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4tepNIq0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2.3 广山教书先生(上)

作者:司德专

广山学校,一共只有五个独立的竹子草房。一个教室、一个学生宿舍,一个供学生使作的厨房,一个老传道师夫妇俩的住房,一个司拉山夫妻俩的住房,全是落地草房。 

学校刚开学时只有七名学生,学生们的年龄也相差很大,有八岁的学生,也有像何伦那样已经是寨子里的执事、作了父亲的汉子。 

学校后来陆续收到的学生,大多数都是贫穷人家的孩子。有的家长甚至认为老师会负责给学生吃饭穿衣,他们往往把孩子送到学校后就不再管他吃什么穿什么了。 

在那个整个景颇社会都不富裕的年代里,司拉山又能要求家长们做什么呢?只要能给学生们吃饭,反正7个学生要教,20个学生也可以同样的教。因此,老师除了教书之外,还得亲自带领着学生们干农活,解决师生们的吃饭问题。 

1948年春耕时节,司拉山带领学生们在来普河南岸的荒地上开耕出了五箩种面积的水田,该水田收获的谷子可以解决师生们的部份口粮。 

还有一部份学生需用的笔墨纸张,教课书和药品之类的费用,也就只能从司拉山自己的薪水中开支补贴了。 

年轻的司拉山夫妇,为了办学校,教好学生,他们齐心协力地共同努力。尽管工作与生活条件非常艰苦,经济也常常拮据,倒也没到挨饿的地步。好在那时候他们都很年轻、还没有儿女的负担,自幼又都在艰苦的环境中经过历练。因此,他们共有的对贫穷人的同情心,让他们心甘情愿地为学校和学生们的需要倾囊奉献,只要他们还有一个铜板就绝不会不拿出来。他们从没有计划过从自己的薪金中留点积蓄之类的问题,他们认为用三年的时间,把一切都献给神的事业——民族的教育和改变落后面貌的努力是理所当然的。 

“没有是可以的、不吃是不可以!”正如景颇成语里常说的那样,扎保也常常会遇上无菜可做的时候。在广山周围光秃秃的荒山坡上,没有可寻找野菜的地方。她常常遇到煮好饭后,只能坐在火塘边发呆的日子。 

下课回来的司拉山每每看到这样的情形时,他总是不气不恼的离开一会儿。他独自拿着钓杆到浸礼菁的小水沟边去钓鱼,他也总是会钓回那么几条马鬃鱼回来。他用钓来的鱼煮个鱼汤,加上一个酸木瓜椿姜,就是他们夫妻俩的一顿美餐了。 

司拉山夫妇俩也有感到孤独寂寞的时候,特别是在星期六和学生们放假回家的那些夜晚。学校那几间茅草房的四周尽是些荒山包,没有邻近的人家、很少听到热闹的人声。 

从司拉山的小竹屋里,可以看到不远处老传道员达施山伦家的竹墙缝里透出来的微弱的火光,偶尔能听到老传道员的几声干咳。除此之外,四野一遍荒凉、寂静、黑暗。司拉山的心里也偶尔一遍茫然:“在这个荒凉冷寂的地方,我能有什么作为?三年后,这学校还能再坚持办下去吗?” 

不久,一群聚到广山学校山包上来的狗群的奇特迹象,让司拉山深信:“这个荒凉之地,将来一定会是个兴旺之乡!” 

有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天傍晚都会有几十只来自章凤、营盘一带的狗群汇聚到广山学校的小山包上来。那么多的狗到了广山,不咬也不叫,仿佛像是有组织似的,三五成群的分开后,按着东南西北的方位分散开来,背靠学校为轴心的静静卧守着,一直要等到第二天清晨太阳升起的时侯,狗群才会散去。近一个月的时间,狗群天天如此! 

司拉山对妻子说:“景颇族认为狗是可以看见人眼看不到的东西,狗也是一种很有灵性的动物。现在每天有这么多的狗群来守护广山,预示着这里将来一定是块旺地!我们不能只看到现在的荒芜,不是有‘狗来富’的说法吗!” 

为此更加坚定了信心的司拉山夫妇,在那些孤寂的无人夜晚,他们就用唱赞美诗的方法来驱散黑夜里的寂静和忧郁,用赞美诗里美妙的词曲,来净化和提升他们的心灵。 

此时,当他们又回头来看老传教士老俩口的时候,又是另一番不同的心境。老传道员夫妇俩年岁已高,无儿无女,但是他们却过得那么安闲,他们虔诚而努力地为自己信仰的神而侍奉着终身。他们那种不求回报只求奉献的殉道精神,深深地感动着年轻的司拉山夫妇。 

司拉山是一名教养、修养、函养具全的教师。他是学生们尊敬的老师,他在教会学生们读书识字的同时,又是扶送他们迈步前行的仁厚兄长。 

司拉山教学生们的功课时非常认真而严格,他不仅教学生们学习文化知识,也教育他们怎么做人。 

司拉山认为要改变景颇族的落后面貌,必须先从学生们开始。因此,他特别注重对学生们的仪表及言谈举止的教育。 

“读书只是几年的事,做人却是一辈子的事!”司拉山要他的学生们记住。“知识比财富更重要,精神仪表比华丽的服饰更重要!对人笑懒不笑穷,对衣笑脏不笑旧!” 

他不允许学生们“‘留着熊屁股样的长发、带着赶马人的汗味’进教室来念书。读书时要有学生样;干活像奴隶,吃饭有官样!” 

司拉山自己言传身教,不抽烟、不喝酒,衣着干净整洁,坚决杜绝讲脏话和咒人的粗言俗语。在当时盛行打骂制度的年代里,他从没有打骂过自己的学生。 

“舅母娘,你把鸡咒作鹰!那鹰又该叫作什么呢?”司拉山笑着问梅何荞娣。梅何荞娣当时正在很生气地咒着那些邻家来抢啄鸡食的鸡,而大声地喊着“鹰啊鹰!”,意思是让鹰来叨那些鸡。 

听到司拉山的话后,弄得梅何荞娣很不好意思。事后,她把那天的事告诉了寨子里的人,寨子里的妇女大多都注意着不再乱讲咒骂的言语了。 

司拉山在向学生们传授文化知识的同时,也向他们传递基督教里那些平等与博爱的思想。他认为既然都是神所创造的人,人以生即来就享有平等的权利,不仅个人如此,各民族之间也应如此。他希望能唤醒更多人,拥有对本民族的自信与自尊心。 

“神为我们预备好了比迦南美地更好的地方:我们生活在可以用玉石当枕头、金银矿藏当床铺、茂密山林当家园的地方。有数不清的动物与飞禽是我们的牲畜和家禽,神赐给我们的几乎是应有尽有! 

“只怪我们自己没知识,误把玉石当烧火的三角石,错把珍贵的硬木当柴火,守着金沙河谷受穷。任凭那些远从东西大洋彼岸来的英国人、日本人,为争夺这里的丰富资源在我们这里杀人放火!一个没有文化知识的民族,是永远也改变不了受穷落后的面貌的!” 

司拉山的学生中,有后来担任德宏州州检察长的包童孔、瑞丽县人大主任的董老大、广山的会计何塞等人。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