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aFH3o03y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1.1 邦侯山里的顽童(下)

作者:司德专

司拉山的曾祖父和曾祖母一生只生了一个独生子——勒冒康。 

在司拉山的爷爷勒冒康众多的儿子中,只有三子勒冒布龙和四子勒冒勒展两个儿子存活了下来。勒冒布龙是司拉山的父亲。 

勒冒布龙与妻子木朗锐,一共生育了五个儿子和两个女儿。景颇族对子女的排序是:男女分开,各排各的。司拉山是他们的第六个孩子,在男孩中排行老四。父母给他取名——‘勒山’。而邦侯山的乡亲们按着他们家的别称,习惯叫他——‘勒冒山’。 

在勒冒山还很小的时候,他的大姐、二哥、三哥都因病先后死了。在勒冒山的幼弟勒当出生后不久,他们的父亲勒冒布龙也因病去世了,那时的勒冒山只有八岁。原本就不富裕的勒冒山家的日子,随着父亲的去世,就显得更加的艰难了。 

 勒冒山记得:“当已经我长到六岁多的时侯,我还常常依偎在母亲怀里吃奶,只是因为幼弟勒当的出生,我才不得不断了奶。” 

勒冒山的父亲去世后,母亲拉扯着他们几兄妹在邦侯山中顽强的生活。在勒冒山的记忆中:“在我长大成人之前,我们家里最大的牲畜就只有一只老母猪!” 

邦侯山的山地非常肥沃,虽然只是靠原始的刀耕火种,那里出产的包谷、洋芋都很好。只有旱谷地在遇到刮冷风的年里会减产,好在肚子也能吃饱。因此,勒冒山儿时家境虽然贫穷,可是贫穷还来不及给他年幼的心灵留下多少忧愁的记忆!而邦侯山中的莽莽大山,绿色丛林,却是他的童年乐园,是构成他终身倦恋山林生活的童年记忆。 

勒冒山的大哥贡宪,除继承了父亲的董萨衣钵之外,一生务农。他勤奋的帮助母亲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他心地宽厚、从不打骂弟弟妹妹。他伐木开荒、砍柴椿米…他是家里的顶樑柱。 

(注①:虎——在景颇族的传说中,虎除了是先知们的坐骑之外,又是穆然家的马: 

相传穆然家有个姑娘——穆然扎朵,由于她长的太美而被鬼看中后带往密林深处,要娶她为妻。鬼按照景颇族的规矩,先给丈人家送去了许多的‘牛’。可是,当老丈人第二天早上时起来发现:他的竹楼下挤满的不是牛而是马鹿! 

丈人又说:‘要娶官家的女儿必须有骑马作聘礼。’鬼姑爷立即照办。可是,第二天早上丈人又发现自己连楼都下不了了:楼下静静地卧着一群老虎——那是鬼姑爷送来的‘骑马’! 

无奈的老丈人只好赶快让鬼姑爷先把他送来的‘牛’和‘马’都收回林中去代养。穆然丈人担心:人与鬼之间沟通起来的误差太大,如果再交涉下去,谁知道鬼还会送来些什么可怕的动物当聘礼?只好不再为难鬼姑爷了。传说鬼姑爷没来得及送给丈人家的大铓锣至今仍挂在瑞丽江下游的一个白崖上——那是由上千窝的土蜂组成的! 

注②:董萨——景颇族祭师。因景颇族的祭祀词、卦语全靠记忆,用口述方式传承下来。所以、董萨的级别按祭词懂得多、唸得深奥与否来定,能唸到杀牛祭祀的为最高级别。一般级别较低的就只能唸杀鸡、猪。) 

勒冒山从五岁开始,他就整天形影不离地跟在大哥身后,钻林子、下河沟;措泥弹丸、粘鸟、下麂扣、挖竹鼠、狩刺猬、捉鱼摸蟹… 

小时候的勒冒山非常好强:每当他与小伙伴们玩顶牛游戏时,哪怕被撞得头冒金星、疼痛难当,他也决不认输。一定要把所有人都撞得认输后,他才肯罢休! 

因为好强,勒冒山小时候也曾经上过两次大人们的当: 

有一次,他禁不住大人们的怂勇:“在我们当中除了勒冒山以外,还能有谁是最能吃西瓜的男子汉!”。勒冒山爱听这话,就拼命的吃了太多的西瓜。结果,他赢得了‘男子汉’的荣誉,却害苦了他的肚子——已经鼓得动弹不了了!更令他想不到的是,到了该回家去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留下来陪伴他! 

小勒冒山只能独自一人孤零零的躺在打谷场上,无奈地数着天上的星星。当夜,他只能像头水牛似的,挣扎着到河里泡了大半夜的肚子,直到天快亮的时侯,他才回到了家里! 

另一次是喝酒逞能惹的祸: 

“这么一小瓶酒对勒冒山来说,那算得了什么?喝!让他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男子汉!” 寨子里的一个汉子喝着酒,边把酒瓶递给小勒冒山,他相信勒冒山肯定不敢接过那大半瓶的烧酒! 

还从未尝试过酒精厉害的勒冒山,为了证明自己就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他毫不犹豫地伸手接过了酒瓶,一昂头,一口气,不完不放的喝干了那一瓶酒。直他到第二天下午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穿着母亲的衣服睡在家里的火塘边上,头好像是被人用刀背猛击过似的那么痛!他并不知道自己在昨夜回来的路上,曾经从数米高的竹桥上掉到河里去过。 

因为顽皮,幼时的勒冒山也惹过几次祸: 

他记得有一次是在旱谷场地里的撵雀台上:那天,在撵了一整天谷雀后的他觉得很乏味,就邀约他的小同伴一起来玩钓鱼的游戏。勒冒山拿一根真的钓鱼勾,让小伙伴先钻到谷地里,装作鱼用手指去“咬钩”。当小伙伴用手指来“咬钩”时,勒冒山却真的用力甩起了钓杆,高兴的大叫:“我钓到一条大马鬃鱼啰!钓到一条大马鬃鱼啰!” 

游戏的结果是:为了取出那根带着倒刺的鱼钩,小伙伴的父亲只能咬着牙,用一柄锋利的匕首,割开了他儿子的母指! 

有一天,勒冒山正在院子里专心磨刀,有个小伙伴来逗他:“我看你磨的刀啊,肯定是连牛屎堆都劈不开的吧!” 

“那就拿你的头来试试我磨的刀,看看是不是能削鸡蛋的刀!”勒冒山一怒之下,挥刀砍中了小伙伴的头。当看到小伙伴头上冒出的鲜血,不知所措的勒冒山只是嘟哝着说:“我,我只是在劈牛屎堆嘛!” 

听到小孩的哭声及时赶来的大哥,立即用草药给小朋友止了血,包扎好伤口,才没有酿成大祸。当然,从那时候起,寨子里的大人小孩都没有人再敢说小勒冒山磨过的刀是不锋利的了。 

邦侯山上那密不见天的山林,从石缝中涌出的山泉,冰凉清澈的小溪,满山遍野的山果野菜,花鸟鱼虫,林中虎豹,篝火边惊悚的鬼故事等等,构成了勒冒山的童年乐园。邦侯山——他埋脐带的地方。景颇山林——他终身眷恋的故乡! 

幼年的勒冒山,他除了能看到那些被林荫密闭,大白天都很难见到天日的芝日河谷,环抱在纳茹崩群山的邦侯山菁之外,他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天地有多大?他还不知道贫穷和愚昧是什么东西?不知道烦恼忧愁为何物?更不知道生活在这个远离现代文明,生长在这几乎与世隔绝的山林里的他,长大以后会离开家乡走得有多远? 

邦侯山的莽莽丛林,养育出了勒冒山健康的体魄,也给他从小就打上了那种不怕猛兽毒蛇、不畏强暴、不怕恶劣的自然与命运,却对用肉眼看不见的神灵十分的敬畏的——‘景颇丛林印记’。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