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rdgw8Gv2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4.3 中缅边民联欢会期间

作者:司德专

缅甸联邦是最早承认人民中国的国家之一。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缅甸联邦政府即于当年的12月16日宣布承认。1950年6月8日中缅两国政府宣布政式建立外交关系并互派大使。从此,两国在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的友好合作关系得到了不断的发展。 

从新中国成立的那天起,中国政府就宣布了和平外交政策,坚持与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可以和平共处的原则。缅甸联邦政府一直坚持和平中立与不结盟政策,使两国增强友好邻邦关系的发展有了共同的基础。 

1954年6月,周恩来总理首次访问缅甸,中缅两国总理倡导了举世闻名的和平共处互项原则。两国又都参加了亚非会议。和平共处互项原则与“万隆精神”富有强大的生命力,得到了世界人民的普遍支持,成为很多国家遵导的国际关系准则。 

1951年10月,司拉山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期间,他曾到缅甸驻华使馆去作过客。时任缅甸驻华使馆武官的是司拉山在二战时的朋友,抗日战争时期在勒纵当基准将手下任职的这名克钦军官,在战争期间把他的妻儿安置在邦侯山寨。该武官在北京送了一件英国黑呢子大衣给司拉山,祝愿身居两国的景颇族同胞都越来越好。 

1956年12月初,司拉山开始为即将在德宏自治州府芒市举行的中缅两国边民友好联欢大会的准备工作而忙碌起来了。由于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与缅甸交界的边境,大部分都是与缅甸克钦邦接壤的景颇族聚居区。加上司拉山与缅甸克钦邦的许多军政要员有着师生或亲友关系,他们中的许多人要来参加中缅边民联欢大会。因此,司拉山担负着接待缅甸景颇族头面人物和宗教界人士的任务。 

司拉山十分清楚在此次联欢大会期间,自已的言行举止,不仅关系到自已国家与民族的尊严与形象,还会产生久远的影响。因此,他为迎接大会的召开和接待工作,做到尽可能周全的准备。他特别留意的反复检查了挂在自治州政府大门口的汉、傣、景颇三种文字的牌子;仔细查阅了各种用景颇文印制的文件、宣传品和《团结报》中景颇文字。最后,他把在自治州政府大院里的住家,也作了一番精心的布置与准备。 

缅甸联邦是中国的友好邻邦,与德宏州有着数百公里的共同的边界线。德宏州内的两个主体民族傣族与景颇族,以及德昂、阿昌、傈僳等各民族都是跨境而居的。两国的边民共饮一江水,互相通婚,互相友好往来,有的甚至是一寨两国。因此,他们对两国政府的友好关系十分珍视。有一个友好和平的边境环境,有利于共同的交往与发展,是所有跨境民族人民最大的心愿和长远利益的保障。 

1956年12月14日,司拉山和德宏州的各族官员在云南省领导谢富治、刘明辉等人的率领下,与数千各族群众一起到风平迎接周恩来总理和缅甸总理吴巴瑞。随同两位总理同时到达的有数百名的缅甸贵宾,他们跟随两国总理从畹町边境驱车进入州府芒市。司拉山站在刀京版州长身后,依次与两国总理行握手礼表示欢迎。欢迎仪式结束后,他们的车队加入到两国总理及贵宾们的车队,沿着公路两边夹道欢迎的人群,驱车七公里回到芒市。 

周恩来总理一路向欢迎的人们招手问候,一到芒市就下车走入欢腾的人民群众中间,一直步行到德宏州宾馆。两国总理在芒市宾馆,亲手种下了两棵像征中缅友谊的缅桂花树。 

12月15日,中缅边民联欢大会在芒市广场隆重举行。周恩来总理、贺龙副总理、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等陪同缅甸总理吴巴瑞、副总理苏昆卓、克钦邦政府主席吴赞塔信,克钦邦议长邦侯早伦等莅临大会。中缅两国总理在大会上发言,共同赞扬两国源远流长的传统“胞波”情谊。 

12月16日,中缅两国边境地区的民族公众领袖三百多人举行了座谈会。在座谈会开始前,两国总理首先和两国边民代表们一一握手。周总理用英语向缅甸客人们打招呼,他学识渊博、风度翩翩,使两国公众领袖们为之倾倒、敬佩不已。 

在座谈会上,由于两边的公众领袖们大都是亲戚或故友重逢,讲着相同的语言、说着友好的事情与美好的愿望。他们相互介绍各自的变化和对美好前景的预想,会议气氛亲切而融洽。 

在缅甸客人的眼里和耳里,看到和听到了生活在新中国民族大家庭里的傣、景颇、德昂、阿昌、傈僳各族人民与汉族兄弟平等和睦相处,并得到汉族老大哥的各种帮助和扶持。他们原先对邻邦大国怀有的许多疑虑完全消除了,为以后两国协商解决边界问题打下了基础。 

司拉山副州长在座谈会上,代表中国景颇族,热情致词欢迎包括他的同寨好友、老校长邦侯早伦在内的缅甸景颇族同胞们的到来。他们用同一种语言,共同盛赞和平共处给两国同胞们带来的长远利益。虽然他们分属两个国家,但他们都有着维护两国友好关系长存的共同愿望和责任。 

座谈会结束之后,司拉山把邦侯早伦、赞塔信、杜哇山伦等十多位贵宾请到自治州政府大院里自己的家里。 

缅甸贵宾们一进到司拉山家里的客厅,立即感受到了新中国的景颇族当家作主的浓浓气息:主人在窗明几净的客厅里最显眼的墙上,端挂着一幅毛泽东主席的肖像。另一侧的墙上,挂着景颇族的织包和银壳长刀。客厅中央的大茶几上,铺着一块景颇族羊毛织毯。那块特意从雷春国副州长那里借来的桌毯,景颇特色突出而艳丽夺目。在旁边的书桌上,放着景颇语版的《圣经》和许多新版的景颇文杂志和报纸。 

“感谢主!司拉山和中国的景颇族同胞们是真正蒙受了神赐福的恩典!你们遇上了好时代、好制度!看到你们有汉族老大的提携,将来你们发展的速度一定会比我们快!”邦侯早伦议长满意的说。贵宾们盛赞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和中国共产党的民族平等和睦政策。他们原先想象中的德宏景颇族地区是:“大国边上一块昏暗落后的边角”的印象已经改变。 

“从我们几次和周恩来总理的接触,以及这次在芒市盛会中接触到的那些新中国的领导们,都有着大国领袖们的风范!我们看到了毛泽东主席和他的伙伴们在处理国际国内问题时的智慧:他们能在国内不分民族的多少与强弱一视同仁;在国际上不论国家的大小强弱都一样平等尊重的外交政策,是表里如一的。中国对外敢和美国较量的同时,坚持主张相互尊重、互不干涉内政、和平共处的外交关系准则。像这样的大国,不让她恢复联合国里的合法席位是世界上所有小国弱国的最大损失!在当今的国际社会中,就是需要周恩来总理这样的大国领袖参以主持正义才行!”缅甸客人对周恩来总理的风采与气度非常的钦佩。 

“请你们中国的同胞们放心!我们一直在为中缅两国友好而努力,也一直在为争取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而努力着!”都哇山伦等客人们,真心地为景颇族同胞们在新中国日新月异变化中的进步而高兴。 

“洒洒(走走)!让我们一起到道光阿国(雷春国)都哇家里坐坐。然后再到大幕都哇(排启仁)家里也去坐坐!”司拉山的提议又把客人们的情绪,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兴奋点上。他要让老朋友们多认识几位中国的景颇官员,特别向他们介绍雷春国副州长。雷春国即将要代表中国景颇族陪同周恩来总理再次出访缅甸各地,为下步中缅两国正式划定边界问题而奔忙。 

在走访过雷春国、排启仁等几家景颇官员的家后,司拉山等人陪同客人们走到自治州政府的大门口,缅甸客人们纷纷停下脚步,再次回头仔细观看悬挂在大门旁的汉、傣、景颇三种文字刻写的牌子。 

“‘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好极了!看来景颇文在这里是不会被弄丢了!”邦侯早伦用景颇语大声的边念边说。并用十分赞赏的目光,再三的回头观看三层楼的自治州政府办公大楼。 

司拉山和景颇族官员们就在州政府大门前与缅甸贵宾们握手告别。 

傍晚,作为缅甸青年代表的穆然当——司拉山的亲弟弟,来到司拉山的家里与兄嫂相见。他们驱车与周恩来总理一行来到中缅边境小镇九谷后,由于周恩来总理的建议和批准,缅甸客人们的车队得以直接开进中国,直抵芒市。在当时,缅甸的欧美汽车比起中国边境地区的汽车要好得多。周总理的决定既方便了缅甸客人,也减轻了德宏州接待方面的交通负担。穆然当临走时,解下自己手腕上的一块罗马表送给了司拉山。他发现当上了副州长的哥哥,生活并不富裕。当时,中国国内的工业品很匮乏。由于他们各自都还要忙着参加晚上的联欢活动,兄弟俩只能很快就匆匆告别了。 

1956年12月的芒市边民联欢大会成功举行之后,中缅两国政府的友好关系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1960年1月, 中缅两国总理在北京签订了《中缅友好和互不侵犯条约》和《中缅关于两国国境问题的协定》。4月,两国总理在仰光发表了《联合公报》。10月1日,两国总理分别代表两国政府,庄严地在中缅界条约上签字。1961年年1月4日,两国总理在仰光互换了中顷边界条约的批准书。从即时起,使中缅两国有了一条永久和平相处的边界。 

缅甸联邦政府和议会向周恩来总理特授了“崇高、伟大、博爱和光荣的拥护者”勋章,以此来表彰周恩来总理在解决中缅边界问题所作出的杰出贡献。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