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BCleH6by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4.7 五年炼狱(下)

作者:司德专

在狱中,司拉山每天作七次祈祷。祈求神让正义战胜邪恶,求神降大能拯救自己和他深爱的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希望自己能够早日看到,全能的神拯救他的那一天!到了那一天,他将用心底里发出的赞美之词,来感谢神所施行的奇妙救赎,并向世人见证他拯救的大能! 

人在狱中最大的痛苦:‘是铁窗、铁门和高墙不能把思维的野马,也连同人的躯体一起关押起来。’司拉山常常被思念亲人的心绪,为年纪尚幼的九个子女的担忧而受着折磨。 

被关在有再多的担忧也解决不了问题的狱中,司拉山只能用默颂经文的方法,来排解为妻儿们的吃穿及生命的担忧所带来的烦恼,他默念耶稣基督山上宝训中的那段关于不要忧虑的论述: 

“所以我告诉你们: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生命不胜于饮食吗?身体不胜于衣裳吗?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你们哪一个能用思虑使寿数多加一刻呢?何必为衣裳忧虑呢?你想:野地里的百合花怎么长起来,它不劳苦,也不纺线;然而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他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你们这小信的人哪!野地里的草今天还在,明天就丢在炉里,神还给它这样的装饰,何况你们呢!”(《圣经》新约·马太福音第六章25—30节)司拉山只能靠着经文和信心来宽慰自己。 

他写了一首歌词来默唱着打发狱中漫长的时光: 

1、劫难突降眼前,      

似恶鹰将小鸡叼啄,  

我被抓入牢中受冤。 

怎能申辩?  

静心承受熬炼。     

不见妻儿面,

亲友都隔远,

生离死别,  

腹中苦泪涟涟。     

2、人世间,人世间,    

美好与多难的人世间。 

有时欢笑,   

有时哭怨。  

在这人间,   

无人能够幸免。      

坚定信念,   

开朗心怀。   

坚定信念,   

决不后退偷闲!   

1973年初,在司拉山被关押的第五年个头的一天清晨,一声清脆的响声,同时惊动了狱中的看守和仍躺在床上的司拉山。那是锁着司拉山那间牢房上的铁锁,自动弹开时发出的声响。听到声响的看守立即走过来查看,他看看仍躺在远离铁门床上的司拉山后,确认他根本不可能碰到过锁后,就没说什么的把锁又按回原位后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的同一时间,门锁又一次莫明其妙地自动弹开了。 

第三天早,锁没有再弹开,反而是看守怎么也打不开那把锁了。最后,看守只好去找来一把铁锤,砸开了牢门上的那把锁后,换上了另一把新锁。 

一把使用了太长时间的旧锁,肯定是因为弹簧生锈而发生了跳锁与锈死的现象。 

然而,这在平时看来很普通的事,却给被关押了很长时间的司拉山,带来的是惊喜的希望之兆: 

“神已经把我牢门的锁砸开了,神已把即将自由的信息告诉了我!看来正义之神已经开始占了上风,离我走出牢房的日子不远了!”一种莫名的喜悦充满了司拉山的心。被长期关押的人是很敏感的,他们要么思维清晰,要么胡思乱想。但是无论如何,他们对希望神迹出现的欲望,远比自由的人们要强烈得多! 

1973年,文化大革命仍在继续进行,但是可以渐渐看到代表正义的力量战胜邪恶路线的迹象了:1971年,云南省革命委会主任谭甫仁上将在昆明被刺身亡;林彪于9月13日摔死在了外蒙古的温都尔汗。林彪死后,一大批老革命将帅被解放出来,重新走上了党和国家的重要领导岗位,标志着恢复国家正常秩序的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筹备召开。 

周恩来总理亲自过问并纠正了非法撤消云南省德宏、西双版纳、怒江、迪庆四个少数民族自治州的问题。1973年8月16日、经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恢复了以上四个云南少数民族自治州。一星期后,司拉山被释放出狱。 

司拉山出狱后,为了让他准备前往北京参加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他被暂时安顿在芒市宾馆。 

在司拉山被非法关押期间,德宏州内幸存下来的大部分民族上层人士和他们的家属,已经都被下放到了保山地区的昌宁和施甸两县的农村里。景颇族上层被下放到昌宁县;傣族上层被下放到施甸县。 

司拉山的复出,带给所有德宏州的民族上层们一个信息——党和政府已经开始着手民族政策的拨乱反正工作。如同司拉山在五年前被关押时,给他们带去的预兆是——一场劫难即将降临到他们头上那样。 

司拉山的长女玛楠,九月初从部队探亲回来路过芒市的的时候,她在芒市街上被一位景颇族女干部认出,并告诉她:“你知道你父亲几天已经从监狱中出来了,现住就住在芒市宾馆了吗?”。她立刻冲到芒市宾馆去,在那里她见到了已经有五年不见了的父亲。 

司拉山在被捕前一夜,曾对他的妻子儿女们讲过他的一个梦兆:“他们要我去北京开几个月的会!”,他叮嘱家人:“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担忧!最后的结果,都只会是我从北京平安的归来!”。第二天,司拉山就被关押了。他一走就是五年!现在他正准备前往北京出席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他的梦兆真的再次应验了。 

司拉山对共产党的信念和他那天的预言,支撑着他的子女们,渡过了那段令人窒息的动乱年代。在司拉山被关押期间,民族上层子女们,有的去了台湾、有的参加了缅甸克钦独立军。司拉山的子女们,由于受司拉山的影响太重,大的四个子女回绝了国外亲友们,要把他们送往西方教会学校去的建议,全都参加了共产党的军队。 

五年前,司拉山不想让他年幼的长子专都去国外从军。他被关押之后,他无力阻止外面所发生的一切。当他出狱时发现,他的九个子女都在平安建康的成长,狱中的担忧已经不再有。司拉山一家人、全都平安的走出了文化大革命那段——“死荫的幽谷”! 

司拉山感慨地对他的子女们说:“闫红颜上将之死,标志着云南省内的民族区域自治权利被破坏,民族团结关系严重受到损伤时期的开始;而谭甫仁上将被刺杀后(不该有的红军将领损失),又是恢复民族区域自治权利和修复民族关系时期的开始。 

“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仅在在云南省就损失了两位老红军上将,斗争的激烈程度就可想而知了!和那些革命老前辈们的遭遇相比,我们所受到那点的冲击,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