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pA205moW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5.3 火塘对话之一——景颇族与缅族的战争与和平(中)

作者:司德专

1947年2月12日,缅甸各民族团结齐心的《彬龙协议》在彬龙镇正式签署,昂山将军等23名缅、掸、克钦、钦族的代表在该协议上签字。该协议的签署,为争取缅甸的统一独立创造了必不可少的条件,为成立缅甸联邦奠定了民族团结的基石。因此,2月12日被定为缅甸联邦的“联邦日”。 

克钦邦代表辛瓦诺Sinwa Nawng,邦侯早伦Banghuk ZauLawn,哇波早日Wabaw Zau Rip,定格拉当Dinggra Tang,勒邦格荣Labang Grawng,杜哇昆鹏Duwa Hkun Hpung(登尼代表)共6人在《彬龙协议》上签字。 

“在为争取缅甸统一独立的问题上,昂山将军具有一个成功政治家应有的远见和胸襟。他能够把握解决缅甸民族问题中的关键:‘首先解决好缅甸南方的多数民族缅族与北方强悍少数民族景颇族之间的团结问题’。他解决了克钦邦与缅邦平等相待这个主要矛盾,其他邦的问题也就不再是太大的问题了!因此,昂山将军首先说服克钦邦的首领们有了统一独立的共识,又在划分区域的问题上尽量满足了克钦邦首领的要求。他用看远不看近,看大不看小的战略眼光,最终赢得了缅甸联邦的统一与独立。为缅甸各民族的和平与和睦相处、共同建国创造了条件。昂山将军也因此赢得了缅甸各民族的共同尊敬与爱戴!”司拉山认为后来的内战和各民族之间的争战与昂山将军无关。“年仅31岁的昂山将军在还没有看到国家独立时就遇害身亡,是缅甸各族人民的一大损失。昂山将军终身为缅甸摆脱帝国主义列强的殖民统治而奋斗,他平等地善待过我们景颇族。因此,他获得缅甸联邦各族人民的爱戴和尊敬也是当之无愧的!” 

“当年,以辛瓦诺为代表的克钦民族首领们,之所以不能支持诺线争取克钦邦独立的原因,正是由于《彬龙协议》。 

辛瓦诺的父辈——色玛都哇贡宪利(Sama Duwa Gum Sengli)等景颇族首领们,曾于1888年5月率领近千民众攻打了由英军E.赖特中尉与O.多纳尔中尉驻扎在莫拱的连队,以景颇族伤亡近百人的代价,打死了8名英军、打伤了15名英军。为抗击英军的入侵,色玛都哇贡宪利等人,只能长期生活在密林岩洞之中,致死不降。辛瓦诺本人也从小立志要驱逐英殖民统治者,他为寻求缅族人民的帮助,甚至改信了佛教。他在二战前后两次,组建并领导了‘崩永(景颇)文化经济发展会’,从事反英独立事业。 

“作为一个守信用的景颇族首领,辛瓦诺必须遵守自己曾经参与签署过的《彬龙协议》。为此,他们一次又一次的为信守诺言,为保卫缅甸联邦的统一而费尽了心血。 

“可是,当1962年2月下旬已经当选为缅甸联邦第四任总统②的辛瓦诺并没能当上总统。就在离他就任总统只差一周的时间,他所乘坐的总统专列驶离曼德勒前往首都仰光的途中,奈温将军发动了军事政变。 

(注:11947年7月19日,昂山将军与其他六位部长在仰光的临时政府秘书厅开会时,被受英国唆使的反动政府吴素的歹徒用机枪扫射杀害的。 

2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任期1948年1月—1952年3月);第二任总统巴宇(任期1952年3月—1957年3月);第三任总统吴温貌(任期1957年3月—1962年3月)) 

“以辛瓦诺为首的那批景颇首领们,虽然明白了对待一个毫无信义可言、奉行大民族主义的独裁政府,只靠一个少数民族单方面讲信义是行不通的!但是他们只能按自己的民族本性继续陷在既不能背离自己签过字的《彬龙协议》,又不甘心忍受以奈温为代表的大缅族主义愚弄的矛盾境地中了。”司拉山对辛瓦诺等人信守诺言的行为,持理解与肯定的态度。虽然大部分景颇族对辛瓦诺在主张与缅族一起独立和阻止诺线进入克钦邦的历史,持有不同的看法。 

由于奈温将军于1962年3月2日率缅甸国防军发动政变,碰巧是在辛瓦诺即将就任缅甸联邦总统前夕,再加上景颇族无法接受宗教压迫——把佛教宣布为整个缅甸联邦的国教。因此,克钦民众对待早宪、早都担任正副主席的克钦独立组织及克钦独立军的态度,就不再有1949年,对待反叛联邦政府的克伦民族武装与罗线部队时那样的反对态度了。他们把克钦独立组织和克钦独立军看作争取民族独立,争取宗教信仰自由的中坚力量了。因此,自1962年起开始了大民族主义的缅军政府,与争取民族平等及宗教信仰自由的景颇族(克钦民族)之间的战争。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