮早达向昭爷六要回他卖枪的钱!今后有什么事,都要像今天这样来找团结会。我们大家都是同民族的同胞,今后再也不能自相残杀了!”司拉山对早达和户岛寨子的人讲明了他的态度。 

“对!我们都听司亚哇的!”户岛山的头人们对司拉山等人的决定很满意。 

户岛来的人们临走时,对广撇山官早达说:“如果傣官不给你钱,只要司亚哇吭一声气,我们户岛人保证帮你打头阵!” 

经过景颇族团结会司拉山等人与昭爷六的交涉后,广撇早达拿到了钱,户岛人照样耕种自己的田。一场可能演变成景颇族内部流血的纠纷,被代表景颇族团结会的广山司拉山和线诺坎出面平息掉了。 

5月初,昭爷六多永明避往缅甸。从那时侯,司拉山再也无缘和昭爷六相见相交了。(由于历史的原因,陇川傣族土司官家的实权人物多永明,在‘景颇团结会’组建之初,对司拉山和景颇族首领们曾给过不少帮助和支持的事,也就几乎无人知晓了!) 

1950年5月10日,就在即将召开中国景颇教区广山会议的前两天,司拉山收到了定仁诺牧师从垒姐(洋人街)派人送来的来信。信中的大意是:“由于中国新政府的军队,已经于几天前进驻了陇川。在这样的局势下,我们克钦邦教会的牧师们已经不便入境参加广山会议了。因此,请你尽快通知各地的教牧人员取消原定的广山会议。我们的建议是:你可以考虑是不是也先来垒姐避一避,组建中国景颇族教会的事待将来局势明朗后再说! 

司拉山看完信后,经过一番权衡利弊的思考后,他提笔给定仁诺牧师写了一封回信:“取消广山会议已经不可能了,远在盈江的部份教牧人员已经提前到达广山。明后两天要赶到广山来参加会议的人们,现在大都已经在路上了。在这个局势剧变的时期,更需要用广山会议来统一所有教牧人员和信众们的认识,稳定大家的情绪。正因为现在是境外的教牧人员不方便进来的时候,我就更不能离开。现在需要有人主持会议,需要有人把同胞们组织起来!”司拉山认为在中国政局发生变化的时候,更应该先把中国景颇族基督教会的执委会组织好。只有这样,才能够在以后即使没有境外教会人员的环境下,中国景颇族也能自己管理好自己民族的教会事务。 

司拉山把给定仁诺牧师的信送出去后,又分别打发几个学生到帮达、等嘎和一些主要的山寨去。让他们通知线诺坎、纳排都等人,要他们都按时来参加广山聚会,好共同商议应对当前局势的问题。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