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oKrpamdR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4.6 基石与角石 (下)

作者:司德专

司拉山决定要把自己所走过来的历史路程,和一些较大的历史事件讲给子女们,让他们能够较全面的了解自己父母的经历后,让他们自己去下结论。这样可以让子女们,在将来走到他们人生道路上的那些紧要岔路口时,自己可以做出正确的选择。 

1968年的5月,恰逢那时司拉山每天晚上,都要在州政协的学习时间交代自己的历史,他就开始顺便给几个的大的孩子们讲述他的历史。他从家传的故事、姓氏来源、邦侯山的童年、学生时代、广山建校、当选宁博哇、上北京、成立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区(州)。每天晚上从10点到12点,断断续续的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 

“1954年的民主改革时期,没有在景颇族中划分过阶级成份。景颇族社会的民主改革实行的是‘直接过渡’政策。因此,可能不仅是我,就是那些共产党干部们,也很难说清楚我的阶级成份问题!” 

如果根据解放前只是一个教师来定,我最多算是个小职员才对。要把我划做宗教职业者的话,我连个传道员都不是。而问题就出在1950年5月:我被推举成了景颇族教会与景颇族联合会的总首领,成了实际上的教会和山官联盟的领袖人物,变成了景颇族中最大的民族上层——‘实际上的代表人物’。至于说我是‘云南民族问题的头头’,我想那也许是因为从解放到成立各个少数民族自治州之前,大概只有我一个人较多地在反复不停的提出民族区域自治的要求吧?” 

要说我是剥削阶级,我的确又没有靠剥削而生活过;说我是个普通老师,而我的地位又在众山官之上;说我是反动统治阶级的代表人物,可是从我担任总首领之后,所做的都是团结景颇族上层人士和景颇族群众,引领他们跟着中国共产党和新中国人民政府走。” 

我以教会领袖的身份与国外教会分立,维护国家主权,并把教会交到中国基督教协会和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的怀抱中。因此,我回想我自己所走过来的历史,自认没有走过错路,也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国家和民族的事情!”司拉山把他对自己的总结向孩子们阐明。 

“家庭出身?我读书时所接受的教育是讲无论出身高低贵贱都一样,不分种族血统都在基督里一样的平等互爱。你们现在所接受的是什么样的教育啊?难道学校的老师要教你们从小要相互仇视?还是要让你们去区分每个人的出身来定出贵贱高低的不同身份吗?我不赞成这种人为地去强调和区分孩子们的血统和敌友的教育方式!”。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司拉山也只能在自己的家里,对着自己的子女们,发表一些对当时的血统论做法的不同意见。 

“在接受了基督教文化的地方,特别是在解放后实行了民主改革之后的景颇族社会里,已经废除了封建的山官制度。我们所提倡的是不分官种、百姓、更没有奴隶与贵族之分。在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里,更应该提倡人人平等的新观念。‘山官’一词已经成为落后与旧社会的符号,要把‘大山官’帽子扣在我头上,既与历史事实不符,也与我的思想不符!” 

“在这个连老革命的后代们也包括在内,都被划分成了‘红五类、黑九类’的年代里。你们会因为自己父母的原因,会遭遇许多不公正的等遇是难免的。你们也许不能参军、入党、升学,甚至不能成为国家干部。但是,我始终相信:只要你们是有用之材,只要这个共和国不垮,你们最终都会找到适合你们自己发展的位置的。”司拉山为自己心爱的民族和国家的利益,费尽了自己的心力。他努力的结果,会在文革时期使自己的子女们也跟着受委屈,这是谁也始料不及的事。当时,他唯一能为子女们所做的就是:就是教育子女们要努力学习各种知识,学会顺应人生中的各种变故,永远保持健康向上的心态。 

“我最常听到和最怕听到的一个字就是‘大’字!在中国最多的可能就是大字了:大团结、大家庭、大统一这些都是出自上帝所选择的伟大人物毛泽东的所爱。有伟大的人就有伟大的思想——毛泽东思想;有伟大的思想就必然有伟大的事业——建立起一个能把所有中华民族融为一体的伟大强国——中华人民共和国。 

“可是,也许是因为我们是少数民族,所以对一些大的折腾就很难理解和适应了。像大跃进、大动荡、大批判、文化大革命等等。汉族人口众多,他们不怕大动乱,而我们则经受不起!我们要尽量追大、赶着长大;如果大国的领袖们也能顾及到小,我们的国家就会越来越强盛!但现在的情况,我看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去了! 

“在每个人的人生旅途中,都有着自己的使命。不同的只是,每个人的命运不是基石就是角石!我们现在正处在一切都讲究大的年代里:就象是在建盖一个教堂的初期,工匠们所选用的也都是那些可以用作基石的大石料,这时会有许多被冷落在旁边的中小石料。随着工程的进度,在建盖大厦的过程中,有许多的石料又会被陆续的选用,最小的那块石料,那时候仍然没有被人注意。然而,到了教堂快要完工的最后时刻,工匠们才发现:那块一直被冷落和遗忘在一旁的小石料——却是一块最适合放在教堂之塔顶尖上的角石。它最终被工匠们精工雕刻后,安放到了整个教堂顶上那个最荣耀的顶端。这就是《圣经》里所说的“最后的角石”①的道理。 

“我们老一辈的人,为国家和民族的事业作开路牛、铺路石。你们今天可能会被冷落、被拣弃,被歧视,面对逆境的时候,你们不可灰心失意!你们要学习各种知识,经受各种磨炼。人在逆境中,比在顺境时更能学得进知识。世上所有的财富中,也只有知识才是不会被别人盗抢的财富。历史总会前进,只有智者的言语才会闪光长存!最关键的是,自己必须是一块对民族和国家有用的好石料!”司拉山在那动乱的特殊时期,只能用讲述自己的经历,讲解《圣经》里的比喻,以此来勉励自己的子女们,好让他们能够较容易地去面对,即将在他们人生道路上可能会碰到的各种变故与波折。 

1968年6月,司拉山让他的长子和次子,跟着他们的学长恩昆都一起回到陇川县的垒龙山寨去。他要让儿子俩体验几天景颇山寨的生活,顺便回到广山寨子里去走走看看。 

司拉山在要求几个大点的孩子们在家里学习景颇文的时候,他对于文化大革命即将给自己和德宏州带来灾祸的担忧,已经表露在让孩子们背颂《圣经》诗篇中的第二十三篇里,在大卫的诗词行间: 

1、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2、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3、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利引导我走正路。 

4、我虽然行过死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5、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6、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司拉山希望自己和子女们都能在神的护佑下,平安走出文革动乱时期“死荫的幽谷”!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