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FMxcVREd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1.4 战争时期 (中)

作者:司德专

1942年3月下旬,学校停课,所有白人教师离校北撤印度。穆然勒山带着教堂的钥匙,也撤回到邦侯大山之中去了。 

1942年5月2日,驻守八莫的缅甸边防部队八莫营,在上校雅各(Col. R.M.Jacob)的带领下撤往兴伦崩山去了。当夜,日军占领了八莫城。 

5月7日,由艾普顿准将率领的缅甸边防部队——北方与东方两个营驻守的密支那陷入日军之手。 

为躲避战乱,穆然勒山和乡亲们一起退到了邦侯山的密林深处。他们靠着山里产出的洋芋和包谷,熬过了战争中的最初几个月。 

到了1943年,为了解决乡亲们的食盐和布匹,穆然勒山不得不大着胆子下到周围几个坝子和小镇上去想办法。由于当时连接山地与坝子之间最好的运输工具是马。因此,为了要跑生意,穆然勒山只能开始新的学习——捆驮子、赶马的技术。 

穆然勒山征得大哥同意后,用家里的两头水牛与同寨子的人换了一匹驮马。不久,他驮着山里的货下到垒杰(洋人街)去换食盐。寨子里的人看到他很顺利的回来后,慢慢的有一些人开始加入到了他的驮队里。 

第二次,当穆然勒山再次下山时,在垒杰几乎丢了性命:由于他驮来的货物正是集市里紧缺的包谷、洋芋之类的粮食。他的驮子刚卸下,很快就卖完了。 

当他办齐了要往回驮运的货物时,看看天色还早。于是,他走进一个广东朋友开的理发店里,他想一边理发,一边品尝一杯久违了的咖啡。当时缅甸的理发店里,几乎都兼营咖啡。他万万没想到,他才刚刚闻到咖啡的香味时,自己差点就死在日军的枪剌下。 

穆然勒山刚理好发,又把满脸的胡须刮干净,刚端起咖啡杯时,两个凶神恶煞的日本兵冲进店里来。他们用枪剌比划着,要捅死他! 

店主小广急忙站在勒山身前,挡着两个日本兵,又比又划地费了好半天的功夫,好不容易才劝走了那两个日本兵。那两个日本兵离开时还几步一回头的怒视着穆然勒山,还不停的对店主说着什么,小广也边说边拍打着自己的胸口,指着自己的脑袋,比划着砍劈的手势说个不停。 

那两个凶神恶煞的日本兵离开后,穆然勒山才知道:两个日本兵根据他白晳的皮肤,文雅的举止,坚持认定他是个汉人,而且还是一个中国远征军的军人。如果不是小广的拼命拦阻,用脑袋担保勒冒山的的确确是个景颇族的话,穆然勒山当天是必死无疑的了。 

那一次,穆然勒山多亏有小广这个汉族兄弟相救,他才躲过了一劫!也正应了景颇族那句成语:“有一个仇人得死,有一百个朋友得活”。从那时起,穆然勒山与小广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穆然勒山有了那次下山遇险的教训后,他每次驮东西到垒杰时就先到小广家里,交由小广帮他打理卖货与进货的事情。后来,他到孟茂和八莫各地去做买卖的时侯,也按同样的方法,尽量去找一些当地的坐商们帮助。这样,各地的坐商实际上就成了他卖买上的合作人兼保证人,省去了他许多的麻烦与危险。他靠着这些关系网,他和他的驮队就在日军占领的各地渐渐地畅通无阻了。 

1943年秋季,穆然勒山又经历过一次危险。那次的危险是来自空中的,是在英美盟军对八莫城进行空袭时遇到的: 

那一次,穆然勒山带着他的驮队到八莫去的时侯,邦侯官家的幼子早腊也跟着去了。邦侯早腊已经憋在山上快两年了,他看着穆然勒山经常走动都没事,也就大着胆子,跟着勒山的驮队,想到八莫城里去散散心。 

穆然勒山和早腊到八莫的那天,他们早早的就打发其他伙计装好往回驮的货物往回走了。让伙计们把马队先赶到八莫城外的山林里去,在那里一边放马一边等着早腊和勒山。驮队出发后,勒山就带着早腊在八莫城里四处走走。到了下午四五点钟,当他们正准备离开的时侯,八莫城里突然拉响了防空警报,他们刚好碰上了美军飞机对八莫城的空袭。 

听到空袭警报后,穆然勒山一把拉起早腊就钻进了附近的一个防空洞里。当他俩进入那个防空洞时,里面已经挤满了几十个各种民族的男女老少。不久,随着洞外炸弹的爆炸声传来,穆然勒山听到洞内一阵比一阵高的嗡嗡声。那是由洞里那些缅族、傣族双手合什口中念着的经文;景颇族的祈祷;印度和巴基斯坦语的穆斯林祈祷声交织在一起的混音发出来的声响。 

穆然勒山注意到:当每次有爆炸声传来时,他身边惊恐万状的早腊总会有个准备欲往前扑的奇特举动!穆然勒山只好一次又一次的按住他的肩膀,防止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以后,穆然勒山带着早腊利用空袭解除的间隙急忙离开了八莫城。他俩刚跑到郊外的时侯,又遇到了前来空袭的又一波美军飞机。郊外没有防空洞,他们只能找一些小坑卧倒,炸弹响过之后又起来向前狂跑一阵。 

当他们快跑到山边的时侯,穆然勒山又听到有一组炸弹落下的呼啸声,他急忙招呼早腊卧倒。可是早腊却像没有听到勒山的话似的。只见早腊向前一路狂奔十多米后,扑翻了一个在他前面跑着的人,把那个人死死地压在了他的身下!待炸弹爆炸过后,勒山跑过去一看才发现:那个被早腊扑倒的竟是一个印度汉子! 

那个带着惊异表情的印度男人,一边拍打着自己身上的尘土,一边哇哇的对着早腊大声怪叫。可是,不管那个印度男人怎么叫骂,早腊依然是我行我素,寸步不离的紧盯着那个印度男人。每一次听到有炸弹落下的声音时,早腊总是把那个印度男人扑倒后压在身下。害得那个印度汉子对早腊这个景颇莽汉的恐惧,已经远远超过了从空中落下的炸弹!所以,当又一次听飞机的轰鸣声时,那个印度男人不再躲避炸弹,只是为了躲避早腊而向前一路狂奔,早腊也同样追着印度男人狂奔而去。 

看着狂奔而去的两人,穆然勒山才突然明白了早腊那些奇怪举动的目的:“早腊一次又一次的把印度人狠狠的甩倒后扑在身下,是因为担心自己被炸死时没人陪葬!”。过去,在景颇族奴隶主山官死时,必须有奴隶陪葬的习俗!明白了早腊那些奇怪举动的目的后,穆然勒山笑得坐在地上,一时之间也顾不上天上的飞机,只能远看着早腊和印度汉子赛跑了!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