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38oOHBym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2.2 景颇树之梦(上)

作者:司德专

一马平川的陇川河谷盆地,中间有一条傣语意为太阳河的南宛河从坝子中间流过,因而傣族把陇川叫做“勐宛”——太阳之地。陇川坝子里居住着傣族和部份德昂族。当时治理着他们的是于1935年承袭陇川宣抚司的第二十八传宣抚使多永安土司。 

陇川坝子四周的山林里,聚居着众多的景颇族。在红太阳毛泽东主席的阳光还没有照到这块“阳光之地”前,似乎没有什么人关注过他们的存在,似乎也没有什么人能确切的知道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聚居在这里了。当然,也就更没有人知道他们确切的族称了! 

这一带的汉族人称呼他们为“山头”,也许是因为看到他们喜欢住在大山密林间?傣族人把称呼为“吭”,也许是因为他们看起来太过蛮横?英国人却是把最先见到他们的地名——嘎欠(Ga Hkyeng——红土地),误当成了他们的族名,缅族人也就跟着当时的英殖民统治者开始正式称他们为“克钦”了。 

陇川是居住在山上的景颇族比居住在坝区的傣族人口几乎多一倍的地方。 

傣族土司们历来对景颇山区的统治异常的溥弱,几乎都只是象征性的。他们往往只是在需要对抗汉官与洋人的时候,邀请景颇族山官们出兵出力之外,平时采取对景颇族不派款、不收粮、不管也不教的政策。任凭这个还没有太多国家概念的民族,让他们在山林化外间自生自灭。 

傣族土司们为了保障傣族村寨的牛马不被景颇族抢劫,也主动拢络部份山官,经常把一些靠近景颇族山脚的傣族村寨,划给景颇山官收取保头费。 

景颇族山官们则抱着:‘傣族坝子里的水田,是靠景颇山上的山水把腐叶败草带去,才会变得肥沃!’的想法,就把他们从傣族村寨收取的保头费用景颇语称为——‘肥水费’。 

景颇族原本就在山林间自由自在的,不需要、也不愿接受傣族土司的管辖。但是,由于傣族土司们让景颇族山官收取坝子里的保头费,景颇族山官们也就很自然地把面对他们的山和水流方向的坝子,当成了收取保头费的地方和自己的粮仓了。 

为了收取保头费和庇护自己的利益,山官们自然就和那个坝子里的土司相交往,含糊暧昧的承认傣族土司的权威。于是,在傣族土司们按坝子划分的行政区域里,环绕着他们坝子的景颇族山区,也含糊地归属于土司管辖了。由于帮达、孟秀这一带的景颇山面向陇川坝子,所以在1957年之前都归陇川县的行政管辖。 

然而,这一次景颇族教师司拉山在陇川坝尾敲响的广山学校的钟声,却很快就传到了很少离开陇川城子土司府衙的傣族土司多永安的耳朵里去了。 

“我听说有几个‘吭’在你的园子边忙得很啊!怎么就没有人来告诉我,他们在搞些什么呢?”陇川土司多永安从城子发下话来,开始责问营盘德昂头人岩津,事先为什么不向他禀报! 

听到了土司咳嗽声的营盘岩津,一刻也不敢担搁地跑到广山,把土司责问下来的话告诉了司拉山。岩津临走时一再示意:既然是土司官要过问你们办学校的事,按以往的规矩,你们最好是准备点像样的礼物,到城子去拜见一下土司才行! 

司拉山和众人商议后认为,在陇川土司的辖地办学校,是应该给土司官打招呼才行。争取得到土司的认可,对办好学校只会有好处,土司才是这块土地的主人!决定用景颇族给官家送礼的礼俗,送一匹骑马给土司,换取土司对广山学校的正式认可。 

1947年的雨季刚过,司拉山就带着何伦等几个学生,让岩津布吭领路,牵着由教会捐凑买来的一匹白马,前往城子的土司衙门,去拜会陇川土司多永安。 

在陇川土司衙门里的客厅里,司拉山和第一次与多永安土司相见。司拉山向多永安土司说明了他们此次前来的目的:“由于我们在学校开学前有许多的困难,又不能冒然空手前来,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才来拜会!我们这次前来,按我们民族的礼俗,选好了一匹骑马,请土司收下!请您正式承认我们已经开办的广山学校。” 

多永安土司没有推辞,他收下了礼物——一个景颇族织挂包和一匹鞍羁具全的白色骑马。 

多永安土司表示他对办学校这样的好事是支持的:“你要好好教教你的民族同胞,由于没有人教他们读书认字,他们有许多不懂道理、只会抢牛盗马,甚至有许多乱杀人放火的人。我们地方上也想办些学校教化他们,只是没有你们民族自己的老师。好了,你们可以回去好好办你们的学校,地方上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就行了!” 

土司当然并不知道生活在山林间的景颇族,捉鱼狩猎,偷袭牛群,相互争斗就像是古代民族唯一的户外运动。相互损害并不大,却能让青年人保持良好的状态。 

多永安土司给司拉山的印像不错:“这个土司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他属于那种靠无为而治的稳重型官家” 。 

司拉山不愿意在把骑马等礼物送出去后空手而归,景颇族官家在收到礼萝后,多少也会回一点礼的不是吗?傣族土司们的礼数和景颇官相比好像还不够完善! 

司拉山只好向多永安土司开口说:“请您给我一件作为土司已经承认广山学校的信物,让我带回广山学校去行吗?当然,我只想要你的一面旗子!” 

多永安土司听到司拉山要的只是一面旗子时,就欣然答应了他。土司让他的署官们立即找来一面三角形的土司旗后,由他亲手交给了司拉山。 

他们要在广山学校升起土司的旗帜,说明是对自己的尊重和顺从。能多有几个像司拉山这样送马要旗、有文化、懂规矩的“吭”该多好啊!土司笑了。 

司拉山和多永安土司又说了几句感谢他对办校支持的话后,他们一行人离开了陇川土司府。 

多永安土司对办学校认可的诸多因素中,有不想因为取缔广山学校去得罪众多的山官头人原因之外,更主要的是不想去招惹这个有着洋教会背景的司拉山的因素。否则,多永安土司历来不会那么轻易的就去会见一个景颇族人的!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