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9q1NepRu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1.5 新娘勒托扎保(下)

作者:司德专

大幕端作是家中的幼子,生性与大幕山官老大——大幕宪平和的性格截然相反。他性格暴躁,经常在外惹事生非。为此,他大哥常常不得不为他去善后。 

牛放出去三天后,大幕端作就派人在自己的地界内寻找那三头牛。他认为牛只要还在他的地界内,三天过后就是他的了。没想到那三头牛会在大河涨水的雨季,莫明其妙的从一个原先从未有牛走过的渡口,顺利淌过大盈江,回到栽旦广的山上去了。 

真由迪在栽旦广附近,看到了勒托早山的那三头牛。他把牛赶回自己家里拴好,就要勒托早山拿着90卢币来赎牛。 

勒托早山为了赎牛,他卖掉了田里的青苗,凑足90卢币后,从真由迪家里赎回了自己的牛。母牛回到家里的第二天,就产下了一头小牯子。经历了一番波折,早山仍有四头牛。然而,拉牛事件并没有结束。 

本来就不相信牛群会自己跑回栽嘎广去的大幕端作,一听说真由迪从勒托早山那里敲得了90卢币后,大幕端作大怒。他派人去把胆敢不听他招呼的真由迪夫妇俩,一绳子就捆到了盏西大幕家的牢房里,铐上木枷,慢慢折磨! 

不忍心看着真由迪夫妇受罪的勒托早山,只好牵了一头小牛去把他们赎回来。直由迪夫妇不但不感激把他们从土牢中救回来的早山,反而还要早山给他们20卢币的出狱“换衣费”! 

由于勒托早山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接二连三地碰上了房子被烧、牛被抢、卖青苗赎牛,牵牛赎人这一连串的倒霉事,所以一时凑不出那20卢币来。在一个夜里,真有迪邀约了一伙人,把早山的两头牛强牵走了。 

早就忍无可忍的弟弟早都,第二天领着一伙人冲到了真由迪家里,把那两头牛又强抢回来,牵给了早山。 

“从今天起,哪个人再敢来欺负我四哥早山的话,他可能忍得了,我们却忍不得!如果想让我们过不成日子,那么他自己也不要过了!谁也不会死两次,我们勒托兄弟也就只会杀人了!”勒托早都把绝话放出去了。 

真由迪不敢再去抢牛,就把在他家放了三年牛的一个牧童,打发到勒托早山家去要工钱。勒托早山可怜那个在真由迪家里白放了三年牛的小孩,就牵了一头小牛给他。 

那时,聚居在盈江大河源头俄朗空的勒托弟兄们,开始一个劲的要勒托早山搬过去向他们靠拢。只要他搬过去,他们保证在那里没有人敢欺他。 

干崖土司刀京版,也曾经要勒托早山搬到土司领地里去。让他负责设一个路卡,他可以在堵收过路费的同时,为土司挡堵来自山上的盗匪。如果听土司的安排,勒托早山就可以有枪有钱有靠山,不会再有人敢欺他。但是,勒托早山已经不再留恋栽旦广了。 

在那个时代的景颇社会里,景颇族既没有发展到能够成为一个单一民族国家的程度,也没有真正被别的民族治理过。他们只能靠很松散的民族习惯法相互制约,根本就没什么王法可依。因此,那时候的景颇族社会里,就只有弱肉强食的原始自然法则在起作用。 

在那个愚昧而黑暗的社会里,一心只想与人为善的勒托早山,最终只能选择远走他乡的命运了。因为,他既不愿意因他搬到俄朗空而又引发一场永无休止的拉事仗;更不愿意为土司设卡而为难景颇族同胞。 

勒托早山把剩下的两头牛牵给了丈人家后,自己带着妻儿们离开了盈江盏西,搬到了缅甸垒杰附近的罗空帮哨(现在的迈扎央)。他们一家人在那里过完了雨水天后,又搬到了垒杰温坎寨。他们一家人在温坎寨过了几年安定日子,扎保三姐妹都念了书。勒托早山安排大哥的女儿(勒托嘉冬)到掸邦贵慨念书。 

1942年,扎保读四年级时,因日军侵占了缅甸和中国怒江以西,她被迫中断了学业。

勒托早山为在兵荒马乱的年代里尽量与同姓弟兄们靠在一起,就带着妻儿搬到了户兰山脚下的吕恩寨。

1943年的雨季前,勒托早山的妻子董泡锐在吕恩寨病故。不久,勒托早山在岗垒山上被日军杀害了。日寇认定是他放火烧毁了设在广山来普河畔的日军税卡。

失去了双亲的勒托扎保两姐妹,被垒杰的舅公董泡当领回温坎寨抚养,直到勒托扎保嫁给穆然勒山为妻。

1946年1月初,穆然勒山按景颇族的习俗,请媒人到董泡当家里,正式向勒托扎保提亲。

“扎保啊,穆然勒山是个好青年,他们家虽然并不富裕,但他们是信奉基督的善良人家!我相信你嫁到他家去是会幸福的!”董泡当对扎保说。

勒托扎保从小就听父母讲述过他家在盏西的那些遭遇,所以她决心不嫁那些不信基督,没有文化的官家子弟。因此,她曾回绝过好几个山官子弟的亲事。这一次,她听从了舅公董泡当的劝说,允应了穆然勒山的婚事。

董泡当先生体谅穆然勒山的家境还不宽裕,他以丈人的身份,只要了象征性的一头牛当聘礼,并祝福了他们。

1946年1月18日,穆然勒山与勒托扎保的婚礼在邦侯寨的小教堂里举行,格仁光牧师从迈贡赶来为他们主持婚礼,为新郎新娘祝褔祈祷。时年,新郎23岁,新娘18岁。

“砍错地三年,娶错媳妇一辈子!”穆然勒山娶对了媳妇,这个婚姻将影响他的一生!当时他并不知道:从他娶了勒托扎保的那天,他就已经开始向着他命定的牧羊地走去了。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