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2DxMNMuu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1 中国景颇族联合会(下)

作者:司德专

四、联合会的组织形式 

1、联合会不属于由个人身份参加的政党或帮会组织,而是以村社为单位,由村社的首领为代表,承认参加到联合会下院——团结会就是联合会成员了。这是个全民族按村社为单位的松散组织。总会设在广山,还要增设户瓦、垒良、曼面三个办事处。 

2、联合会的军事组织与武装: 

①、组建一支由联合会总会指挥的武装部队,该部队的名称为“警察部队”。该部队的任务是担任联合会广山总会和其它几个办事处的警卫工作,原计划组建100多人的一个连队,后来只建成了由40多人组成的一个连队。 

②、以村社为单位,使用各村寨自有的武器,随时听候联合会的指挥。要求作到全民皆兵,召之即来。 

3、联合会的战时总部:设在勐休山上的户瓦寨,那里的地形易守难攻,四周就是便于景颇人运动的山林。抗战时期,日军一个中队没能攻入户瓦山寨。 

五、联合会的财政收入: 

1、从所有联合会辖区内的村寨中,按每年每户摊派5卢币或相当于5卢币的谷米或烟土。当时的5卢币相当于5箩谷子。 

2、联合会所收取的款物,主要用于维持警察部队的开支及联合会的办公费用。 

最后,高日会议的议题就转入到了应该如何与新到的汉官政府打交道的问题上了。 

众首领中开始时也有人主张:是不是应该先与陇川、勐卯两土司府的傣官们联络,毕竟傣官们有和汉官打交道的丰富经验,不妨多听听傣官们的意见。 

司拉山则坚持主张:“我们现在还是先不忙着和傣官们联络才好,因为昭爷六的主张是让我们出兵准备和红汉人交战!傣官们历来都是:要么唆使我们景颇族去反抗汉官,要么又请朝庭派兵对付景颇族,这就是傣官应付汉官和对付景颇族的办法。听傣官的话,吃亏的永远是景颇族,得利的总是他们。而汉官也总是不了解,又管不着景颇族!现在应该是结束这种历史重演的时代了。 

“对于新来的汉人政府,我们不能轻信别人说红就红、说白就白,我们不能用耳朵来下结论。我们要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用我们自己的头脑来思考,再作出是朋友还是敌人的结论! 

“汉官们始终是这个国家政府的代表,也许傣官们怕的、反对的政府,可能就是对我们景颇族好的政府!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自己民族的组织,应该可以让新的政府了解我们的民族和我们要求了!” 

高日会议结束后,司拉山和众首领们分头抓紧办的首要的两件事是:组建警察部队和征粮派款。 

在给联合会部队定名称时,有过‘景颇军’,‘人民军’之类的提法,司拉山都认为不妥。他认为国防军是国家的军队,地方上的武装只应该称作警察部队。景颇族没有自己单独的国家,所以不能用‘景颇军’之类的称谓。就是将来有了“自治邦”,军队与国防还是国家中央政府的事,地方上有维持治安的警察部队就行了。 

在二战期间,从中国到克钦邦参加“101突击队”的景颇族青壮年不少,他们凭着善于在丛林中生存的能力,在与日军拼杀时、仗着长刀比日军枪刺更加灵活与凶狠的特点,他们中有许多立过军功的。战后,他们退伍回到家乡,整天无所事事。因此,不到十天时间,警察部队三四十人的官兵就征足了。 

曾在英殖民军中任过尉官的陇川县垒良人——德岗诺被任命为警察部队队长。缅甸克钦邦八莫县人——达施昆绵的职称是“班长”。 

当时,司拉山和景颇族首领们并不清楚汉语里的那些:“队长、班长”职称的确切含义。他们之所以要给自己的这支部队取一些汉语职称,完全是出自于想表明这是一支与境外军队有明显差别的中国景颇族部队。 

昆绵班长手下有三名‘阿基’(中士),分别带领十多名警察士兵。这三名相当于班长的中士是:恩背永、勒金甘(瑞丽户兰人)、宁堵都(瑞丽户育人)。 

1950年6月初,刚组建完成的警察部队,开始在广山学校西北角的制高点上构筑工事、并建盖了几间草房当营房。从那时起,广山警察包(现在的基督教陇川县两会教堂所在地)上开始有二十多名警察守护联合会的广山总部了。几天后,在户瓦、垒良、曼面三个办事处也都分别派驻了5—7名警察兵。 

警察部队的武器,大部分是从各个山寨里凑集来的。有日本三八大盖、美军卡宾枪、大拾子、英军来福步枪、德国驳壳枪等等。枪支长短不一,口径大小不同,唯一整齐的装备,就只有他们每人自带的长刀了。好在弹药不缺,民间存货很多。 

联合会的警察部队,没有统一的制服。他们大都穿着英式军服,英军毡帽。 

司拉山在八莫读书时,对英军克钦仪仗队的着装十分欣赏:他们清一色的黑色包头,米灰色咔叽军服,宽宽的军腰带下着黑缎宽筒长裤,肩下斜挎景颇银泡织包和银壳长刀,脚蹬短筒黑皮鞋。仪仗队奏着军乐,在洋豉风笛声中进行操演时,极富民族特色:几十人的行走开来的时候,宽筒缎子裤腿摩擦后发出“斯依目、斯依目”(景颇语‘让开,让开’)的声响;伴着银袍包发出的“洒咧、洒咧”(‘走吧,走吧’)的呼应;脚底的皮鞋发出像公鸡骄傲的“啯、啯”之声;加上敬礼时手拍枪械的噼啪声、跺脚声、此起彼伏、威武壮观而音响诱人。 

因此,司拉山曾有过想给警察部队制作一套仪仗服的想法。但由于当时的经费和精力都需要用到比制作服装更重要的地方,司拉山像为景颇警察部队设制军服的计划被永远的搁置了。 

司拉山的警察仪仗队的服饰虽然没有做成,可他还是组建了一支乐鼓队。他让退伍中士尹柯,担任了警察队的乐鼓队队长。尹柯曾在英军中担任过风笛手,吹奏得一手好风笛。联合会在需要举行迎宾或其他重要仪式的时候,把鼓乐队和警察队组合起来,就有了一只像模像样的景颇族仪仗队了。那只乐队,被广山寨的民众延续下来,并在整个德宏州普及开了。 

联合会首领们都各自装备了自己的配枪:线诺坎山官用二十箩大米换回一支全新的德国造二十响驳壳枪,连着皮枪套一起送给宁博哇司拉山。线诺坎除了自己的十响驳壳枪之外,他随时还带着他最心爱的一支美国卡柄枪。 

帮达耶稣当的长子——春雷泰央被派给司拉山宁博哇作了贴身护卫。 

景颇族联合会的成立,在景颇族中激起了巨大的民族热情,有更多的山寨头人们陆续不断的前来广山祝贺,并加入联合会。在极短的时间里,联合会的首领们和司拉山宁博哇的名字被广大的景颇族同胞们所知晓。 

景颇族联合会的成立,在景颇族内部起了一个相对统一而稳定的作用。无疑为后来解放军的顺利进驻,为展开党和人民政府的各项工作,为乡政府政策和政令的实施提供了便利的条件。同时,也为几年后,景颇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获得民族平等与民族区域自治的政治权利打下了基础。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