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SqDLCvwQ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1.6 事与愿违、弃商从教(下)

作者:司德专

穆然勒山的病痛,刚开始只是感到肩背处有一种异常的灼痛。他认为那也许是自己在十岁那年,曾经从一棵很高的树上摔下时留下的遗疾而不在意。后来,那灼痛的地方越来越痛,最后发展到夜不能没寐了。他找了许多人也治不好,甚至弄不清病因。最后,一个缅族佛爷告诉他,他是被人放了沙子和鸡毛蛊①。

病急乱投医的穆然勒山,虽然不太相信有人会放蛊害他,但他抱着只要能治好病就得的心态,就同意让那个缅族佛爷帮他取蛊。

“不行!不行!!靠我的这点法力看来是解不开你中的这种蛊!这种蛊,只有你们景颇族的巫师才会放,也只有他们才会解。你最好还是去找个景颇巫师解解看吧!”念了半天的咒语,使了尽浑身解数、累得满头大汗的老佛爷摇着头对穆然勒山说。

由于穆然勒山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按正常的医药治疗也始终不见病情有所好转。因此,他也有点开始相信自己背上的灼痛可能真是中了蛊了。他转而开始寻找景颇巫师解蛊,最终找到一个很有名气的景颇巫师。

那个解蛊的景颇巫师把穆然勒山带回自己的家里,在穆然勒山面前放了一个盛着半碗水的瓷碗,又把一个犁头架在三角架上烧着。待犁头被烧得通红时,巫师口中念咒、用脚掌踩一下烧得通红的犁头后,迅速的踩到他疼痛的肩背上。经过这样几次返复的踩踏后,穆然勒山看到了放在他前面磁碗里的水,开始由慢到快的旋转起来了。这时巫师跳到磁碗前面,他一边用力地吹那正在旋转着的水,一边大声“呼答!呼答!呼答!”的念着咒语。几分钟后,瓷碗里的水终于停止了旋动。巫师终于吹灭了被驱赶到磁碗水中的蛊——碗底有一小撮细细的鸡毛和七八粒很细的沙子!

从那天起,穆然勒山不知道是心理原因,还是因为背上的蛊真的被驱除掉了,反正背上的疼痛已经慢慢的好起来了。可是,他心中的疑虑反而加重了:“到底是谁放的蛊?为什么要放蛊?既然是有人放的蛊,那么那个没达到目的人,是不是还会再放更厉害的蛊?”

1946年12月初,带着各种疑惑的穆然勒山回到了邦侯山。几天后,早崩的妹妹楠图来到穆然勒山家的竹楼。邦侯官家的老姑娘楠图,是个生性很怪的女人,平时她总是一身男人装扮。从楠图额头上还留着的伤痕看来,应该是刚被她哥哥早崩用火柴头打伤的。勒山断定;早崩和楠图这两兄妹肯定是又刚吵过架了!

“勒山啊,我们姑侄俩碰到的这些种种不顺和灾难,都只能怪你为什么不娶官家的女儿啊!。。。。。。”楠图忿忿地述说了一通。楠图所说的那些有关早崩两兄弟的是,也许是在泄恨,也可能讲的是真话:

邦侯官家早崩几兄弟与穆然勒山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早崩有意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勒山,勒山却不知道。再说,勒山从来也没有过要娶本寨官家女儿为妻的想法。

然而,就在穆然勒山与勒托扎保成亲的那个夜晚,早崩和早腊指使人弄死了勒山的两匹马。之后,又叫人放蛊折磨勒山。他们的目的只是想让勒山产生休妻念头,待他把扎保休掉后,再把女儿许配给他。他们并不是要害勒冒山的命,放蛊也只是想让他改变婚姻。早崩他们的手段虽然不好,却也是因喜欢勒山而为。看来人世间的爱,有时也是会伤害到被爱的人的!可偏偏穆然勒山却又是个只信神,而不相信男人的命运会被自己的女人冲克的那种男人。

楠图的话一经说出,就再也无法收回去了,穆然勒山也不愿意好友之间闹得不明不白的。由于早崩是本寨的山官,他只好将此事提请辛伦山区行政官早当出面解决他们两家之间的争端。

早当到邦侯来解决他们两家的问题,他以在邦侯寨子边上有人弄死了穆然勒山的两匹马的事件中,本地山官有失查之责为由,罚邦侯山官早崩出50卢币;罚邦侯全寨每户出一卢币。他用罚来的款,就在村寨里杀了一头猪,让邦侯全寨子的人,一起吃了一顿调解纠纷的饭。    

早崩为了证明他从未有过想伤害穆然勒山的动机,他提议按景颇族喝天斧水、发毒誓的方式,来消除他们之间可能会产生的仇结。

在寨子里的长者们的簇拥下,他们来到了祭鬼的官庙林中的一棵大树下。主持仪式的董萨,在那里备齐了天斧(雷劈后遗下的一种形似斧头的陨石)、虎牙、野猪牙等。董萨在盛着水的碗里,依次用小磨石把天斧、虎牙、野猪牙、刀和铅弹磨了磨,搅匀后分成两碗,分别递给早崩和勒山。让他们发毒誓:“如果我做过什么什么的话,就让天雷劈、被老虎咬、野猪撞、被刀砍、挨枪子!”。然后让他们两人举起碗,同时一口气喝干自己那碗发过毒誓的水。

仪式结束后,早崩和勒山都流泪了,他们相互挥手告别!早崩当天,早崩一刻不留地离开了邦侯山,独自一人一骑着马前往勐莫去了。那时候,穆然勒山才突然记起了在恩巴坝的圣诞集会上,早崩当着德冒诺牧师的面所讲的那句话:“如果这个人离开了邦侯山的话,那我也决不留在邦侯山上了!”

“那看来这事只能由天上的主来决定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德冒诺老牧师仰天而说的话语,又在勒山的耳边清晰的响起。

“难道这所有的变故,都是因我不听从神的呼召所致?”穆然勒山自己得出的答案。穆然勒山与邦侯官家三兄弟的关系非同一般:他与早崩情同父子,与早伦有师生之情、与早腊如同兄弟,他们在战争时期共过生死!现在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是因为我们违背了神的旨意!神既然有能力变乱了修建巴别①通天之塔人的语言,也能轻而易举的变乱了我和早崩之间的友谊!让我们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完全的改变了!”穆然勒山相信:万能的神早已经对他的工作有了安排,自己再也不能像约拿②那样去逃避神的差遣了。

(注①:巴别城——在《圣经》故事中,耶和华在巴别城变乱了天下人都语言,使他们无法齐心协力地继续建造通天之塔。(祥见《圣经》·旧约,创世纪第十一章1——9节。)

(注②:约拿——在《圣经》故事中:约拿违命不去尼尼微,四处躲藏。他躲在一条船中,船在海上遇到耶和华使的风暴,他被抛进海里;他想死,可耶和华又备巨鱼吞他。约拿在腹中三天三夜,约拿在鱼腹中向神忏悔,巨鱼吐约拿上岸。约拿最终完成神的差遣,去警告尼尼微人。尼尼微人信而悔改,神鉴他们的行为而收回原先要降给他们的灾祸。(祥见《圣经》旧约,约拿书。)

1947年的新年刚过几天,穆然勒山就在邦侯山收到了垒杰教区牧师定仁诺的一封来信,要让穆然勒山到中国边境小镇章凤附近去教书。

定仁诺牧师的来信大意是:由于穆然勒山的妻子勒托扎保在那一带有许多的同姓亲戚,加上穆然勒山会讲栽瓦语,是到那所即将创办的学校当教师最适合的人选。所以,他已向总教会的英格朗牧师举荐了穆然勒山,英格朗牧师表示同意并愿意每月捐出自己薪金中的什一奉献——30卢币作为给教师的月薪。

“勒山啊,你不要听任何人的话,不要推辞!三年,我只要你去三年!三年后,我也会听你的要求的!”定仁诺牧师在信的未尾强调说。

这一次,穆然勒山没有推辞。他深信,这是神对他的再次呼召与差遣。如果没有经历过那一年多的病痛与变故,想要让穆然勒山答应到陌生的国度里去教书几乎是不可能的。在当时的观念中,中国景颇族聚居的山区是最黑暗愚昧的地区。此时的勒山对神的敬畏,已经胜过了他可能要面对的一切畏惧与险境。他只能遵照神的旨意,前往差遣他去的任何地放。

“你的工作,我早已为你安排好了!要让你去还有没有主的山地里去,放牧绵羊和山羊。记住了,不要跑噢!”当年的梦境中的校长之语,仿佛再次回响在穆然勒山耳边。他相信这一切是神的安排,人的命运总是按着事与愿违的法则去实现神的旨意。

在收到定仁诺牧师来信的第三天,师命难违的穆然勒山回信接受了去教书的差遣。

1947年6月,穆然勒山携妻子到了垒杰。他在定仁诺牧师家里住了二十多天,做好了前往新学校任教的准备。他的身体也一天比一天的好了起来,他到达垒杰两星期之后,已经可以和垒杰兵营里的官兵们一起踢完全场足球了。

当时,穆然勒山把答应去教三年书的事情,只当成像是服兵役似的为自己所敬畏的神去当差。他打算三年期满后,又回到勐莫商达店,去完成自己经商发财的事业。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