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1wsNBWFw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1.4 战争时期 (下)

作者:司德专

1944年夏季,中美英盟军准备开始从印度和中国滇西反攻缅甸日军前,有一部份英美军中的景颇族军官先被伞降到了克钦邦腹地和掸邦北部的景颇山地。他们奉命组建一支配合盟军打通印度——密之那——腾冲,印度雷多——密支那——八莫的史迪威公路的当地民族突击队(Force 101 Ranger).7月,勒纵当基上尉受命组建101突击队。该部队的武器装备由美军空投供给,人员由克钦(景颇)族组成并直接受命于史迪威将军与威廉皮尔斯将军。 

勒纵当基上尉以克钦邦的山地丛林作为根据地,最初用2,000人的装备,先组建了五个克钦(景颇)营,后来随着战事的发展,该部共扩编到了十一个营,兵力达到了2万人。这支‘101突击队’是二战时期,配合盟军参战最多的克钦(景颇)族部队。因此,勒纵当基后来升至准将,是克钦(景颇)族中最著名的抗日将领 

勒纵当基准将到达八莫地区后,他立即与当地的景颇族首领们取得联系,请他们帮助动员和组织大批的青壮年参军。因此,邦侯早伦与勒纵当基一直保持着联系的渠道。 

邦侯早伦让穆然勒山的驮队,也不时的参与在山林间收集和运送武器弹药的工作。他们也会把一些武器弹药,顺便买给那些需要和喜爱枪支的景颇山官和商人们,从中获得一些利润。 

在同一时期,中国驻印远征军在新一军的基础上扩编为两个军;新一军军长孙立人,辖38师、30师;新六军军长廖耀湘,辖14师、22师、50师,与英国盟军一起攻入克钦邦。8月3日攻克密支那,并开始于10日向八莫挺进。这时候勒纵当基准将也把他的指挥部移到了辛伦崩山。八莫地区的光复已经指日可待了。 

11月底的一天,穆然勒山正准备到垒杰去。他要下到垒杰(洋人街)去把他几年来赚下的日本军票全部换成货物,以免那些日本军票在盟军打回来时变成一堆无用的废纸。就在他要动身之前,邦侯官家来人找他,说有要紧的事,要他立即赶到他们家里去。 

穆然勒山只好卸下已经装满钱袋的马驮,急急赶到早崩家里。当他才踏上官家的楼梯时,就听到了房子里传出的一片哭声:“要死了,要死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天啊!!!” 

穆然勒山走进竹楼,看到早崩和早腊俩兄弟正呆坐在火塘边,几个女人正在烦人哭叫着!他们所有人一看到穆然勒山走进来时,两兄弟立即跳起来招呼他赶快坐下,女人们也停止了哭喊。 

早崩把刚得到的坏消息告诉了穆然勒山:勒纵当基准将属下负责除奸队的布朗堵少尉(Jambada Brang Dut),误把邦侯官家三兄弟和穆然勒山列入了必须在盟军进攻八莫地区前除掉的黑名单之中。因此,他们随时有可能死在除奸特工们的黑枪下。得到消息后的两兄弟,已经没有了主张,只好赶紧把他找来,赶紧商量着拿个主意。否则,他们都会死得不明不白的。因为,除奸队历来只管执行命令开黑枪暗杀,无权分辨对错,没有任何解释的余地。 

邦侯官家三兄弟中:早崩是老大,八莫校长早伦是老二(缅甸独立后的第一任克钦邦财政部长,后来任过克钦邦议长。),早腊是老三。战争时期,早崩和早腊一直呆在邦侯山中,早伦则一直和勒纵当基准将等抗日武装部队的军官们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现在,你们俩兄弟马上带着刀枪钻到林子里去!在我没有回来之前,千万不要让外人知道你俩藏身的地方,更不要回到家里来!”穆然勒山听完他们的讲述后立即做出了决定。 

“那你呢,你不和我们一起去躲一躲吗?”早崩焦急地问。“说不定现在邦侯通往外地的所有路上,随时都可能会碰上那些枪手了!” 

“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现在最危险的应该是杜伦哇①,也许他还不知道这个情况,必须尽快赶去通知他。现在只有当基准将可以纠正和阻止布朗堵的失误,能直接与当基准将取得联系的只有杜伦哇。所以,我得尽快赶到德果去把情况告诉杜伦哇!”穆然勒山一边催促早崩两兄弟快点收拾进山的物品,一边向他们解释自己必须马上前往德果的理由。(注①:杜伦哇——对邦侯早伦的尊称。‘杜、都’是官的景颇语译音。) 

穆然勒山离开邦侯官家后,急忙回家牵了一匹马,独自一人马不停蹄地向德果跑去。当他赶到德果的时侯,已经是深夜了。所幸的是,邦侯早伦那里还没有什么状况发生,穆然勒山赶紧把发生的情况告诉了他。 

邦侯早伦立即写了一封信,连夜派人把信送往当基准将设在辛伦崩山上的营地。 

第三天的早上,早伦收到了当基准将的回信:“我已经下令召回了布朗堵上尉属下所有的除奸队官兵,并把布朗堵少尉本人扣在辛伦崩山的军营里了。我查看布朗堵签署的名单时,发现里面的确有你们四人的名字。鉴于布朗堵少尉犯了如此严重的失误,对他或杀或放的处置问题均由阁下决定。我已经亲自下令撤消了那份错误的命令,并保证今后不会再有类似的事请发生!”等等。 

邦侯早伦与穆然勒山商量后,给勒纵当基准将回了一封信,信中的大意是:“既然错误已被及时纠正,没有造成实际的伤害。大家都是抗日的民族同胞,就请不要再追究布朗堵少尉的责任了。”他们认为只要是景颇同胞,转来绕去就都是亲戚兄弟。再加上勒排布朗堵也是一个曾经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的老兵,他会讲景颇、英、缅、傣、印度等七八种语言。他靠着战功一步步从士兵升为少尉,实属不易。所以,他们宽恕了他要命的失误。后来,穆然勒山与布朗堵还成了很要好的朋友。 

“勒山哎,如果这次不是你冒险及时赶来的话,我们都会死得不明不白的了!”邦侯早伦感慨万分地说。 

“好了,我今天就得赶回邦侯去了!早崩和早腊现在还躲在森林里呢!邦侯家里的那些老老少少的肯定都还惊魂未定呢!”危险过后,穆然勒山急急向早伦辞行,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回邦侯山上去了。 

穆然勒山回到邦侯寨,叫人去把惊魂未定的早崩两兄弟找回来,一切都安顿好之后,他才想起了他那一驮要换成货物的日本军票! 

可是,当他驮着钱驮子到达垒杰的时侯,一切都太晚了:满街尽是穿着美式军服的景颇官兵们!他驮着的那些满驮的日本军票已经成了废纸,战争也很快就要以盟军的胜利而结束了。 

1944年10月上旬,缅甸的雨季刚过,中国军队便开始了反攻缅甸的第二阶段作战。中国军队和英军一部按原定布署,兵分三路向南挺进。新一军在左路,向八莫攻击前进;新六军居中,迂回攻击伊落瓦底江畔的瑞古,切断八莫日军后路并夺取南坎。英军第16英印师在右路进攻卡萨。 

新一军38师等攻城部队在12月初攻克了有五千余日军坚守的八莫城。新六军22师于11月7日攻占了瑞古,在12月底攻占了瑞丽江畔的南坎重镇。另一支中国军队从保山强渡怒江,攻克腾冲、龙陵直逼畹叮,对打通滇缅公路、收复缅甸克钦邦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勒纵当基准将的101突击队一部,于1945年1月5日起沿南畹河出瑞丽帮岭,向南追歼日军,进入南坎与中国军队一起向掸邦攻击前进。另一部则沿着八莫南面的崇山峻岭追歼日军,穆然勒山和他的驮队与这一路一起跟进,一直到了克钦邦与缅邦接壤处。他从那里返回邦侯山,这期间共历时三个多月。 

1945年3月,当基准将的101突击队把他们在掸邦北部的所有防区转交给中国军队后,全部撤回到八莫地区。最后一批克钦(景颇)101部队被空运回到八莫城的时间是3月26日。 

1945年3月24-26日,101突击队与盟军一起在辛伦格巴举行了庆祝克钦邦全境光复的目瑙纵歌庆典,向全世界宣告盟军在缅甸战场上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3月27日,在下缅甸的昂山将军,在仰光发表了号召缅甸人民起来抗击日本占领军的宣言。 

4月7日,101突击队完成了历史使命,正式宣布解散。景颇族人民在抗击日本法西斯的战争中流血奋战,他们以上百人的伤亡代价,换取了歼敌15,000多的辉煌战果,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了他们应有的贡献。 

从那时候开始,克钦民族就把从腊戍以上到中国边境的萨尔温江西岸地区纳入了克钦邦南面的安全保障范围。 

在订立“彬龙协议”之前,与掸邦各土司和掸邦代表们约定:“掸邦同意与克钦邦和缅邦统一独立的话,就把掸邦克钦聚居区作为‘掸邦克钦专区’继续留在掸邦行政区内;否则就并入克钦邦独立。” 

1945年秋,穆然勒山回到了经历过大战浩劫的八莫城,那里几乎成了一片废墟,所幸罗伯特教堂安然无损。穆然勒山又回到了八莫中学,把罗伯物教堂的钥匙交回给了安德逊嬷嬷。几天后,穆然勒山告别了八莫中学,同时也告别了他的学生与战争年代。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