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BooC4KLV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7 成立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区(州)(下)

作者:司德专

在确定了两个民族共建自治区的问题后,司拉山和景颇族代表们最关注的问题就是:在自治区各级政府机构中,景颇族要有与傣族基本相等的合法席位!

司拉山在这一问题上始终坚持:“没有基本相等的席位就不是共建了。没有平等的原则,将来就仍然避免不了会再次重演把景颇族压在傣官之下的历史。

“我们景颇族在将来很长的一段时期里,还不可能完全胜任担负各级政府领导的能力。所以,我们的责任就是:为将来一代又一代成长起来的景颇族后辈们,在各级政府部门中留下应有的合法席位。这不仅仅对景颇族有利,也是自治区要长期稳定发展的必要基础。”

司拉山和景颇族代表们一致同意在两个民族共建的自治区政府中,由傣族先担任自治区政府主席,第二任由景颇族接任的方案。

在具体由干崖土司刀京板首先担任自治区主席职务的问题上,司拉山的认识是:“并不是因为傣族人口比景颇族多的原因,而是因为他的父亲刀安仁曾参加过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他本人也曾参与武装抗日。尊重历史,他有资格担任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区首任主席。如果只按人数多少来定,共建自治区就没有意义了。自治区主席应该是两个民族轮流担任,才能真正体现两个民族共建的意义!”

景颇族代表们在完成了确定与傣族共建自治区及席位分配等到问题后,他们开始进入协商确定自己民族族称的议程。

德宏的景颇族主要有景颇、栽瓦、勒迟、浪俄等支系。解放前本地汉族分别称他们为:大山、小山、茶山、浪速。总称为“山头族”。英语称为:“克钦”;傣语称为:“康”或“吭”,印度语称为“辛颇”。

以上所有这些对景颇族称谓,在景颇族各支系的语言中均没有什么意义,甚至有些对景颇族的称谓中似乎还略有蔑视的含意。因此,司拉山和景颇族代表们决心要认真选择一个既是自己的民族语言,又能准确表达自己民族特性的族称。

景颇族各支系都有大体相同的起源传说,共同的宗教信仰,风俗习惯和共同的民族心理。同时,各个支系在语言上又有许多的差异。所以,代表们在确定族名的时候,还颇费了一番功夫。

司拉山主张采用追根溯源的方法,首先找出公认的主干。所有景颇族的支系公认:董萨(祭师)们追溯自己先祖们的源头,都是从穆拽神拉崩山(Majoi Shingra Bum)迁徙下来的。

除此之外,司拉山认为景颇族各支系的语言和服饰,大体上是按以下的顺序相通相连的:景颇Jinghpaw的语言和服饰→栽瓦Zaiwa的语言和服饰→勒迟Lachit的语言和服饰→浪俄Langwo的语言和服饰……。虽然在德宏地区讲载瓦语的人口较多,但和整个民族相比还是少数,也只是整个景颇族中的一个支系。

最后,代表们共同认定景颇是整个民族的木本水源,其他各支系都是整个民族不可分割的肢体。在共同确认了这点之后,他们又讨论选用更适合的称谓。

在族称问题上代表们充分发表各自的意见:有提议“文崩Wunpawng”、“崩雍Pawng-yawng”、“景颇Jinghpaw”、“栽瓦Zaiwa”等等。由于“文崩Wunpawng”一词的含义更确切的是“联合”;而“崩雍Pawng yawng”一词又只包含景颇族的五大官种(传说崩雍哇的五个儿子形成了景颇族的五大贵族——官种,在那之后过了一个叫哇阙Wahkyet的隘口之后,景颇族开始分出了各个支系,各支系的山官仍然由景颇族五大官种统领。),不够函盖整个民族。

“景颇”一词在景颇语里,除了是民族的自称之外,也是“人”的意思。在景颇语里有“所有的人不一定都是景颇族,但所有的景颇族都是人。Jinghpaw gaw jinghpaw re,raitim jinghpaw mahkra gaw Jinghpaw nre!”的说法。因此,把“景颇Jinghpaw”选作整个民族的族称,还具有——“人的民族”之意。

最终,代表们一致通过了由司拉山力主的景颇一词,把它定为涵盖整个民族各支系的共同族称。

云南民族学院的常鸿恩教授,从汉字中精心挑选了有形容景颇山“景致颇好”中的‘景、颇’两个字,组成了“景颇族”。从此,在新中国五十六个民族的大家庭里,景颇族开始使用这个按本民族的意愿选取的族名了。

1953年7月24日,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区正式成立了。傣族盈江干崖土司刀京版担任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司拉山代表景颇族担任自治区人民政府第一副主席。

景颇族副主席中,除了司拉山,还有雷春国,排启仁。纳排都担任了自治区政协副席,排正清任自治区政协副秘书长。有许多景颇族在自治区的各级政府部们中担任了不同的职务,他们开始走上了民族区域自治的中华民族融和之路。

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区(州)的成立,圆了司拉山和景颇族同胞们的“自治邦”之梦。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司拉山宁博哇(Ningbaw Wa——领袖)和景颇族众首领们分别融入到了自治区各级政府的岗位上去了。

至此,已经完成了其历史使命的“景颇族联合会”,自然地被中国共产党的民族平等与民族区域自治的英明政策,完全、彻底的融合了。

德宏自治区(州)成立后,景颇族联合会及各办事处全部自动撤消。

1953年9月,时任自治区政协常委、陇川县章凤区副区长的线诺坎,把警察部队的全部枪支、移交给了章凤区委书记,完成了解散景颇族联合会的最后一项事务。从此,司拉山的宁博哇头衔就成为了历史。

司拉山有了共和国总理签字和盖着政务院大印的委任状,他有了国家中央政府任命的新头衔——司拉山副主席。当年他31岁。

后来,司拉山常常对子女们说:“我们当年成立景颇族联合会时的愿望,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都实现了。在解放初期那三年的时间里,我们所做的只是把景颇族团结起来,跟着共产党走。同时,我们把人民的意愿真实的反应给了党和政府。所以,我们中国景颇族没有走什么弯路。”

“自治区(州)成立以后,除了要进一步落实和保护已有的民族平等与民族区域自治的权利之外,我们景颇族在政治上已经没有什么要求了。因为,我们已经得到了最合适的政治权利了!

“以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等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他们除了是共产党人之外,他们都是优秀的中国人。他们继承了数千年积累而成的、以汉族为主的中华民族的东方文明而使他们充满了自信。因此,他们在处理民族问题时,不象西方列强们常用的分而治之的手段、来维持他们的殖民统治,而是采用民族大团结的政策,来实现国家的统一。这就是中国共产党能够成为——当今世界上民族问题处理得最为成功的大国执政党的重要因素。”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