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mUbN1fdg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1.4 战争时期 (上)

作者:司德专

1942年初的八莫城,这个与缅甸中部连接着水陆交通的克钦邦东部的军事重镇里,运送南来北往的军队和军用物资的车船比起往年来显得特别的繁忙。这让穆然勒山和他的同学们都开始闻到了火药味,感觉到战争离这里不太远了!为此,他们也更加关注着报纸上那些与战争有关的各种信息。 

年初,在当时最有名的Jinghpaw Shilaika《景颇报》上刊登的新闻中,除了登有缅甸总督多尔曼的新年贺词之外,更多的就是那些有关西方的苏德大战、东方的中日战争,以及修通了滇缅公路等等与战争有关的新闻。 

一天,《景颇报》上刊登的一则招生启事引起了穆然勒山的关注。其中的大意是:“英军方一无线电学校要招收具有七年级以上学历,身体健康,年龄在18至25岁的青年学生。凡被该校录取的学员,自入校之日起,每月有七卢币的津贴,毕业录用后每月有30卢币的薪金。”启事上还附有应试的考题及该学校的通讯邮箱号码。 

“看来这场战争很快就会打到我们这里来了,我们还能不能继续把书读完都很难说了。我还不如约几个同学去试着考考那个学校。如果考上了,也好趁早到军队里去发展算了。”勒山已经动了弃学从军的念头。 

穆然勒山很容易就说服了他的两个同班同学——当包腊和密东都。他们三个悄悄地填写了相关的表格和试卷后,按着报上的邮箱号码把他们的试卷投出去了。 

试卷寄出后不几天,恰逢八莫中学决定放一个月的假,原因是当时有许多学生患上了水肿病。为了让各山寨来的学生回到各自的村寨去,让他们采用多吃山果野菜的方法去治疗。所以,穆然勒山有机会回到邦侯山。他认为那正好是上天让他有个机会,好把他准备从军的打算,当面告诉家里的母亲和大哥大嫂。 

回到邦侯山后不久,穆然勒山就接到了由八莫学校转来的军方无线电学校的回函:“你的笔试已通过,速到学校进行入学体检。” 

穆然勒山回到家里后一直没有向家里人透露过报考军方无线电学校的事,他不想过早的让家人为他准备从军的决定而担心。直到学校收假前一天夜里,才把他已经报考了无线电学校的事告诉了他们。 

“现在外面那么乱,你要回到八莫去我都不放心,你现在还想去当什么兵!这事连想都不要想,我决不同意!你如果不想读书了,就给我回到邦侯山里来好好待着!”母亲反对的态度坚决。 

“没有哪一个母亲会愿意让自己的儿女在战争年代去从军的!”对自己的决定遭到母亲的反对,穆然勒山心里早有准备。穆然勒山在当天夜里作了久久的祈祷:他既不愿放弃自己的选择,又不愿意与母亲发生争执。他只能祈求万能的主神为他作出最后的裁定,给他一个明确的启示。 

他虔诚的祈祷:“至高无尚的父神啊,从军的愿意如果是你的旨意,我将不顾母亲的反对与阻拦;如果不是,也请给我一个明确的启示,好让我打消了去当兵的念头。以上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祈求,阿门!” 

当夜,穆然勒山梦到自己已经回到了八莫学校。当他进到教室里的时候,发现当包腊和密东都两个同学已经不在那里。他心里在想:“看来我已经来晚了,他们两个可能已经先走了!”。正当他准备离开时教室的时候,校长早伦进到教室里来了。一见到勒山,校长立即大声地训斥道:“我要你好好读书,你想去当什么兵!你所做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你不能去!你的工作,我早就为你安排好了了。你的工作是将来要到山里去放牧绵羊和山羊。你可要记住了,不许跑噢!” 

早上,穆然勒山醒来后认为:“夜里得到的梦兆就是神不同意我去从军的启示:在梦里,校长就是神的化身。虽然我不明白‘将来要到山里放牧羊群’指的是什么?可是,神不同意我去当兵的启示是明显的。神的旨意不可违背,至于自己将来要不要去放牧羊群?那是将来的事!” 

穆然勒山打消了当兵的念头,当天回到了学校。 

回到八莫学校以后,校长早伦也真的把他叫去好好训导了一番。校长对穆然勒山说:“我们景颇族的大部份男人,几乎都可以成为优秀的士兵。但是,我们民族中最缺的不是兵,而是缺少大批有文化的人!早在1924年,克钦的文化官员——穆然罗宾,就曾经率领着54名景颇族官员去向缅甸总督巴特尔爵士提出让克钦邦独立的要求,并要求英殖民当局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景颇族山官;1935年时,由兴伦格巴的帮莫早都牧师,带领着23名景颇官员,向T·库泊总督表达了克钦(景颇)想要独立的要求。但是,两位总督的答复都是一样的:‘等你们先回去搞好了你们民族的文化教育以后再说’。所以,我们民族缺少的是学者,而不是士兵!” 

当然,穆然勒山只能认真的听着校长的训示,牢记他的训道。 

景颇族人自幼生活在高山密林间,景颇士兵以善长山地丛林战而著称于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军恩瑞奎茨少校曾率500景颇士兵赴中东参战,经印度洋于 1917年8月15日抵达伊拉克的美索不达米亚地区作战。既是在中东恶劣的沙漠地区,景颇士兵们仍有不俗的表现。加上景颇士兵生性忠勇,能吃苦耐劳,因而深得英军指挥官们的赏识。 

在和平时期,景颇族中那些想要改变本民族的落后面貌,有学识的所有的智者和长辈们,自然都会特别的强调:要优先考虑提高整个民族文化素质的必要! 

然而,穆然勒山读书的愿望在1942年3月,也因为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太平洋战争而被迫终止了。 

1942年3月的一天,安德逊嬷嬷告诉穆然勒山:“由于日军已占领了英军在东方的军事要塞—新加坡,英军设在那里的海军基地已经陷落,中英联军已经在缅甸战场上与日军激战了。因此,所有在缅甸的英美侨民和神职人员都将撤离缅甸。我们所有的白人老师,明天将由陆路撤往印度”。嬷嬷把罗伯特教堂的钥匙交给了他。 

根据中英军事考察团的意见,中国军队本应及早开入缅甸布防。由于英方怕中国军队进入他们的殖民地而一直犹豫不决,一直拖到了1942年2月,中国军队才得以先后入缅,组成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司令长官司令部。司令长官为卫立煌,因他未到任而暂由杜聿明代理,继又由罗桌英担任。中国远征军分三个军赴缅参战,主力是杜聿明的第五军,下辖200师,师长戴安澜;第22师,师长廖耀湘;第96师,师长余昭。另外两个军是甘丽初的第六军和张轸的第六十六军,共十万大军。但是为时已晚。 

日军于3月8日攻陷仰光后,兵分三路快速北进。中国远征军200师在同古与日军血战12天,歼敌4,000余人,为英印军北撤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3月17日,六十六军38师师长孙立人率部与围困仁安羌以南七千多英印军的日军血战两天多,将日军击溃,使英印军免于覆灭之灾。仁安羌大捷,使英印军17师得以绝路逢生。然而英军脱险后,丢下三十八师、独自一气北撤两百多英里,使中国远征军的右侧背完全暴露在日军前面。 

4月23日,东路日军攻克掸邦北部重镇——腊戍后,兵分两路:一路直扑克钦邦重镇八莫和密支那;另一路沿滇缅公路北进,连克畹叮、芒市、龙陵、进抵怒江边。中国远征军主力的退路被切断,面临被围歼的险境,不得不向伊洛瓦底江两岸撤退,陷入了惨败的厄运。 

中国远征军撤退时途经的大都是克钦邦和实该地区崇山峻岭的原始森林地带。那里遮天的丛林中有成群的蚊虫、蚂蟥,毒蛇和虎豹。又逢六月雨季的洪水、林中瘴气肆虐,加上部队饥饿、伤病交加使得非战斗减员损失非常的大,连军长杜聿明都几乎殒命。一代名将戴安澜师长、牺牲在抗日的缅甸战场,十万远征军回国时仅存不足四万。 

(为保卫缅甸与克钦邦的战斗中牺牲和倒在克钦邦山林间的中国远征军将士的英烈们,给景颇族人民留下了永久的记忆:‘在抵抗日本侵略的缅甸保卫战中及三年后的对日反攻中,作出最大的牺牲的是中国军人’。这对于包括穆然勒山在内的整个景颇民族在心理上的回归情结,无疑是有着重大影响的。)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