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B7XaCbj9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6 广山的狼烟、拉线的炮声(上)

作者:司德专

1951年10月初的秋收季节,为了让学生回到各自的山寨,帮助家人收割谷子,广山学校放假。 

由于恰逢司拉山去北京参加国庆观礼活动期间,警察部队除了分散留驻户瓦等几个办事处之外,大部分官兵都回家帮忙搞秋收去了。因此,广山总部没有武装人员驻守。 

学校放假后的广山学校的山包上,只有司拉山的竹楼里住着司拉山勒托扎保和女儿玛楠,一个来帮忙领玛楠的女生木诺和看牛的小牧童他们四人。平日里喧闹熙攘的广山教堂山上,那几天显得格外的安静。 

司拉山的竹楼,是在1950年初的时候新盖的。那栋新竹楼刚盖好不久,他就被选为宁博哇。从那时候起,他开始为了教会和景颇族联合会的各种事务忙碌。迎来解放军以后,他更加忙得不可开交。9月14日,她的长女出生,这才使他有了忙中偷闲地在家中待了几天的机会。司拉山为纪念女儿在新楼里出生,就给女儿取名叫玛楠——“新孩儿”。 

这个才盖了一年多的新竹楼里,却在司拉山上北京期间莫名的闹起了臭虫。每天夜里,臭虫都会把女儿玛楠叮的大哭,闹得大人小孩都睡不好。在一个白天,被臭虫折腾得几夜都睡不好觉的勒托扎保,让女生木诺,烧了几大锅的开水。她们用水壶把滚烫的开水,浇遍了竹楼里几乎每个可能藏匿臭虫的角落和所有的地板。 

当天夜里,原本以为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的勒托扎保,在半夜里又被玛楠的哭声吵醒。扎保起来掀开席子时,只见席子底下有成群的臭虫,正在四散逃窜。扎保惊呆了:臭虫怎么会比没用开水烫过之前还多! 

“按常理来说,不到一年的新楼里是不会有臭虫的!怎么会闹起了虫灾?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兆头!用那么多的开水都没用,看来只能是避开几天才行!”扎保面对着成片成群的臭虫,不寒而栗地从心底里生起了一种莫名的担忧与警觉。 

第二天,扎保带着女儿和木诺搬离大竹楼,她们暂时住到了离竹楼三十米不到的女生宿舍。在广山被袭之夜,那个因学生放假而空闲的女生宿舍,成了他们三人逃过杀身之祸的避难所。 

10月16日下午,那个还住在司拉山竹楼里的小牧童,也刚好被他父亲领回山寨去吃新米。当夜,司拉山的竹楼里空无一人。 

天快黑的时候,帮大执事雷春永和三名警察兵押着一个杀人犯——一个砍死了自己老婆的景颇蛮汉,来到了司拉山家里。他们按照景颇族联合会的规定:所有被抓捕的景颇族嫌犯,都得先押到广山总部。嫌犯最少也要在联合会广山总部羁押一天,经过仔细审查后,第二天再转交给政府有关部门处理。这是司拉山和众首领们,为防止景颇族同胞被其他民族的人直接抓捕,尽量避免搞出冤案而采取的预审措施。 

春雷永是司拉山的连襟兄弟,他妻子是扎保的大姐果道。每次一到司拉山家里,他总是睡在竹楼客厅的火塘边上,就像到了自己家里一样。这一次到广山的时候,因为是押送着一个凶残的杀人犯,所以他不敢大意。他是帮达山官线诺坎的执事,警察兵们自然都得听他的。他们按春雷永的吩咐,把杀人犯捆在厨房里的一根中柱上,两人一班的轮流看守。不当班想睡觉的人,也就躺在厨房里的大床上休息。所以,司拉山的大竹楼里仍然是空无一人。 

10月17日凌晨五时许,正在值班的春雷永开始隐约听到从不远处传来了许多杂乱的脚步声,并听到有人低声说:“对对,就是那个竹楼了!快把竹楼围起来!不要放跑了竹楼里的所有人!”讲话的人用傣语。接下来又听到有讲景颇语的,还有讲汉语的人。然后传来一阵阵,只有那些全副武装的士兵跑动时才会发出的沉重的脚步声。 

感觉情况不妙的春雷永、轻手轻脚地摇醒了他的同伴们。他用手指了指厨房挑水门的方向,示意他们从那里撤走。他把自己的嘴贴着被捆在柱子上的犯人的耳边轻声地说:“今天看在你让我守着不睡,没有让我成为别人砧板上的肉的份上,我现在就把你放了。记住,不要出声,跑出去后也不要再回到中国,如果你不想死的话!”他说完就用一把匕首割断了捆在他身上的绳子,用刀尖抵着他的腰,悄悄地从后门溜了出去。春雷永等人离开厨房后,顺着菜地的沟边钻出了残匪们的包围圈。 

春雷永等人刚离开,就听到后面枪声大作。他们翻上一个小山包后回头看的时候,只看到几十条火舌正射向司拉山的竹楼。如果那个竹楼里面有人的话,没有人可以从三四十条枪交织的火网中活着逃离! 

春雷永执事估算:当夜来突袭广山的将残匪兵力至少有一百多人,只带着几个警察兵的他不可能击退来袭的匪军。只能让几个警察兵朝着广山教堂山的方向,每人胡乱的放了三五枪,对残匪进行了有限的骚扰后,顺着来普河沟离开,跑回帮达山寨报信去了。 

正在睡梦中的勒托扎保,被一阵急烈的枪声惊醒。反应机敏的女生木诺被枪声惊醒后,她顺手把玛楠背到了背上,伸手拉着师母扎保迅速夺门而出。她们离开女生宿舍后,就往寨子方向的坡下快步逃去。 

被突然弄醒的小玛楠不哭也不闹,她静静地伏在木诺的背上。也许是因为外面那些清脆的枪声和飘动的雾气,一切都让她好奇而没有哭闹。她只是用她的小手,紧紧抓住她头上那顶小帽子! 

一开始,残匪们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司拉山的竹楼上,并没有发现离那不远的小屋里已经有人逃离。由于司拉山的竹楼被点燃后腾起的火光,影响了残匪们的视线。因此,让勒托扎保她们赢得了那短短几分钟的逃命时间。 

当她们逃离住所几十米远的时候,开始有子弹在她们身旁呼啸而过。由于紧张的缘故让勒托扎保几乎挪不动脚步,她被木诺连扶带拖地牵着离开险境。 

女儿没有哭叫,子弹也没有击中她们。这时,有一团又浓又厚的晨雾从山沟里飘上来裹住了她们。借着那股浓雾的隐蔽,扎保母女和木诺顺利的跑到了洗礼菁,终于逃过了一劫。 

天亮后,她们三人到了帮达寨子,她们就留在大姐果道和姐夫春雷永家里。 

当夜突袭广山的残匪们,把广山教堂山上的全部房屋付之一炬之后,转向章凤小学。残匪们在那里杀害了章凤镇的人民代表澜文才后,又分散消失在边境线上。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