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9FshjSdB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1.1 邦侯山里的顽童(上)

作者:司德专

1923年3月7日,司拉山出生在邦侯山寨。邦侯——一个深藏在距陇川县章凤西面不远的大山菁里的小山寨,在近代景颇史中颇有名气,是因为司拉山和曾任缅甸克钦邦①邦议长的邦侯早伦——这两个景颇族的领袖人物都是从那个小山寨里走出来的。 

(注①:克钦邦——克钦邦位于缅甸联邦的最北部,东部和北部与中国接壤;西北与印度、南部与缅甸掸邦接壤。面积89,000多平方公里。克钦邦的主体民族是景颇族。人口100多万。邦府是密支那。主要城市有八莫、孟拱、葡萄等。) 

景颇族和其他许多没有文字的民族一样,代代口传的家史就成了他们自己民族的传统信仰及风俗赖以成立的源泉。景颇族极讲究口传的家史,那是他们家族姓氏、宗族血统地位;以及处理婚姻娶嫁等各方面大事时的主要依据。所以,从孩子刚刚懂事的幼儿时期,景颇族的父母和长辈们就开始让孩子们知道有关自己民族和自家姓氏的历史来源。 

从司拉山开始记事的幼年时期,家里的长辈们就在竹楼里的火塘边,反复不停给他讲述景颇族列祖们的口传历史: 

在景颇族的传说中:‘宁贯哇’是打造大地的始祖;‘目拽神拉崩山’坐落在蒙古与青藏高原的某地,传说那里就是景颇族先祖们的第一个聚居地“目拽神啦”。后来,景颇族的列祖列宗们离开那里后,开始向西南方向迁徙。在漫长的迁徙途中,他们在经过了许多次的“哇切”(关键的历史阶段)后,分出了景颇族的各大支系——景颇、栽瓦、勒迟、朗俄,栗粟,日旺,怒…..等等(在国内把栗粟、怒等列为其他民族。由于他们有着许多相同的民族风俗和心理认同,在克钦邦,至今任然把他们都列为与景颇族是一个同民族支系。);后来又从‘崩涌哇’的后代中,分出了景颇族的五大官种(贵族)——穆日依(Marip)、勒托(Lahtaw)、勒排(Lahpai)、恩昆(Nhkum)、穆然(Maran)这五大姓氏。由于历史的原因,在景颇族五大官种姓氏中,穆日依姓氏一般取官名的多,实际为官的少。大多由勒托、勒排、恩昆,穆然这四个官种姓氏统领本民族各部,分别在各地为官。在景颇族的社会中,他们常常把那些讲不清自己家史的人当成外族,在有的地方甚至会把他们强行收为奴隶。因此,景颇族中有着“贫富是机遇,贵贱是血统。”的观念。 

司拉山的家族姓氏是‘穆然’,再分细后又称为‘瓦约然’——意为‘养猪的穆然姓氏’。相传‘瓦约然’的得名故事,是这样的: 

先祖穆然宁尚哇,已经娶了格仁盖巴为妻。婚后,他不得不按着景颇族‘不娶老丈人家的女儿不行’的规矩,又把恩昆丈人家的女儿——恩昆盖蓉,娶作了二房。 

几年后的一天,穆然哇和他的好友斯波哇一起外出游玩。他两在一个山寨的路口时,遇见了两个正在路边哭泣的美貌少女。那姐妹俩向他两哭述:她们所有的亲人都被仇家杀了,无家可归的姐妹俩,愿意嫁给能够帮她们复仇的男子汉! 

富有同情心而勇敢好强的穆然哇和斯波哇,为了向姑娘们证明,他们自己就是值得美人称为“阿古”①的英雄!他两决定英雄救美,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他俩趁着黑夜,摸进了那个寨子。幸运的是,那些因白天的胜利而喝得烂醉的仇人们,毫无防备!他俩趁机砍翻了在那里的所有男人,为那俩姐妹复了大仇。 

(注①:啊古——景颇语里女孩子对比自己年长的姑爷种男性的称呼。) 

第二天,姐妹俩按原先的许诺要嫁给她们的英雄恩人为妻。有优先权的姐姐,挑选了比穆然哇更英俊的斯波哇。只能嫁给穆然哇的妹妹,向姐姐提出了要带走家传的‘实帝’和‘目岱’两个鬼龛做陪嫁条件。‘实帝’是景颇族供养在村寨官庙里的神鬼龛,‘目岱’则是供奉在家里的天鬼龛。 

只要能嫁给英俊的斯波哇就行的姐姐,对妹妹提出的任何要求都欢天喜地的答应了。就这样,姐姐跟了斯波哇,妹妹恩甘彼坦带着她家传的‘实帝和目岱’,跟着穆然哇去了。 

穆然哇带着年青貌美的第三房妻子——恩甘彼坦回到家里时,大老婆格仁盖巴当然很不高兴了。她虽然无法阻止这一婚事,不能不让那个‘可怜的女人’进门。但是,她可以不让穆然哇在那个让她心烦的婚礼中,宰杀她辛苦喂养长大的猪!于是,格仁盖巴带着她的孩子,拖着猪槽、呼召着她的猪群,愤然分家出去了。从那时候,格仁盖巴的后裔们就有了‘瓦约然’的别称了。 

司拉山的曾祖父,原先居住在德宏州盈江县盏西的朋果寨。在司拉山的爷爷勒冒康八岁那年雨季里,曾祖父被前来打拉事仗的仇家们,围困在自家竹楼里。 

当时,曾祖父除了能摸出他那个能召唤家鬼帮助的小竹筒之外,已经没有摆脱绝境的招数。他只好念着呼唤家鬼的咒语,打开竹筒,倒出召鬼的净水,呼唤家鬼助战。当竹筒里的净水,落到火塘角边的时候,立即从屋外林中传来了虎啸声。顷刻间,从林中窜出了四五只猛虎,吓散了仇家的兵丁,曾祖父才得以趁机,从家里逃了出来。 

从家里逃出来的曾祖父,仍被仇家一路追杀。当他好不容易逃到大盈江边时,又被雨季天猛涨的江水挡住了去路。在前有大江拦阻,后有追兵而无计可施的曾祖父,只好再次倒出呼鬼的净水,召唤家鬼解难! 

当他倒出的净水滴落到沙滩上的那一瞬间,一只猛虎‘忽’地蹲在了他的面前!他无睱思索的伸出双手抓住虎尾,眨眼间,他已随虎跃过了大江①,把追兵留在了大江对岸,才彻底摆脱了仇家的追杀。 

摆脱了仇家追杀的的曾祖父,只身一人去了邦侯山。居住在邦侯山里的张莫姓氏,与他的丈人是一家。他们让他留下,他就先在那里停留。后来,丈人家把他的妻儿送到那里与他团聚。由于邦侯山里,很需要像他那样的大董萨②,曾祖父一家就在邦侯山定居了。到了邦侯山后,他们的姓氏后面,又多了个“勒冒”的别称了。 

据说,曾祖母原先并不愿意到邦侯山去,她左推右托的拖延动身的时间,她不愿意离开盏西朋果——熟悉的家园。后来,只是因为听说:‘在邦侯山的那些山箐里,到处都长满了长串长串的芦子!’(景颇族嚼烟时必须的一种植物果实,景颇语称为‘宾郎’,但又不是‘槟榔’。)她才去的。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