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lo46cAFy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1.2 求学时期(中)

作者:司德专

勒山除了勤奋劳动之外,他在学习文化知识方面也很刻苦努力。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在他进入班伦学校的第三年,他在一年内就学完了二三两个年级的全部课程,以优异的成绩跳入了四年级。 

然而,董跑当校长好像是存心想让穆然勒山在班伦学校里多待一年似的:从勒山跳入四年级的新学年一开始,他就把勒山从勒巴诺老师家里要到了自己身边。校长每次外出开会,采购、作客的时候都要把他带上。甚至常常带着勒山,费时两三天的时间的班伦与八莫之间的路上,不停的往返作咸鱼买卖。勒山为了不误毕业考试,只能一边背着恶臭难闻的咸鱼口袋,忍受着臭咸鱼水浸湿衣背的同时,一边默背着自己的功课。最终,穆然勒山仍然以优秀的成绩通过了当年的官方毕业考试,顺利考入了官办的八莫中学。 

勒山在班伦读书时,大哥贡宪经常背着洋芋、鸡蛋之类的山货到孟莫街去卖成钱后,又绕到班伦学校看勒冒山,尽他的所能资助和鼓励弟弟读好书。 

每次见到大哥,勒山总要缠着大哥吹几曲拿手的景颇竹笛给他听,大哥的竹笛吹奏得非常好。一次在邦侯寨里邻家的女孩出嫁时,大哥就骑在女孩家院前的一棵木栏杆上吹奏,大哥那曲凄婉哀怨的笛声,引得那就要出嫁的新娘一阵阵声斯力绝的哭喊:“不要再吹了,快停下来!你的笛声已经让我的柔肠寸断!天哪,我再也受不了了!呜呜!!”。 

大哥闻声收住笛声,跳下栏杆,拉开栅栏,默默走开以后,那个已经哭成泪人的新娘,才在送亲队人们的簇拥下离开。 

原来,新娘是大哥的恋人,当天远嫁了有钱人家。当时,勒山看到几乎所有在场的人们都哭了! 

在班伦学校里,勒山从大哥的笛声中,可以听出家乡的泉水叮咚,鸟语虫鸣,大哥的委屈与催弟弟奋发上进的心曲。 

在班伦学校那段艰苦的学习时期,有几件让穆然勒山有趣难忘的插曲:勒山记得班里有个成绩不好却特别爱讲究发型的一个男生,他再忙再累,都会把他的头发梳理得油光闪闪的。老师在课堂上提问时老是会出错的他,有一次被老师一巴掌打翻在地。可是,翻身坐在地上的他所作的第一件事是:从衬衣口袋里飞快地拿出镜子和梳子,利落地梳好头,然后从容不迫地站起来。他那一连串的滑稽而有序动作,把全班同学和老师都逗得哄堂大笑! 

在拍毕业照那天,同学们已经排好位置,做好表情,摄影师正在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勒山突然大叫一声:“XX同学,你的头发梳好了吗?”的话音刚落,同学们的笑声和照像机的快门同时跳动。因此,穆然勒山的班伦毕业照里有了丰富多彩、表情各异的精彩画面。有笑得很美的,也有笑得太过夸张了的。当然,只有穆然勒山自己却没有笑!这也是穆然勒山在班伦学校里搞过的唯一一次很有纪念意义的恶作剧。 

穆然勒山终身感激送他去班伦学校读书的张么弄先生;他从心底感激班伦学校里的那些启蒙老师们,特别是勒巴诺老师,董跑当校长和夫人恩昆图伦! 

1938年5月,穆然勒山进入国立的八莫中学。八莫是缅甸克钦邦东部重镇,为缅北军事要地,位于伊洛瓦底江东岸及其支流太平江汇口附近,地当水陆要冲,是伊洛瓦底江向北航运的终点。水路南通曼德勒、北抵密支那、孟拱、加迈;公路北经密支那可达宁马和森布拉崩。对于来自邦侯大山的穆然勒山来讲,这是他到过的第一个城市。当时八莫中学的校长,是与穆然勒山同村寨的‘邦侯早伦’。 

八莫中学与班伦学校有很大的区别,学生们在这里除了所有的教科书和笔默纸张要自理之外,每年还得交七个卢币的学费。 

第一个学年里,穆然勒山在达施诺老师家里寄宿。达施诺老师是个单身男人,只有他们两人吃饭,家务事并不多。勒山每天清晨骑着自行车到菜市采购,从菜市回来后,他只要挑够一天的生活用水,做好饭后,就可以去上课了。 

穆然勒山在八莫学校所结识的同学中有两个成了他日后的同事和终身好友:陇川曼软的岳相昆和瑞丽等嘎的纳排都。 

岳相昆(Sara Seng Hkum) 姓帕伦昆,生于陇川曼软。他父亲叫——曼冒早迈(Manmau Zau Mai);母亲姓亭珠排(Htingchyu Hpai),又名——崩线楠图(Bumsen Nang Htu)。岳相昆曾在陇川户撒的帮重(Bangjung)生活到十多岁后,在他小叔的帮助下前往克钦邦的洛旦学校去读书。 

小叔只给了他壹锑钱(约合壹卢币的25分),他在路上吃饭花掉了壹拇(约合5分即二十分之一卢币)。第一次出远门的他只好一路上作着默祷,祈求神明在他前往陌生之地的路上给他帮助。他在路上遇到了一位长者,他对那位长者说:“先生啊,我要去洛旦读书,可是我连路费都没有了。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往前走了,我想请你帮帮我行吗?” 

那位长者姓郭路,他妻子正巧是洛旦学校的老师。幸运的岳相昆不仅被郭路先生引领到了洛旦学校,还把他安置在自己家里打工,让他完成了学业,最终考入八莫中学。 

岳相昆比穆然勒山高一个年级,而且他长得比穆然勒山高大,饭量也很大,穆然勒山常常拿些锅巴饭团给岳相昆充饥。作为回报,岳相昆把自己用过的教科书送给他,穆然勒山的书费就省了许多。 

岳相昆读七年级时,他父亲为他交了七卢币的学费。 

穆然勒山和岳相昆为了赚学费,他俩假期都不回家。他们合伙放牧学校的牛群。他们把牛粪分送到附近几个印度人的地里,来换取零用钱。他俩还把附近许多印度人、克伦人家里的挑水活都揽了下来。这样,在开学的时候,他们俩的学费也就基本够了。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