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CjKV8Q8M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6 广山的狼烟、拉线的炮声(下)

作者:司德专

1953年2月初的一个拉线街天,广山警察队的两名战士从垒良探亲回广山队部。他俩路过拉线街时,被藏匿在那一带的残匪认出而追杀。由于战士在探亲时不准携带武器的规定,他们无法还击,只能奔跑!其中一名战士——勒托早伦不幸被残匪击中腿部被俘,另一名战士——张莫早都侥幸逃脱,得以跑回广山警察队部报告匪情! 

得到广山警察在拉线被匪徒袭击实情的司拉山和景颇族众首领决定展开清剿行动:他们立即向四周山寨的头人们发出信函,为清剿拉线一带的匪患,营救勒托早伦展开军事行动,约好在第二天所有景颇山寨统一行动。 

同时,司拉山派人向陇川城子的张登详书记通报了匪情,并把景颇民兵们将在拉线一带展开剿匪行动的计划报给他,并请他部署解放军部队配合。(自从司拉山从邦候归来后,中共各级领导不在束缚他的任何行动。只要司拉山通报,解放军都会积极配合支援)。 

拉线战斗打响前一天下午,司拉山收到了由缅甸垒杰兵营指挥官派人送来的一封急件,内中大意是:“我已得到司老师要对拉线一带的残匪进行清剿的消息,我将亲自带领我部官兵,在我方边境堵截残匪,配合你们对该股匪徒实施围剿的行动。” 

缅甸垒杰驻军指挥官是个景颇军官,因残匪经常入境骚扰缅方百姓,缅军出动清剿时残匪就逃往中国境内;遇到解放军清剿时,残匪又逃往缅甸境内流串。由于两国的正规军受国界的限制,使残匪们占尽了地利之便,让缅甸军方伤透了脑筋。 

因此,当他一得到司拉山要在边境线上剿匪的情报,认准正是消灭那股残匪的有利时机。他就主动与司拉山联系,表明他负责不让残匪逃往缅甸的赌截行动,表达他共歼那股残匪的意愿。 

缅甸克钦军官的来信,也正是司拉山求之不得的意愿。他立即写信叫来人带回,约定第二天以枪声为号。战场预设在拉线至弄安一线的边境地区,请缅甸克钦军连夜派兵封锁缅方边境一线,防止残匪逃脱。 

至此,一个由解放军为后援、缅甸克钦军沿其边界阻击;中间由近千名无国界障碍的景颇民兵组成的、围场狩猎式的战斗布署就自然而圆满的成形了。司拉山认为:“成了,这是神助我们!” 

拉线剿匪战打响的那天清晨:在广山学校山包上早早的燃起了一堆堆发出战斗信号的狼烟;打响了一阵又一阵的报警信息的排枪和铁炮;一条条带着牛毛的示警肉条;一山传一山的报警铓锣;把战争的信息一寨传一寨的,传递向了四面八方的景颇山寨。很快,从广山到遮放西山,从陇川到瑞丽邦岭之间的几乎所有的景颇族山寨,都收到了支援拉线战斗的信息。 

接到了战斗信息的村寨,按照各自信仰的习俗,迅速集结,编队前往广山。 

牧师们在为出征的人们祈祷平安;先知们则手持一把把唸过鬼咒的大刀,让即将前往战场去撕杀的汉子们依序从他举着的长刀下走过。被落下的大刀拦住的人被剔除,不可上战场,只能留守村寨。 

对于那些一听到有仗可打,就会激动不以的景颇汉子们来说,这意味着他们可以不用再费力气的去砍旱谷地了!每当他们听到有仗可打的时候,他们就会兴奋得像撵山的猎狗嗅到野味时那样的亢奋。在平日里,他们宁肯跑几座山去撵麂子,也不愿意去干近在门前的农活。要让他们前去参战,就如同有人请他们去过节赴宴那样的兴奋。 

最先赶到广山来的是垒保、垒门两寨的景颇族联防民兵们。由警察部队和各村寨联防民兵混编而成的先头部队,按部署立即扑向拉线。远处来的队伍,也很快就源源不断地开赴拉线剿匪战场。 

后面陆续赶来的各地民兵,也都按司拉山和联合会首领们为他们各自划分好的战斗区域,分批有序地开往前线。他们有的担任后援;有的专门负责前往边境附近那些可疑的村寨,搜查一切可疑的人员,搜缴他们所到村寨里的所有武器弹药。 

根据时任陇川县县委书记张登详的回忆文章记录:“拉线剿匪战斗打响后,景颇民兵们从垒良开始由西向边境的东边包抄而下,缅军沿其边境一线、由东向西包抄而上,解放军驻弄贤一线用迫击炮压制残匪火力。经两天激战,拉线剿匪战斗取得胜利。在境内击毙残匪七名、俘十五名,在缅境内击毙30多名匪徒①。” 

(注①:拉线剿匪战斗——详见《政协陇川县文史资料第二辑》中张登祥的回忆文章。) 

经此一战,残匪再也没能在这一带的边境线上、成连成排地出现了。边境上的各民族消除了匪患,司拉山也报了自己的一箭之仇。向反动分子们显示了:景颇族人民坚决跟着共产党走的决心和景颇族全民皆兵的威力。 

从四面八方聚集到拉线附近来的景颇民兵们,按景颇族打拉事仗的习俗,像扫地一样的掠走了附近几个傣族村寨里所有的刀枪、烟土及所有只要是他们认为可以用作军用物资的物件。他们所到之处,村寨里的墙壁上钉满了木钉——景颇兵挂刀枪用的木桩;院场里尽是他们就地取材进行战时野炊而遗留下的炭灰、猪骨、鸡毛之类的拉圾。 

有一部分景颇族民兵乐于负责的工作是:彻夜逼问傣族村寨的头人们,逼他们说出失踪警察勒拖早伦下落的同时,让头人们交出熬夜的必需品——大烟与酒肉! 

傣族头人们经不住众多景颇兵连续几天的烟酒耗费和折腾的情况下,傣族头人吗只好逼着找人说出了藏匿早伦尸体的地点。最后,傣族头人带着景颇族民兵们来到一条小河旁,像捉鱼时那样把河流断开后,从河底的沙下挖出了勒托早伦的遗体! 

勒托早伦腿部中弹后被残匪抓去,残匪们不仅把他杀害,还残忍的用匕首把他的脸割划得面貌全非。最后,残匪把勒托早伦的尸体隐藏在一条河的沙石下面。 

在找回早伦的遗体后,历时一个多星期的拉线战斗胜利结束。司拉山根据张登祥书记的指示,下令召回了所有进驻在陇川坝子里的景颇族民兵。 

在拉线战斗中,景颇族以牺牲一人的代价,取得了全歼残匪一个连队的重大胜利。警察春雷甘在拉线剿匪战斗中牺牲,他和勒托早伦为保卫新中国的政权献出了他们年青的生命。 

司拉山和景颇族众首领们把春雷甘和勒托早伦两位烈士并排安葬在广山警察山包前面的路边。(春雷甘的墓在北、勒托早伦的墓靠南。) 

三月,在章凤区政府举行的拉线剿匪战斗总结会上,章凤区副区长线诺坎代表景颇族参加会议。

由于在拉线剿匪战斗期间,章凤和弄巴一带涌入了成百上千的景颇族民兵。他们把所有边境一带傣族村寨里的所有刀枪都收缴一空的同时,近一周的时间里吃掉的大米也不不计其数。为此,有几个傣族布吭、布辛们在会上提出:“政府能否考虑减免拉线一带傣族村寨当年应交的公粮,以此来弥补我们在剿匪时期遭受的损失!”

这给张登祥书记出了个难题!

线诺坎当即表示:“你们讲的这些话,最好不要让司拉山和其他景颇族首领们听到!千万不要说因为景颇族去剿匪而让你们受到了损失,需要政府的补偿。如果景颇族叫你们把死在你们那里的两个人扶起来(复活)的话,你们要怎么办!明摆着我们两个民族的损失,都是残匪害的!只要我们两个民族齐心协力对付敌人,不让残匪再到你们那里落脚,我们景颇族和傣族就都不会再受损失了!”

“对啊,线诺坎区长说得很好嘛!”张登详书记肯定道。“我们要搞好民族团结,共同对付残匪,巩固边疆!如果残匪再敢来犯,我们就再打他一场军民联防的人民战争!这样,残匪也就不敢再流窜到傣族村寨里去了嘛!”

拉线剿匪战斗,是司拉山和联合会首领们动员景颇族民众参加的一次较大的军事行动。也是继户瓦、广山目瑙纵歌大会后,在景颇族中影响较大的一个事件。

拉线剿匪战斗胜利结束后不久,司拉山、纳排都等人从1953年4月开始,参加到了保山地区边沿六县,协商组建“民族区域自治筹备委员会”的工作中去了。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