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Qu81R8kV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4 户瓦和广山目瑙纵歌大会(下)

作者:司德专

如果说在户瓦目瑙聚会之前,是景颇族联合会首领们与共产党解放军的初期接触与交往阶段的话,那么,户瓦目瑙聚会就标志着——司拉山宁博哇和景颇族众首领们决心大张旗鼓地拥护共产党和人民政府阶段的开始。因此,对于司拉山坚决拥护共产党政府的态度,不仅仅是国内同胞,就连境内外的那些共和国的敌人——国民党蒋军残部和所有反共势力也都清楚了。 

户瓦目瑙聚会后,游弋在陇川、瑞丽边境地区的国民党军残部里,包括昭爷六多永明在内的那些反共首领们,开始放弃了原先想要争取司拉山和景颇族首领们反共的幻想。他们决定换另一种方式:用一举捣毁司拉山的广山总部甚至干脆除掉他本人,以此来警示和协迫景颇族山官头人们脱离共产党的阵营。 

1951年10月17日凌晨3点,残匪们偷袭了广山学校和章凤小学,烧毁了广山学校和司拉山的房子。所幸当时司拉山不在陇川广山,他在北京参加国庆观礼活动而幸免于难。

1952年初,司拉山决定要在被残军匪烧的广山学校山包上,举行一次类似于誓师大会的目瑙纵歌大会,他想要达到以下几个目的:

1、把自己上北京见过毛主席的事向众多的景颇族同胞们宣讲。

2、团结更多的景颇族上层人士和广大的景颇族群众,表明与反共的残匪坚决为敌的态度,联合全民族共同对敌。

3、要把广山这个被残匪烧毁过,多生女少生男的生地,用万人聚会方式踩压成一块多子多福的熟地。

司拉山对景颇族联合会众首领们讲:“我们景颇族联合会想为景颇族办的事,共产党都在真心实意的做。可是傣官们中仍然有想把我们压在下面的人;国民党白汉人也不想看到我们被共产党扶起来!昭爷六写给我们的那份傣族和景颇族互不为敌的协议,也已经被他们的人来偷袭广山而烧毁了!所以,从今天起,只要是反对共产党和新中国政府的人,不管他们是什么民族的人,都是我们的敌人。我们要在广山举行一次盛大的目瑙纵歌大会,告诉我们的敌人:我们景颇族人民不怕他们!”

司拉山对他的同胞们说:“这次一定要邀请陇川土司多永安来参加我们的目瑙纵歌大会。汉官张团长都来,相信他也会来的。把傣族土司请来参加广山目瑙纵歌有三点好处:

1、可以开傣族土司参加景颇族目瑙纵歌的先例,有利于将来两个民族的团结。

2、可以不用担心他那些弟兄们来搞破坏。

3、傣族村寨的竹子会上到广山寨,让他为他的六弟赔竹子给我盖学校。”

司拉山多年后才知道,其实昭爷六(多永明)一直主张不要去招惹广山司拉山和景颇族山官们,他坚决反对偷袭景颇族联合会的广山总会!

多永安土司真的给广山目瑙纵歌大会捐送了10箩谷子和50颗竹子,并下令让一部份傣族和德昂村寨按每户一棵竹子扛到了广山的目瑙纵歌场地。陇川土司捐助充裕的竹子,使司拉山在广山目瑙纵歌大会结束后,可以轻松地重新建盖了广山学校和自己的竹楼。

1952年3月14日至16日,广山目瑙纵歌大会成功举行。

中共保山地委副书记周力专程从保山赶来参加大会,张登详团长代表陇川县政府向大会赠送了60箩大米和50卢币。

陇川土司多永安和他的部份属官们一起,参加了广山目瑙纵歌大会。广山目瑙纵歌筹委会专门在舞场边上搭盖了一组凉棚,专供傣族贵宾多永安土司和他的属官及随从们休息。

1952年3月14日中午,广山目瑙纵歌大会如期举行。

在广山目瑙纵歌场地的中央,树起了四棵高高的目瑙圣栋立柱——四棵刀剑式样的木制立柱。立在纵场中央的目瑙圣栋,突显出了这个爱刀用刀的景颇民族特色。同时,象征着丈人种和姑爷种相交相辅的两把刀剑相交在目瑙圣栋中间。在巨大的刀剑立柱面上,刻有象征景颇族先祖们蜿蜒迁徙的螺旋纹与景颇织锦的菱形饰图。

一队由头裹白包头,身着白衬衣,肩挎织包与长刀,穿黑色宽筒裤的男子与身着银袍盛装、红色织裙的姑娘们组成的迎宾队,伴着十几名持枪警察一起,在景颇竹笛和洋鼓风笛的共鸣声中,列队夹道欢迎所有前来参加大会的宾客。

阵阵的枪声,传递梁河县石婆婆隘区区长雷春国的人马到达的信息。雷春国按姑爷种的礼俗,亲自在广山警察山包下,抱着机枪打响了前来祝贺整个弹夹的枪声;与他结伴前来的还有陇川帮角山官早杜(尚自贵)的长子——尚德国及他的大队人马。阵阵的鼓声,迎来了陇川帮瓦山官早都和他牵来的贺礼——一头壮黄牛。

3月15日的上午,广山目瑙纵歌大会,在中共领导讲话后,司拉山宁博哇宣布大会开始。震天动地的锣鼓开始敲响,枪炮齐鸣;长龙般的人流在舞场中开始蜿蜒舞动。

司拉山和景颇众首领,陪同贵宾们一起进入舞场与群众共舞同乐;解放军官兵与景颇族兄弟姐妹们一起舞蹈,共同踩出了一片片解放的天地。“噢啦、噢啦”之声响彻云霄。

九乡十八山的景颇族男女老少汇集到了广山,人数上万。广山目瑙纵歌盛况空前!。

“咩呀(妈呀)!我们的土司官真像个小伙子呀!”傣族姑娘和妇女和们的惊呼声此起彼伏,那是因为她们看到多永安土司正被一群景颇小伙子们簇拥着在纵场里欢舞。这是傣族土司有史以来与景颇族一起欢聚共舞的第一次;也是傣族百姓可以直起身子,尽情观赏土司跳景颇族目瑙纵歌而汗流满面的第一次盛会!

目瑙纵歌的欢欣;流动在震天的锣鼓声中;蜿蜒在有序舞动的人流中;回旋在男人们的吼声与女人们的嘻笑声中;震荡在阵阵鸣响的土炮声与排枪声中;穿梭在频频敬酒的竹杯和不倦的握手礼中;闪烁在长刀与银泡交辉的银光之中!

在目瑙纵歌休息的间隙,大会执委会向尊贵的客人们赠送了礼品:向周力副书记赠送了一把景颇族银壳长刀;向张登祥团长、温智舟副队长等人赠送了景颇族羊毛织包。

广山目瑙纵歌大会、于3月16日下午结束。在三天的大会期间:共支出上千的卢币,500多箩大米,75拽盐(每拽约合1.5公斤),4只猪,30多头黄牛。由此可以想象当时的盛况。

广山目瑙纵歌大会,对扩大党和政府的影响,团结人民,震摄敌人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也是司拉山等景颇族首领们从拥护共产党,到了要坚决保卫解放成果的一个新阶段的历史盛会。

广山目瑙纵歌大会期间,还多了一段有趣的插曲——司拉山像章事件。这一事件后来在文革时期,曾经给司拉山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司拉山像章事件的制造者,是司拉山的同村好友——邦候的张莫弄莱。

1951年,吴基亭南竞选八莫县长的时候,张莫弄莱出了不少的力。吴基亭南为了答谢他,就把自已的女儿许配给了张么弄笨。张莫弄莱因资助丈人竟选,又接着举办婚礼而欠下了一笔债。

张莫弄莱为了还清债务,他在婚后向朋友筹措了一笔做生意的本钱。毫无生意经验,又急于求利还债的张么弄莱,几经折腾后,他不仅没有赚到钱,就连他向朋友们筹来的本钱也经所剩无几了。这正应了那句景颇族的成语:“猴子眼前的子弹,穷人面前的债。”

张莫弄莱不知道从那里听说了司拉山在三月份要举行广山目瑙纵歌的消息后,他抱着去走走亲戚,想点办法的念头,于2月中旬到了广山。

张莫弄莱来到广山的时候,看到司拉山和首领们正忙着筹办目瑙纵歌大会的各种准备工作后,心里就有了一个赚钱的主意,他不露声色地向司拉山索要一张相片。

由于那个时期,向司拉山索要相片的人太多,司拉山翻了半天,他身边已经没有了印好的相片,只找到了一张他包着景颇族包头照的底片。

“这个就可以了,我看您太忙了!就把这个底片给我,让我拿回去自己去洗好了!”那正是张莫弄莱想要的。拿到司拉山头像的底片后,他当天就离开广山,返回八莫去了。

3月14日傍晚,张莫弄莱悄悄地带着一千枚直经不到半寸大小的司拉山像章来到广山。那是他在八莫城里用镀锌铜皮与圆玻璃包夹而成,可以别在胸前的司拉山头像。

广山目瑙纵歌大会期间,有大批摆摊设点的商贩们也云集到了广山。他们给大会带来方便的同时,也为自己赚取利润。但是在那一次的目瑙纵歌盛会期间,他们当中没有任何人可以和张莫弄莱的商业头脑相比。他在3月15日这天,仅在两个小时之内,就按一卢币银元一枚的价格,卖完了他制作的一千枚司拉山‘宁博哇像章’。

当司拉山夫人勒托扎保听说有丈夫的像章在卖,她也想给女儿买一枚他父亲的像章做纪念而赶去时,已经一枚也买不到了。

张莫弄莱从广山目瑙纵歌回去后,他除了轻松地还清了所有的债务不说,还有了不少的盈余。

举行广山目瑙纵歌的七个月后,司拉山的妻子为他生下了一对双胞胎男孩。司拉山和他的同胞们异常的高兴:他们认为这是景颇民族兴旺的好兆头!证明广山这块生地——已经变成熟地了。

帮达寨最年长的老人——滚唐老人,为司拉山的小双取名“目瑙都”——即目瑙纵歌官,以此来纪念广山目瑙纵歌大会。

在广山目瑙纵歌大会之前、广山上下两寨里出生的比死去的少。即便是生下来的孩子中,也是男孩少女孩多。然而,在举行了广山目瑙纵歌以后,宁博哇家里就生了双胞胎男孩,怎能不让他们欢欣鼓舞!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