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5hak66j4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续30 毒贩——李蓉

作者:博尊宝

跟80%从仰光永盛监狱回国人员一样,李蓉回国后很快就返回到了瑞丽这块土地。凭着他灵敏的嗅觉和聪明的头脑,很快就发现了个商机。当时硫酸、硝铵等化工原料,在中国还没有管制,不要说大城市,就是在外五县的农村合作社随时都能买到,而这东西又是一种新型毒品——冰毒加工生产时必不可少的原料。于是他大胆地大车大车地公开向边境地区——瑞丽贩卖,挖到了几桶金。直到有一天,有人眼红举报,政府突然明白过来,在瑞丽查封没收了他整整二十吨重的一大车货,但当时政府还没有公布对此类物品进行管制的有关法律,所有他就一跑了之。

发财后,他在瑞丽买了栋别墅,又开了个当铺,接着讨了个缅甸果敢姑娘做老婆,过了几年安静的生活,还生了个胖儿子。笔者每到瑞丽,必到其处歇脚打尖,喝喝茶,诓诓家常,有时也住在他的别墅里。

后来听人说他关了铺子,带着老婆儿子回成都去了,据说主要为了儿子能够在成都上个户口,将来好上学。而瑞丽的别墅,就丟给另一个朋友居住。

 1996年2月的一天清早,笔者因生意到云南思茅,在大街上碰到李蓉和另一个叫老八的朋友,两人全身上下沾满泥浆,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他们把笔者拉到一僻静处告知:

“我两人开一北京吉普,从孟定到昆明,因为连夜赶路,疲劳驾驶,临晨快接近思茅时,一不小心,没有把握住方向盘,车子开进水田打了几个嘟噜翻掉了。我俩好不容易爬了出来,搞得一身泥巴。”笔者以为他俩要找人去急救,还准备同去帮忙。殊不知李蓉伸出四个手指头比了一下说:

“有这个,不要了,得赶快溜。再见,再见,后会有期。”

一面说,一面作揖匆忙离去。

不久,笔者在瑞丽又看见到李蓉,曾好心相劝:

“李兄,人生在世,数十年寒暑,找不完的钱,却会有受不尽的苦,何必嘞!钱够用就算了,不要挖来座金山,到时却无命来享受。”

李蓉却说:

“我主要搞黄麻素,这是一种生长在新疆地区的植物,目前在中国还没有例入毒品管制,因为这也是生产很多西药的原料,只要能搞到医药公司的有关证明,是可以合法采购的。而在全中国各地,需要购买这种原料的工厂很多,得到医药公司的证明很容易。拿到的批文比如说是五吨,有效期60天。我就在此期间内多跑几趟,每次五吨即可,把其中五吨交给提供证明的公司,其余的设法运到缅甸不就得了。说难听点,就是打了法律的一个擦边球而已。只要小心点,问题不大。”

后耒听人说,实际上他在做这种生意的同时,也在为警方‘跑二牌’, 也就是做警方的线人。

1998年初,云南保山市警方忽然在保山境内下发了对李蓉的通辑令。据说是四川公安厅通过李蓉设扣,在云南保山地区畹町镇诱捕了携带10千克海洛因的两名缅甸毒犯,在押送回四川途经昆明住宿时,遭保山警方派员围捕,在宾馆走道准备抓捕李蓉时,双方持枪僵持不下,于是警匪发生枪战,消息不胫而走,顿时轰动不已,昆明警方出动大批警员,包围现场,全部缴械后,才弄清事因。按规定,外地警方到某地办案,应先通知当地警方。而此次四川警方,一没有通知云南省厅,二没有联系保山当地警方,所耒人员均着便衣,使用地方牌照的汽车,纯属违规操作。据他们解译,因事关10公斤毒品交易之大案,怕消息走漏,所以按上级指示才没有通报云南警方,后经云南公安厅与四川公安方面联系后得到确认。而保山警方称,李蓉经常出入边境地区,早已纳入警方视线,此次得到其准备购买大批毒品的消息时,就安排人冒充缅甸毒犯拿出10千克海洛因与其联络交易,而且一路跟踪,准备一举抓获其整个集团,昨晚看到又有辆车人耒到与他们汇合(实际上是四川警方前来支援的),所以今天一早才收网抓人。

官司打到公安部,责成双方作出检查,10千克海洛因由云南省厅没收入库,李蓉由四川方面带回,二名“毒犯” 由保山方面带回。保山警方一怒之下,下达了对李蓉的通缉令,从此他再也不能跨入保山地区半步。

近年耒中国政府加大禁毒力度,对凡侦破的案件,一律按抓获毒品数量的价值比例提成作为对有关人员的奖励资金。在高额奖金的刺激下,从军队、公安、安全、武警到公路稽查、工商、卫生、安检...... 一时间,你争我夺,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一场全民的缉毒战争。谁有线索,谁得到消息,都不愿意告知其他单位,生怕被瓜分了奖金,于是经常发生几家单位同时在侦察同一件案子的事,象上面发生的那种闹剧也就经常会发生了。

一年后,笔者在瑞丽又碰到老八,他告知,李蓉半年前因为贩卖运输毒品被捕,判了无期徒刑,现在昆明加里泽农场劳改。问起原由,他说情况是这样的:

李蓉多次把黄麻素走私到缅甸果敢,卖给刘某老板,每次都只付部分货款,时间一长,李蓉的全部资金都押了进去,他多次讨要,对方均以各种借口推托不给。最后这一次双方大吵起来,那人表示没有现钱,如果实在要要,就以5公斤海洛因抵帐,李蓉一气之下就拿了货走人。   

第二天,他开着新买的那辆切诺基,藏着货,进入中国后不久,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突然发现有大批公安在设卡,要回头已经来不及了。而且他是这条路的常客,在这种地方怎么会出现公安!?   

他脑子快速地运转,心里面马上就明白是什么事情了。

根据后来公安提供给法院的资料,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犯罪嫌疑人把一辆草绿色的北京切诺基停在临时检查点前五米处,高举双手下车后说:

“我叫李蓉,我自首。”

公安问:“车上装着什么?”

嫌疑人答:“毒品海洛因。”

公安问:“有多少?”

嫌疑人答:“五公斤。”

公安问:“藏在那里?”

嫌疑人答:“没有藏,在这里。”

一面说,嫌疑人一面打开暗格,那出包得很好的那包毒品交给公安并且说:

“我要求面见最高层负责人,有重大案情举报。”

(对李蓉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毒贩,大家都感到毫无味道,原本都想到他肯定会百般抵赖,为拆开他的车子检查还准备了大批工具,没想到战斗就这样结束了。)

于是李蓉被迅速移交到有关高层,他详细地举报了拿毒品抵账的那个大老板的情况,当公安的高官一听到这个名字时,眼睛都发出兴奋的神色,要知道,这刘某,可是中国公安部挂名督办的大毒品案中,列入追捕的名单, 一直没有其可靠行踪的特大毒枭。

刘某,汉族,最初偷渡到缅甸身无分文,自1993年后多次共组织毒品海洛因2吨多向中国境内疯狂贩运,成为赫赫有名的境外大毒枭之一,同时刘还在境外组织私人武装保护其“生意”,以此对抗中缅政府的禁毒执法活动。 

后来中国公安部门掌握了刘不但成为了果敢富豪并担任了果敢第一特区政府开发部副部长的充分证据后,根据中缅《禁毒合作谅解备忘录》及中缅双方禁毒执法会晤达成的共识,于2001年12月27日正式向缅方提出协助抓捕大毒枭刘某的要求,其后就失去了他的踪影。 

2002年1月28日凌晨,根据中国警方提供(李蓉提供的)的准确情报,缅甸果敢特区军警,前往果敢老街东城刘躲藏的秘密地点实施抓捕,受到猛烈的武装抵抗,经过长时间枪战后,当场击毙以刘某为首的20余名,抓获10余名毒贩,收缴大批各种毒品及制毒设备,这天正好是刘某偷渡到缅甸十年的时间。(中国、缅甸报纸对此均有报道)

当李蓉的运输贩卖毒品案开庭审理时,按照中国现有法律,5公斤海洛因是可以枪毙好几回的。而且当地公安一口咬定是接到线报,在对其抓捕时,他才自供的。但是他的律师坚持强调:

李蓉是自首的;

李蓉有重大举报事实。

最后,李蓉的小命被保住了,法庭综合其案情,虽然从轻处理,还是判了他无期徒刑,发监执行。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