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urzAWx7j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2.2 景颇树之梦(下)

作者:司德专

司拉山他们离开土司府后,顺便到城子街上去转了转。那天正逢城子街天,整个城子街上黑压压的一片,尽是从四周山寨下来赶集的景颇族山民。他们大都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在沿着大街的两旁,随处可见那些喝得醉醺醺的人们。 

与生活在坝区的傣族相比,山里的景颇族是要贫穷得多!可是,突然间在一个地方,一下子就见到太多太穷的景颇族同胞们,对于司拉山来说,这是第一次!那天在陇川城子街上所见到过的景颇族赤贫画面,使司拉山终身难忘。 

在回去的路上,司拉山为了改变一下沉闷的心境,就在离城子不太远的一个地方停下来。他让学生们从路边砍来一根竹竿,把从土司那里要来的那面旗子展开后,让学生们轮流举着旗子走在前面。那面迎风舞动的旗子,多少改变了些许他不快的心情。 

当他们路过一个傣族村寨时,学生们惊喜地看到:老师让他们费力举着的旗子真有魔力!沿途那些谦卑的傣族百姓纷纷跪在路旁,恭敬的迎送着他们! 

“你们看啊!老师今天领着我们把傣族土司的王气带回广山去啦!”何伦和学生们高兴的说。“这可是傣族第一次向我们跪拜噢!孩子们打起精神,好好举着旗子!” 

司拉山听着学生们的说笑,他心里明白靠着这面土司旗,广山学校今后将不会再受到一般傣族和德昂头人们的为难了。这说明不管办任何事,都应争取找到地位最高、权力最大的人去办,才是最省事有效的途径,如同依靠神就不用再怕小鬼纠缠是一样的道理。 

傍晚时分,司拉山一行人来到了离陇川城子不远的景允附近时,被一大群跪迎着的傣族人群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有几个布吭、布辛从人群中走出来,邀请他们进到村寨里休息。原来这是个专门负责守护土司坟的村寨,飘扬的土司旗帜被误认为是土司下来巡视。 

当他们弄清楚司拉山一行人,是刚从土司府返回来的客人后,他们盛情的挽留他们住下,待第二天早上乘凉快时再走也不迟。司拉山看看天色已晚,就接受了邀请。傣族头人们尽他们的所能,盛情地款待了这几个不喝酒的“吭”。 

夜里,司拉山被阵阵的锣鼓声吸引到有一大群人围着箐火跳舞的地方。聚在那里跳舞的大多都是从邦瓦山上下来的景颇族,也许他们大多是来参加修建傣族老土司的陵墓的民工。虽然是在傣族寨子里,可在这时候却很少有傣族人的身影,只有那些景颇族男女倒像是在过自己的节日似的,在那里又唱又跳的。 

“你们快来看看啊,这里有个格拉司亚①!”有人看到司拉山后,脱口大声的呼喊。(注①:格拉——印度人、洋人。) 

“我并不是什么洋人!我和你们一样的都是景颇族!”司拉山对他们说。 

“你们快来听听啊!这位格拉司亚会说我们景颇话呢!”一声更大的惊呼、引来了更多的人。 

当他们最终弄清楚了这个肤色白净、衣着整洁的司拉山的确是与他们一样的景颇族后,纷纷围拢过来,对他又是问候,又是握手的异常亲热! 

司拉山站在一旁观看他们跳景颇鼓舞:他们围着篝火,跳得那么投入,跳得完全忘记了自己身上褛褴的衣衫;唱得忘了他们那空空的肚腹;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到有任何忧愁与烦恼的表情!他们用那一双双厚实有力的光脚板,踩着鼓点的节奏,拍击大地扬起的尘土,渐渐地迷糊了司拉山眼睛。他仿佛朦胧看到:我们景颇族的列祖列宗们在长途迁徙的征战中,不管是取得胜利或是埋葬死者,总会跳起自己民族的鼓舞,总是能够乐观的面对人生! 

那天夜里,司拉山不知是怎么搞的,他往日特别喜爱的景颇族鼓乐,让他感觉听着有些不顺耳?也许是白天在陇川城子街上所见到那些赤贫画面与眼前这些同胞们的愚乐景象,正在交替的刺激着他那特别敏感的神经,而使他的民族自尊心几乎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 

“我可怜的同胞们啊、难道就没有人告诉过你们:‘无知比无财更贫穷!心死比人死更可悲吗’?我的这些既无财,又无知的弟兄们啊,我们也许就是天底下最一无所有的民族了吧?”司拉山已经无法继续留在那里,他只能悄然地离开了那个肯定会让他的同胞们彻夜昏跳的场所。 

司拉山回到住处以后,他久久难以入睡。他正被当天的所见所闻折磨着:“我有那么多的同胞任然被困在贫穷与愚昧的黑夜之中,谁会有能力在短期内改变这一切呢?衣裳破烂是贫穷的原因,这本怪不得他们!但是,愚昧是因为没有人教,没有人管造成的!”司拉山想着想着,他从心底升起的那股怨气就不知不觉地转向了陇川的统治者——傣族土司身上去了。“统治一方土地的官员,有责任教化自己辖区内的人民;应该对当地百姓的生产,生活与文化教育负有主要的责任。这里的傣官不仅不管不教,连我们自己办个学校还得送礼才行!为了给土司送马,我们还得让穷苦的景颇族百姓,一家一户的凑出一个又一个铜板来!” 

深夜里的司拉山,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众醉独醒时的那种难言苦味了。那就像是眼睁睁的看着,一群想要撕碎他们的野兽逼近时,自己却无法叫醒正在酣睡的同伴们的那种焦虑与无奈的心境。 

“是不是每个民族都一定要经受过被蔑视和压迫的煎熬,才能获得进步与发展?我个人又能为改变现状做些什么?需要办多少学校、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唤醒同胞们一起来改变我们整个民族的落后面貌呢?”司拉山那颗热爱自己民族、怀有使命感的心脏,从那一天起,就不再只为他个人的富裕与安闲而跳动了。 

“万能的神既然让我成为这个民族的一员,让我看到和想到了这些,那神的旨意就是要让我唤醒更多的人,一起来改变我们民族的落后面貌,去争取赢得其他民族的敬重!”司拉山当夜做了久久的睡前祈祷,他甚至不记得他是什么时侯睡着的。 

第二天的清晨,司拉山被夜里得到的一个好梦所鼓舞!昨夜里的忧郁与烦闷的心情,随着晨雾一起散开了。会作梦的人是与绝望无缘的,司拉山又恰恰属于那些极少数即会作梦,又能看到美梦成真的幸运之人。 

司拉山在回广山的一路上,向与他同行的何伦(何伦即是他的学生、又是广山寨的执事)等人讲述了他在夜里所看到的梦境:“我梦到在一片林子里有一棵小树,在它的周围长满了许多的大树,那些大树的枝叶遮挡住了林中的阳光,照不到阳光的那棵小树几乎要枯萎了。我用刀砍掉了大树上的一些树枝,削掉了那些缠绕在小树身上藤蔓枝条后,立即有阳光照到了小树上。离开前我又回头看的时侯,那棵小树已经长得和其他那些大树差不多一样高了!” 

司拉山接着向他们释译:“用我们的肉眼来看,我们景颇族几乎是没有什么希望了!就象我梦里的那棵小树一样,被四周的那些大树——缅族、傣族的统治者笼罩遮盖着①,朝廷的阳光照不到我们这里,所以一直长不大!” 

“看来,神会在不久的将来,会让这棵小树和其他民族之树一同成长。我们办不到的事情,万能的神肯定能办到!既然这是神给我们的启示,那我们也一定会亲眼见到的。因为,临走的时候,我回头看到那棵小树已经长大了!” 

司拉山的景颇族小树之梦,不仅一直鼓舞着司拉山想为自己的民族做点什么的同时,也为鼓励他的同胞们共同努力提供着某种精神力量。在后来的岁月里,他曾多次反复地对他的终身好友——线诺坎、纳排都等人讲述过他的景颇小树之梦。当天下午,司拉山把景颇族的希望之梦和陇川土司的旗帜一起带回广山,让它们一同在广山学校升起! 

(注①:解放前大部分景颇族山区一直没有受过汉族官吏的直接统治,在政治上只受到傣族土司的管辖和向南发展时受到缅族的阻碍。相反,为了开发景颇山区,进入德宏地区的大多数汉族,在接受景颇族山官保护的同时,使那些拥有汉族村寨较多的景颇族山官,比没有汉族村寨的山官们富裕。)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