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UxzgxtMk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5.3 火塘对话之一——景颇族与缅族的战争与和平(下)

作者:司德专

1978年8月,在昌宁县漭水上寨司拉山家的火塘边,司拉山与儿子专都谈及克钦邦的一些问题: 

“克钦独立军现在分成四个旅:一旅在森布拉崩地区;二旅在密支那地区;三旅在八莫地区;四旅在掸邦克钦专区。克钦邦的森林比越南南方的丛林要大得多,而缅奈温军的装备与素质也无法与美军相比。所以,限制是可能的,消灭是难以做到的。当然只靠克钦独立军自己的努力,也是不可能赢得独立的!”专都回答。 

“我看到了一定的时候,缅族和景颇族最终还是得坐下来商谈。在缅甸的多数民族恩威都不足以服众的国情下,解决问题只能有两种结果:要么是由多数民族领导和团结各兄弟民族,用平等与自治的联邦体制求得永久的和平;要么就是各少数民族联合起来继续与大民族主义的独裁政府抗争。这样又会使内战不息、流血不止,国家落后。”司拉山认为只有和平与统一才会给各民族人民带来好处,才能共同繁荣。 

“缅甸刚获得独立的时候是个十分令人羡慕的国家,她不仅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还有众多的像曾经连任过三届联合国秘书长的——吴丹那样的知识份子。她的大米出口居世界第一位,又有众多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份子,这些都是一个新独立国家令人羡慕的条件。可惜的是,那些继昂山将军之后的缅族政治家们没能处理好民族与宗教的问题,使缅甸沦落到了世界上最贫穷国家的行列中去了!”司拉山叹息的说。 

“如果能像我们中国的各民族这样平等和睦相处的话,缅甸那么一个小国家还是统一的好啊!各民族可以相互取长补短,也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更多的共享资源。可是,要让一个自认为较先进的民族,要真正尊重那些后进民族的要求,只靠一纸协议是不行的!看来,也许只有靠共产党的领导才能做到了!” 

司拉山抱着:“也许缅甸共产党也可以像中国共产党那样成功解决民族问题”的希望。 

“缅甸的政党和政治家们,只有赢得各民族大众的支持才能赢得整个国家。各少数民族的政治要求也只能得到多数民族人民的同情和支持才能最终实现。” 

“听了你们讲的一些情况,似乎缅共已经解决了民族团结问题;有了近三万多人的武装部队;建立了以佤邦为主的根据地。只可惜你们所占据的佤邦地区有两点不足之处:一,它不是缅甸国家战略位置的要害部位(注:当时只有北部佤邦。);二,它最大的问题除了粮食短缺之外,它解决不了吸收缅族兵源的问题。一个没有多数民族兵源的战争,是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全国力量对比的态势的。” 

“缅共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在曼德勒、克钦邦、掸邦交界的三角地带发展呢?具体说应该就在当年辛瓦诺阻止诺线部队进入克钦邦的那一带,在瑞古、八莫与南坎之间建立根据地。由于那个地区离曼德勒近,从哪里不仅可以取得大量的粮食和众多的缅族兵源,在政治上的影响也要远比佤邦地区要大得多!”司拉山不解的问。 

“在刚开辟东北根据地的初期,缅共与克钦独立军的统战关系尚未建立,在那一地区受到缅军便利的交通网制约的同时,还会受到克钦独立军的骚扰。所以,几年前很难在那一带站住脚。现在缅共与独立军已经建立了统一战线,应该会向克钦邦与曼德勒交界的地区发展了。”儿子回答道。 

“缅共在民族政策与国体问题上,缅共自己内部也还有分歧。已故的德钦丹东主席提倡的联邦体制已经被现任的缅共主席德钦巴登顶改换成了自治政策。而克钦独立军要求的却是要有军队和外交独立权的联邦体制!”儿子向父亲介绍了一些有关缅共内部及与克钦独立军之间在统一战线问题上一些的分歧: 

“1973年,缅共人民军在孟波举行建立东北根据地五周年的目瑙纵歌。在目瑙纵歌大会上,贵慨县委书记坎曼(高南)宣讲了德钦丹东主席关于建立新缅甸联邦的政策论述,坎曼书记让我给他翻译。但是在孟波目瑙纵歌结束后不久,他的那篇讲稿被缅共中央收回去,不许往外宣传了!德钦巴登顶主席的主张是:‘我们要搞像中国那样的民族区域自治!’”。 

“在国家体制与解决民族问题上,听起来德钦丹东主席要比德钦巴登顶主席更有远见。要把一个已有的联邦国家的邦降格为专区,别人怎么可能接受?那是一种倒退!就像列宁根据自己的国情而创建了苏联那样,毛泽东主席也根据中国的国情制定了民族区域自治的国策。缅甸联邦虽小,但它的的国情却像苏联;缅族人口虽然比起其他各少数民族较多,却不像汉族那样占绝对的优势! 

“当然,现在越战已经结束,东南亚结束战乱的时代已经开始,缅共与克钦独立军联手发展的时机也已经错过了!当时的克钦独立组织的领导们并没认识到:‘当缅共向南发展的同时,他们自己也能在克钦邦内发展壮大。’如果是那样的话,今天缅甸的局势可能又会是另外一种了。 

“但无论如何,在提倡‘面向东方’的缅共的领导下,总比搞大缅族主义的军人政府要好得多!”司拉山把自己对已经变化了的国际形势,及其即将对整个东南亚和缅甸产生的影响分析给儿子听。 

“缅甸的内战使所有的民族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辛瓦诺、诺线、早宪等缅甸的景颇族领袖们,为争取本民族的平等权利,进行了和平的或流血的努力。和他们相比较,我们中国的景颇族真是蒙了神的恩典!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在五十年代初就有了适合我们的民族自治州了。虽然有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反复,虽然也还有一些需要进一步落实的问题。但是,中国景颇族在政治上的要求已经可以满足了!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在成功解决民族问题上是非常了不起的!”司拉山感慨的说。 

“我相信:将来随着我们中国的发展与强盛,缅甸的多数民族也会受到影响。他们也应该会从中国成功的民族政策的经验中找到适合缅甸各民族和睦相处的道路。缅甸的政治家中也会有人最终看清在缅甸联邦里的:‘多数民族不大;少数民族不小!’的国情!像德钦丹东主席所提倡的那样去完善联邦体制的话,缅族与景颇族,以及其他各少数民族就可以和睦相处,不再有战争。到那时,‘克钦独立军’改名为‘克钦人民军或克钦独立军’也是有可能的了!”这是司拉山希望缅甸的缅族与景颇族同胞们能够和谐相处的最大心愿。“因为,缅族与景颇族的关系,对缅甸联邦的战争与和平问题起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