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La8MTA8M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1.3 撵家鬼(上)

作者:司德专

景颇族世代居住生活在高山密林间,他们奉行着万物有灵、处处有鬼神的原始多神崇拜。他们相信自己所信仰的那位神——‘格仁爱革桑’(Karai Kasang),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主宰世间万物、至高无尚的真神。

景颇族的祖祖辈辈们,一代又一代的面对周围恶劣的自然环境,靠着自己所信奉的神鬼与各种疾病及灾祸抗争;用自己的信仰抵御各种外来宗教的侵袭。他们虽然一直处在四周都是佛教盛行的各民族之中,任然凭着自己的信仰,自成一体。特别是在英殖民统治者入侵缅甸的近百年的时间里,为了抵御西方白人军队对景颇山地的侵略与异方宗教的渗入,景颇族人民从未停止过流血的抵抗!

大英帝国分别于1824年、1852年、1885年发动了三次对缅甸的侵略战争。1885年发动的第三次侵缅战后、缅甸沦为英国殖民地。

1885年11月12日驻缅英军由仰光北上,11月28日攻陷京城曼德勒。殖民者们庆幸他们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轻易地俘虏了缅锡袍王,灭亡了缅甸的封建王朝。然而,当他们开始向北进攻克钦邦时侯,他们才开始明白:受到真正抵抗侵略的民族战争才刚刚开始!

后来,英国殖民当局先后调遣了四万多的军队,耗费数了百万英镑的军费,用了近二十年的时间,直到1914年,才逐步占领了克钦邦的大部地区。

1886年5月22日,彭敢山官率上千的景颇族壮士在离曼节四英里的地方,攻击了由英军肯兹拉尔德(Col·Kitzeraid)上校率领的五百英军。

1889年3月彭敢地区的景颇族再次攻入曼节并烧毁了那里的英军兵营。

1890年底,景颇族壮士们为阻止滞英军从韦莫向色董地的进攻,在一个叫木立苦的地方,在那里他们用石块阵和自制的土炮(景颇土炮,用在森林里随处可取的棕搁树干、挖空树心、外面用箍几道藤篾箍,威力不亚于铁炮,且轻便灵活,曾在克钦抗英战争中发挥极大的作用。景颇族称之为“来斯炮Lai si myok.”)阻击英军,击毙了包括哈里逊上尉(Capt.Harrison)在内的70多名英军。为此,英军攻占色董后,把他们设在那里的据点命名为‘哈里逊要塞’(Fort Harrison)。 

1892年11月英军占领密支那,耗时七年才从曼德勒进到了密支那。但是,英军占领密支那后不久,12月14日,瑟马山官辛仁瓦就率兵袭击了密支那城,烧毁了英殖民当局在那里刚刚设置的山官府和法院,击毙一名英军少校。

1893年1月5日,英军莫顿上尉(Capt.Boyee Morton)率部到色马山驻扎的第二天1月6日,他就被景颇族人击毙。英军把色马据点命名为‘莫顿要塞’(Fort Moton)。

英军伤亡了三千多人,直到1914年才基本上占领了克钦邦全境。其间最主要的是:英国当局采用赎买政策,在废除景颇族社会中的奴隶制的同时,把景颇山官们也拉入到了他们的统治行列里去,以此来消除对他们的抵抗。到了1920年的时候,英国殖民当局才基本上可以在克钦邦境内施行他们的政令。

英国殖民当局把许多不服英人统治的景颇山官,诱捕后关进监狱,他们当中最著名的是瑟董山官革瓦早翁。森布拉崩山官的军事总管斯波诺等人被判终身监禁,他们最终都死于狱中。

景颇族原始落后的刀剑,怎能抵挡得住当时靠着以蒸汽机为标志的工业革命成果而强大的“日不落国”军队的炮火。所以,大多数的景颇山官只能面对‘石头压草、不得不弯’的现实,被迫放弃抵抗。最终,山官们不得不释放奴隶,接受了大英帝国殖民统治者的赎买政策。

也有个别的景颇山官,当着英国官员的面,把送来给他的整口袋银元倒入猪槽,吆喝他们的猪仔们来拱食。猪当然不会吃银元,拱了拱猪槽里的银元,把银元弄脏后就纷纷离开了。“看看吧!你们送来的是连猪都不要的东西啊!”无奈的山官,当时也只能用那样的方式来泄泄恨了!

在英军用装备着先进武器的军队,向景颇族山地进行长达二十多年武力征战的同时,还有另一支以《圣经》和现代文明为武器的传教士队伍,也在向景颇山地进行着持久不懈的进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支由传教士组成的队伍所取得的成果,远比真正的英军所取得的战果要大得多。

1885年,自传道士威廉、H、罗伯特于1885年进入八莫地区,开始向景颇人传教,逐步向整个景颇山浸入。这支队伍所到之处,用基督教博爱、平等的教义,逐渐拆除了景颇族山官制度赖以生存的神权基石。

他们巧妙的利用景颇族的传说及宗教习俗:“你们所信仰的至高无尚的神——格仁爱革桑、就是上帝耶和哇(耶和华)。你们至今仍保留着密泰(先知),董萨(祭司),只是你们在长期的迁徙途中把写在羊皮上的圣经烧吃了以后,你们的先祖仍才渐渐地背离了上帝的道沦落成了众鬼的奴隶。当然也就不知道神的独生子耶稣基督为了拯救人类曾道成肉身,来过这世界。基督已经死而复活一千多年了,景颇这群迷途的盖羊仍迷失在东方的丛林里。现在,基督的使者们从遥远的西方来找寻失落的羊群,并给他们送来了写在白纸上的圣经。只要景颇族的弟兄姐妹们,一旦从撒旦手下众鬼的奴役中挣脱出来,重回上帝的怀抱,就一定能在不久的将来,也会像西方的白人弟兄姐妹们那样的文明而富足!”

这也许是西方传教道士利用当地民族的传说、并把它们与基督教结合起来宣教的成功范例之最。这样的说教,会使大多数景颇族能够较容易的接受基督教。不可能让景颇人相信人可以成神、成佛。但是,他们会相信‘神能够变成人’;‘能够变成人的神,也一定来造访过这个世界!’。

景颇族自古以来就对那些泥塑木雕的有型神佛偶像不信、不跪、不拜!他们历来只敬畏用肉眼所看不见的神灵。加之在基督教的教义中,没有禁止杀牲畜、禁欲等景颇族难以遵守的清规戒律。他们只需抛弃自己本来就很难侍候的‘鬼’,也不用背弃他们所信仰的至高至尊的真神——‘格仁爱革桑’。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景颇族不容易接受近在四周的佛教、反而能够接受来自远方基督教的最主要原因。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