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ZtXTryMf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2.3 广山教书先生(下)

作者:司德专

司拉山很重视植树栽竹,绿化村寨、改善自然环境。他认为景颇族有一套独特的与森林相依相存的传统:景颇族虽然也砍山种旱谷,但每个寨子边都有不能砍伐的“官宙林”①。村寨周围总要有树林环绕。砍地、伐木、找烧柴时都要远离村寨,与其他民族先毁林后建村,砍柴先砍门前树,再砍院边林,越砍越远,最后让子孙后代与一遍光石头山作伴生存方式有根本的区别。(注①:官庙林——景颇族山官祭祀鬼神的树林,有林没有庙。) 

司拉山从建校之初就带领学生们,在当时寸草不生,尽是红粘泥地的广山种植榕树和各种竹木。房前种花,园边栽竹的尽是一切所能来绿化环境。使后来的广山绿草如茵、榕树成景,村寨也早已隐没在一遍葱绿的树木和竹林之中了。 

司拉山有着一颗对所有穷人都想帮助的同情心,但他决不同情那些吃不了劳动之苦和游手好闲的人。在他和广山村民们的共同努力下,一切好逸恶劳,吸食鸦片及好酒之徒都无法在广山立足。相反有许多初到广山时,食不褁腹的勤劳人家,在移居广山后往往不到三年,就可过上“有公牛可赶”的温饱日子了。 

在广山建寨的第三年,寨子里已经有三十多户,小康之家已占八成,学生也增至三十多人了。 

司拉山虽然不是神职人员,可是他尽他的所能去侍奉神。他组织学生唱诗班,协助牧师长老们在礼拜天讲道、传播福音。由于他善解圣经,口才也好,因此愿意听他传道的人越来越多。 

每逢礼拜天,除了广山的学生和村民信众之外,还有许多从四周山寨下来的景颇族信众聚到广山。其中也会有一部分不信教,只是好奇或爱凑热闹的人们前来听道的。 

司拉山宣讲福音的方法,是不去攻击信景颇族原始宗教人们的愚昧和落后。他会用对比的方法,去讲解信仰基督以后,比侍奉鬼更省钱省事、更有利于本民族的发展道理: 

“我们过去供奉的诸鬼是一些有能力的,他们就象一个国王手下的那些贪官。可是他们和神的独生子耶稣基督相比,他们魔力就算不得什么了!我们是应该直接求助于那个拥有最高权力与万能的君王呢,还是继续求拜那些小官吏们,永远成为他们的奴隶而在黑夜中行走呢?诸鬼向我们不停的索要猪牛祭品,而基督要的只是我们的信心! 

“耶稣基督用他的鲜血和爱心,解除了神对人类原罪永死的命令,使信他的人从此可以获得永生。基督用自己宝血赎回了我们,并接通了人与神之间可以直接通话的线路。我们只要借着基督的名祈祷,就可以直接向神倾诉我们的所需,求得他直接的恩赐了!” 

司拉山明白,无论任何人要与景颇族去争论有没有鬼神是无用的。他要追求的目的只有一个:要用能给自己的民族带来文明和进步的基督教文化,来替代掉那些使景颇族长期陷于落后状态而濒临灭亡的原始宗教。因此,他的传道不仅不会引起信奉原始宗教同胞们的反感,反而为他们改信基督教提供了可信的理由和便利的途径。 

“那些信惯了原始宗教的人改信基督教后,往往都会成为最虔诚的信徒!”司拉山坚持认为。 

为了羸得四周山寨的头人和民众对广山学校的了解和支持,司拉山总是不辞辛苦地带着由学生们组成的歌咏与唱诗班到各山寨去,参加诸如进新房、吃新米、婚嫁、丧葬等活动。以此来密切他和四乡同胞们的感情,提高广山学校的影响。 

司拉山与那些只要是在清醒的时候,就总是在不停的翻看《圣经》和闭目祈祷的牧师们不同。他信仰基督教的重点不在于要用那些清规戒律去改变同胞们,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放在了改变自己民族同胞们的精神状态方面。 

司拉山不会每吃一顿饭、每喝一杯咖啡都要祷告。但是,他不会忘记在一些特定的时间与场所作必须的祈祷。他特别重视那些为因天灾人祸,遭遇不幸的人家所举行的祈祷会。他会用充满同情心的言词,为遭遇不幸的人们向神虔诚祈祷:“万能的神啊,请您抚平他们遭遇不幸的悲痛,赐福给所有在场一起分担哀伤的人们!” 

他在祈祷词中与他们共同分担悲痛与忧伤;也一起分享他们的快乐与感恩!在同心的祈祷声中,会使人心贴近,更会把所有人的情感溶为一体。人没有再比遭遇不幸的时侯,更渴望得到同情和安慰!也没有什么能比分担哀伤,更能感动人心的了! 

司拉山在广山教书的三年时间里,他渐渐结识了陇川、瑞丽两地的许多景颇族山官和头人。他赢得了越来越多的景颇族同胞的信任与尊敬,也使得这一带的景颇族基督教信众成倍地增加。 

广山寨也渐渐地成为陇川、瑞丽、盈江景颇族基督教的活动中心,这一切与司拉山的努力有很大的关系。同时,也为他日后成为景颇族教会与民族总首领打下了基础: 

景颇族过去那些按官种家族姓氏分割开的,一个个独立的山官地界,已经渐渐的被统一信仰基督教的人们悄然踏破;山官制度赖以生存的神权基石,也被人人平等的基督教教义在不知不觉中拆除。因为,在基督的世界里,他们已经不再去强调区分穆茹,勒托,勒排,恩昆,穆然;甚至山官与百姓之间的许多不可逾越的界线也被模糊了! 

然而,需要进一步打破姓氏与地域的隔阂,把所有信教与不信教的同胞们的人心聚拢,把大多数景颇族同胞团结和组织起来,形成一个内部相对统一,对外能够和傣族土司们抗衡、争取民族平等权利的历史使命,最终落到了司拉山和景颇族联合会的众首领们肩上。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