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ecchclVP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2.4 筹组景颇族团结会(上)

作者:司德专

司拉山在广山教书的期间,缅甸联邦的政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1948年1月4日,缅甸摆脱了英国的殖民统治,获得了独立。缅甸的景颇族在争取独立的时侯,划定了克钦邦,并以其它民族相等的地位一起组成了缅甸联邦。 

司拉山的许多亲朋好友,在新独立的缅甸联邦的军政界里担任了要职:辛瓦诺担任了克钦邦政府主席;邦侯早伦担任了克钦邦政府的财政部长。刚获得独立的缅甸联邦与克钦邦,对于有着强烈民族自主意识的司拉山来说,有着的巨大吸引力! 

与那些刚获得独立,在其他民族面前开始崭露头角的克钦邦的同胞们相比,在广山教书的司拉山那里,似乎就显得太冷清而前途渺茫了: 

虽然,广山的学生已经有30多人,可是在中国没有相应的学校供他们深造。学生们就算能够读满五年,在他们小学毕业后,也只能往克钦邦去继续他们的学业。 

陇川土司多永安给广山学校的那面旗帜,早已经退色变白,可中国的傣官对景颇族不管不教的政策依旧!景颇民族的前途依然昏暗,让人看不到一线有希望的曙光! 

因此,司拉山的想法也依然是:“三年期满后不再教书了。” 

1949年初,在克钦邦卡宛棒举行的新年集会上,司拉山向定仁诺牧师提交了辞呈。 

“我把你的辞呈与我建议给你增加工资的报告,一起转呈到八莫教区执委会去了。由于一时还找不到可以代替你的人选,希望你无论如何也得再坚持一年!”定仁诺牧师在卡宛棒集会结束前对司拉山说。 

司拉山回到广山后不久,他的工资被增加为35卢币。当时,传道员和教师的月薪是25卢币,牧师40卢币。 

司拉山继续留在广山教书的同时,留心着克钦邦的政局。在这一年里,司拉山和他的几个好朋友更多议及的话题是:“如何才能把景颇族团结和组织起来?” 

与司拉山较为志同道合的朋友中,帮达山官线诺坎是最主要的。除此之外,就是他在八莫学校时的同学——瑞丽等嘎的纳排都老师。帮达寨的执事春雷永是司拉山的连襟,是勒托扎保的大姐果道的丈夫。因此,春雷家的几兄弟与司拉山即是朋友又是亲戚兄弟。他们一家可能是因为在他们那一带信仰基督教比较早,而有了‘耶稣’别名——耶稣当、耶稣永等等。 

瑞丽乌甸山官排早山,他曾在傣族寺庙里当过和尚,念过一点傣文。他懂的景颇文,几乎是自学成才的。他和司拉山的关系很密切,他也是“景颇联合会的七首领”之一。最后,他娶了勒托扎保的妹妹——勒托扎兑为妻,成了司拉山的连襟兄弟,成为司拉山家族中的重要成员。 

1949年,司拉山和他的同胞们还在关注着边界那边的景颇族,在新独立的国家里似乎开始抬头做人时侯,他们并不清楚:中国大地正在为催生一个崭新的、将给景颇人民带来翻天覆地变化的人民共和国而激烈地阵痛着——一场数百万人的大战正在北方中原大地进行。由于他们远在边垂之地,所以他们听不到那改天换地的隆隆炮声,也还不知道神所使用的那柄——要削除民族不平之树的利剑——中国人民解放军即将挥向全国解放! 

1949年10月1日,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朱德总司令向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布了向全国进军,解放全中国的命令。 

司拉山最先是从陇川土司多永安的六弟——多永明要到缅甸避风这件事,才预感到有一场大的动荡即将来临。也正是那件事,促使司拉山和他的同伴们最终下决心组建景颇族团结会。 

1949年12月9日,国民党政府的云南省主席卢汉将军起义,宣布云南和平解放。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四兵团挥师进入云南。 

12月中旬,陇川土司多永安的六弟多永明为躲避即将进入德宏境内的解放军,请线诺坎和司拉山帮忙。由于当时在缅甸的南坎边境一带,那些管事的军警官员大都是景颇族。所以,傣官们要请线诺坎、司拉山这些景颇族出面帮忙。 

线诺坎、司拉山和广山的坎排甘一起前往瑞丽与多永明相见。当时,多永明住在瑞丽姐兰的勐卯土司衎景泰的生母家里。多永明虽然不是土司,但他是陇川土司家里举足轻重的实权人物。人们用傣语称呼他为‘昭爷六’——六官家。他们到了姐兰以后,留线诺坎陪着多永明,司拉山和坎排甘骑自行车前往南坎为多永明办理入境手续。 

时任南坎移民局局长的穆然昆宪,是克钦邦户拱的人。司拉山把多永明的礼品——一把景颇银壳长刀送给了他,并请他为多永明等人办理入境签证。 

穆然昆宪当即为多永明和他的随从们办好了可以在南坎留居六个月的入境签证后,他对司拉山说:“我的权限只能一次批六个月的时间,他们既然是你的朋友,待签证期满后,让他们来打个招呼,再为他们延期就行了!”。 

当天傍晚,司拉山和坎排甘回到了姐兰。多永明早已经摆好饭菜,等着酬谢他们了。 

在饭桌上,多永明突然提出要他们帮忙征收三百个景颇族壮士的问题: 

“红汉人军队很快就会来到边境上!听说他们专杀有钱有地的富人和我们这些土司山官!他们不信神、不信佛,也不准传教!听说他们还搞共产共妻!”多永明借着酒兴对他们说。“我们这里的两个民族弟兄要联合起来,有所准备才得!我看,打仗还是要靠你们山头兵①才行!我们傣兵可能是吃软米吃软了吧?一听到枪声,吃撒撇②的酒气一散掉就不对了!枪和粮食我有的是,你们只要帮忙动员那么两三百个景颇汉子就好了!”。 

(注①:山头兵——既景颇兵。在1953年成立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之前,本地汉族称呼景颇族为‘山头族’。 

注②:撒撇——用牛苦肠液与各种作料配好后,可以用生的牛肉或麂子肉拌着吃、蘸着吃的一道傣族名菜。) 

“蒋介石大蒋军的那么多兵都打不赢人家,几百个景颇兵,能做得了什么药啊?”线诺坎山官回答。 

“要招收三百个兵不是个小事,这件事只有我们回去和各个山寨的头人们商量后再说吧。”司拉山委婉地应酬,他不同意自己的同胞去为傣官卖命,可也不能立即回绝而与傣官们的关系搞僵。他们在许多事情上还需要陇川、勐卯两土司的帮助。 

“好吧!招兵的事就等你们回去商量好后再定。今天,我们几个先商量着订一个盟约。我们两个民族要结为亲戚,要互相帮助。”多永明把话题转到了民族结盟的问题。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