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2pDeZ3nO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续23 瓦邦司令——鲍有祥

作者:博尊宝

2003年瓦邦收购了“仰光航空公司”后,由于经营不得法等众多原因,希望在国外寻找合作伙伴,正好中国海南航空公司准备到缅甸发展,笔者陪着中方的代表团,在中国驻缅甸大使的牵线下,在仰光与瓦邦负责生意经营的岩合(鲍有祥的女婿)开始接触商谈合作事宜,但此事牵扯面较大,岩合不敢拍板,安排我们一行人前往瓦邦会见鲍有祥,请他定夺。于是与中方人员一起绕道云南孟连县出境,前往缅甸瓦邦首府板康。

佤邦,位于缅甸掸邦,萨尔温江以东,北与果敢(南定河为界)为邻,东是中国云南沧源县、西盟县、盂连县(南卡江为界)三县接壤。主要民族即为佤族。

六十年代,当地人民因不满缅甸军政府、国民党残部、自卫队(嘎戈耶)的三重统治,自发地成立“佤邦游击队”进行反抗。其中较大的有绍帕、困马、岩城、云兴游击队。其首领分别是:

困马游击队:鲍三板、鲍有谊、鲍有祥、鲍尼惹;

岩城游击队:岩克龙、岩肯;

绍帕游击队:赵尼那;

云兴游击队:卢兴国。

这些佤族部队受到边界一线解放军边防部队的支持和保护,从1969年开始,缅共中央特别分局派出人员与他们联系并且收编加入人民军—— 困马,岩城合并为4043部队(后为501):政委郭志明,大队长鲍三板,付大队长岩克龙、鲍有祥;绍帕,云兴合并为4049部队(后为502):政委周昆系,大队长赵尼来,付大队长卢兴国。

缅共进入该地区建立武装根据地后,依靠赵尼莱、鲍有祥等几支民族武装,统一佤族各部落,废除了猎头习俗,为佤族的崛起创造了条件,取到了关键的作用。

1989年4月17日,时任缅共中央候补委员的赵尼莱、鲍有祥率部在这里发动兵变,推翻了缅共中央领导集团的领导,成立佤邦联合军、民族民主联合党MDNUP。随后,与军人政府达成了和平协议,在保留民族武装的前提下,成立了掸邦第二特区,实现民族自治,发展经济建设。赵尼莱任党总书记,肖明亮、魏学龙为副总书记,鲍有祥为佤联军总司令,兼任佤邦政府主席、财政部长、李自如、布莱康为副总司令,尼东为作战部部长,总部设在邦桑(改名为邦康)。

鲍有祥(佤名Aik pang),缅甸佤族,1949年9月19日生于昆马新寨,其父鲍兴嘎1959年7月鲍家遭国民党残军抢劫,逃迁中国沧源县岩丙寨避难。鲍报名上岩丙小学,汉名“有祥”即为老师所取。1961年全家迁回昆马。1966年与堂叔鲍三板等组织反政府武装,成立昆马游击大队,鲍任游击大队副大队长;1969年9月随部改编为缅共任人民军4043部队;1971年任501营副营长、502营营长;1976年升为683旅副旅长。后来因为缅共中央执行的大缅族主义受排挤几乎被杀,得中部军区司令员李自如力保得以活命并到中部军区工作。

赵尼来,佤族,1940年3月25日出生于缅甸王冷区来地亚乡左仲村。后迁居昆马区大干罗乡的来格龙村。1956年迁居中国沧源县的上永和村三队,当过生产队副队长,民兵联防队队长。1966年一家迁回缅甸绍帕永邦永农寨。1996年12月组织成立了反政府绍帕游击队,自任队长。1968年5月率部改编为缅共任人民军4048营部队;1969年8月任4049营副营长;1969年12月加入缅甸共产党,1970年任4045营营长;1973年任北佤县县长兼12旅旅长、东北军区副参谋长。兵变后任佤邦联合党中央总书记。 

李自如,汉族,1947年10月26日生于中国云南省保山市龙阳区新街乡水眼村。毕业于保山第一中学后成为下乡知识青年,1968年参加缅共人民军,历任303部队炮连战士、班长、排长、副指导员;1968年9月加入缅甸共产党;1971年调4045部队任连指导员、营副政委、营政委;1976年任683旅副政委、政委;1981年任中部军区政治部主任、参谋长,军区副司令员。1985年9月当选缅共中央候补委员,任中部军区司令员兼财政部长,兵变后任佤邦联合军副总司令、佤邦联合党中央委员、政治局常委。

肖明亮,汉族,毕业于临沧卫校,原任缅共502政委、685旅副政委、68师政治部主任,兵变后任佤邦政府副主席。

赵国安,汉族,临沧初中知青,曾任缅共4045营部电台报务员、五旅通讯参谋、副处长、中部军区参谋长、兵变后任佤邦联合军副总参谋长、总参谋长。

赵文光, 汉族,云南临沧地区人,沧源佤族知青,20来岁来缅甸参加了缅共游击队,历任班长、排长、副连长、连长、营教导员、东北军区炮营营长、第五旅政委,兵变后任佤联军214师师长、佤联军参谋长,佤邦政府副主席、佤邦农林水利部部长、佤邦联合党政治局委员。

佤联军共计有主力部队4个师一个军区,3个独立团,合计正规部队3.5万余人,民兵11万人,部队武器装备全部为中国六十年代中期产品。后期瓦邦分南、北2个地区。北瓦与中国云南省接壤,面积约2万平方公里,人口40余万;南瓦与泰国和老挝相邻,面积3万平方公里,人口22万。该地区正是东南亚臭名昭著的金三角鸦片主产地区,罂粟种植面积约占三分之二,毒品产量约占二分之一。该军已成为缅甸最大的民族地方武装组织,又被美国列为全球反恐反毒战争的打击目标之一。

佤邦“联合党”于1989年6月提出了与彭家声部、林明贤部、丁英部、克钦独立军部建立和平民族统一战线的呼吁。总书记赵尼来在党代会上提出,“不让一寸土地,不交一支枪”的方针,表现出了极为强硬的立场。其宗旨是谋求佤邦自治,并成为省级行政区。

1996年,佤联军在缅甸军政府同意其接管坤沙的原有地盘作为酬劳的指使下,击败金三角的第二代世界鸦片毒枭坤沙后,占领夺取坤萨的几乎所有地盘,成立南佤地区,使其控制区面积扩大近70%,一跃成为金三角新的霸主。 

实际上军政府和“佤邦联合军”虽然达成了和平谅解,但这种谅解开初非常脆弱,双方相互提防。一开始政府军要派下属情报机构进驻特区,特区政府不同意;特区政府自称“佤邦”,军政府不批准;在此之前,“佤邦联合军”进攻坤沙阵地交火时误伤政府军,差点发生军事冲突。后来缅甸政府总理钦钮在仰光召见“佤邦联合军”总司令鲍有祥,代表政府表示非常强硬的态度,要“佤邦联合军”交出占领的地盘(南佤)。桀骜不驯的鲍有祥回答说:头可断、血可流,地盘决不交。

其后的时间里,钦钮政府与“佤邦联合军”的关系,经历了一个由对抗到猜忌,教育团结到信任合作的曲折过程。1997年5月钦钮率政府主要部门的部长、副部长到第二特区视察时,赠送鲍有祥一捆甘蔗,用缅甸的谚语“一棵甘蔗容易折断,一捆甘蔗就不会折断”,教育民族团结的重要。

而且佤邦的毒品问题日益突现,美国指控其主要负责人魏学钢等人为世界第三代毒枭,“佤邦联合军”为世界上最大的武装贩毒集团,叫嚣要对佤邦实施外科式的空中打击。钦钮适时警告佤联军已经站在十字路口,何去何从?自己选择!同时,告诫鲍有祥,因毒品问题,缅甸的国际处境很困难,如果要发展经济就必须开展禁毒工作。钦钮的这次视察缓解了双方的关系,“佤邦联合军”的总司令鲍有祥在国内外议论压迫下态度有了转变,动员军队和地方各级政府,狠抓发展替代经济,开始认真的搞地方建设。

1998年5月4日钦钮再次率政府9个部门的部长到佤邦视察时表示:

“边区的各方面的建设发展都比较好,像这样的发展是缅甸联邦的体现,是各民族兄弟精神的表现,在其它国家和地区像这样的精神体现很难看到。” 同时说:“过去感觉与鲍有祥的距离隔的很远,现在很近了,就像是俩对门。”

从这个讲话中,可以看出钦钮对鲍有祥一改过去官场中上下级之间的生硬态度,表现得像一家人样的亲切。钦钮同时还承诺缅甸政府将进一步的加大对边区援助力度。而且传达了主席(指丹瑞大将)的最高指示:

“对于边区的公路、电站、文化、医疗卫生要给予最大的帮助,应从目前的基础上再提高20%。”

由于第二特区政府的努力和缅甸政府的支持及国际社会的合作援助,从1997年至1999年短短3年时间内,第二特区的交通、能源、城镇建设、红宝石开采加工、教育文化和一些替代种植项目起得了显著的成就,贫穷落后的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佤族终于在茫茫的群山中崛起。

实际上发展替代种植铲除毒源是否能在“佤邦联合军”控制的地区得到实施,是缅甸边境地区民族和解和发展经济的关键所在。1999年9月底,鲍有祥突然接到政府的通知赶到缅甸景栋开会,钦钮出人意料的代表政府宣布让“佤邦联合军”北部辖区内的五万依靠种罂粟的山地农民,移民到南佤地区发展替代种植,无疑承认了“佤邦联合军”对此地区的实际控制。“佤邦联合军”抓紧时间,动员和强迫八万中缅边境地区的烟农进行搬迁到这一自然经济条件较好的地区,发展农业以替代毒品种植,迈出了实现禁种毒品关键的一步。从这年开始,佤邦准备向此地区移民22万。到2000年3月佤联军独立团及5万多配属居民已完成南迁,正式成立南瓦171军区,司令魏学刚,政委鲍有义。

(笔者曾问魏学龙:“瓦邦那里有这么多人可移民?”他笑着回答:“瓦邦没有,中国有。都是我们汉民族,若干年后,这里将都是我们汉人的天下。”)

虽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攻击和嘲笑这一措施,但对于缅甸军政府却有着深远的意义,南佤与泰国相邻,政府利用“佤邦联合军”在边境冲突中站在了第一线,承担配合政府军保卫缅泰边防的重任?“佤邦联合军”从一个地方自治政府的军队,承担起了保卫国家边防的任务,这充分说明缅甸的民族和解政策,不但增强了民族团结,而且,还在国家的认同和保证国家统一中,起到了积极作用。而政府军牢牢控制着北佤至南佤之间的通道,对“佤邦联合军”经过政府控制区的往来严加控制,这样一来对瓦邦实现了南、北分而治之的目的。

2001年, 缅政府再次利用佤联军驱逐傣族反政府武装,进军泰、缅边界沿线地区,引发泰缅边界冲突。在此之中,缅政府的真实目的是让佤联军在缅泰边境的活动制约坤沙残部和其它反政府武装,对泰国形成牵制,同时削弱佤联军的军事力量;而佤联军则乘机向南部缅泰边境拓展生存和发展空间,扩充自己的势力范围。真所谓“各有所图、各取所需”。

在这里不得不提到一个人物,就是南佤171军区司令魏学刚:

魏学刚 ,泰语名 Prasit Charnchai Chiwinnitipanya, 1946年出生于云南,1949年随父母移居缅甸掸邦。1964年,魏学刚加入坤沙组织,并成为报务员,后来进一步成为财务主管。1966年,魏学刚与坤沙分裂,带着两个兄弟——学龙、学银,投奔佤族王子岩小石。

岩小石,缅名吴艾石,佤族地区雍贝封邑世袭官家,1964年在缅军支持下成立对付缅甸共产党人民军的“嘎戈耶”反共自卫队。被军政府解散后,1967年12月岩小石率部加入国民党大陆工作组第三大队。1984年,岩小石与姻亲温贡官家麻哈桑组成佤民族委员会(WNC)。岩小石娶温贡官家掌印官召麻哈贡(麻哈桑、麻哈甲之兄)的寡妻李玉兴,有1子及3继子女,其中继女班燕担任泰国清迈省湄撒隆附近桑迪苏村寨头人。

1989年在中国边境佤首府班桑兵变缅共易帜,佤民族委员会合并到佤邦联合党,魏学刚带领手下525旅加入佤联军(UWSA)。该年11月23日,由于携带680公斤海洛因其在泰国清迈被捕。第二年10月24日,却在曼谷市中心监护医院离奇逃脱,泰国政府仍然缺席判决他死刑。

就是这个曾被美国悬赏200万美元抓捕,称为“世界十二大毒枭之一”——20多年来,从不照相,也不接受记者采访,没有人知道他的庐山真面目,被西方媒体提及率最高的人物魏学刚,现在却成为活动于泰国缅甸边境南佤171军区的核心人物,从此在泰缅边界,这个几十年动荡不安的地区,开始演绎了一场独特的革命。他把武装力量转化为企业模式,办起了公司,并使佤邦171军区的替代经济,变成了缅甸禁毒的样板基地,也是联合国禁毒署都首肯的模范禁毒区。

佤邦从事农业的人口占90%以上,南佤土地肥沃,比处于高山地带的北佤更适合种粮食,于是佤邦的移民计划就和替代经济项目同时开展起来。由于迁来的近8万佤族人,过去大多靠种罂粟为生,不会种水稻。他在没有任何正式联络管道的情况下亲自前往中国西双版纳州禁毒委,希望帮他们搞替代种植,给予技术支持,开展杂交水稻试验。刚开始群众积极性不高,但是当一位农户的25亩水田,收获1万斤粮食以后,家家户户都忙着开田,仅万宏区就开出水田3000亩。

目前泰缅边境的罂粟种植,已经减少了80%,在佤邦南部已经看不到罂粟花和毒品加工厂,只见一批又一批的烟农迁移到南部,开垦荒地,种植粮食,重建家园。他成为了南佤百姓心目中的恩人,对他充满着感激之情。目前国际禁毒部门对他的结论:承认历史、面对现实、替代种植、禁毒有功!

1999年4月17日,钦钮还率领庞大的政府要员和外国使节及记者出席了第二特区政府成立10周年的盛大庆典,钦钮发表了有关缅甸民族和解策,充分肯定了第二特区近年来发展和进步。 

板康,瓦邦的首府。

我们乘坐的汽车在瓦邦作战部部长尼东的带领下,穿过了整个小城。这个城市的房屋建设与云南任何一个边境小城看不出有什么区别。下午四点多钟,当我们的车辆开始向上爬行时,公路旁边是个大操场。据尼东部长介绍,这里就是瓦邦军校所在地。操场上,几百名新兵正在出操,指挥官的号令响彻旷野(多为云南、贵州、四川口音)。从体貌上看,这些新兵不但有佤族、也可能有掸族、汉人…他们都抬着56式步枪,队列整齐威武,穿着丛林色的军装和轻便胶鞋。虽然规定入伍的年龄是16岁,可他们之中有的年龄看来明显没有达到这个年龄,因为还没有枪高。每个连的前面都有三面校旗引导,旗帜以蓝色为底色,上面有笔和枪交叉的图案。学员的臂章标志是蓝底上一颗白星,白星下方有三座金色山峰。 

在操场东南角的高地上,坐落着一座很大的庄园,这里就是鲍司令的家。当车辆穿过那座古色古香、有着琉璃瓦的大木门时,我好像看到旁边挂着“掸邦第二特区政府”的牌子,而且门口还站着两位荷枪实弹的卫兵。(附图53)

当我们在一栋别墅的客厅里就座后,进来一位自称是鲍司令女儿的妇女:

“对不起,我父亲正在旁边的会议室里面开会,麻烦各位稍待片刻。”

一问尼东部长,原来鲍司令的这座庄园占地很大,除了他与家人居住的这栋房子外,旁边还建了更大的一栋建筑,特区政府就在这里办公。

十分钟后,一位个子不高、皮肤偏黑、但很结实的军人走进客厅:

“对不起!对不起!让各位久等了。”

鲍有祥,现任佤联军总司令,兼任佤邦政府主席、财政部长,没几句必要的客气话后,就将话切入正题:

“当初我们收购仰光航空公司,的确考虑欠周,主要因为我们谁都对航空根本不懂,因此更就无法有效地经营。目前与航空公司同时收购的五月花银行又在美国人的制裁下被政府停业清盘,在失去金融支持的情况下,我们准备寻找国外合作伙伴。小何跟我汇报说,你们想收购仰光航空公司,对此我没有意见。但是关键的是,在整个航空公司的股份中,政府还占有30%的股份,因此如果我们要出让自有70%的股份,必须得到政府的认可。这个事情我已经安排小何向政府交通部申请,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因为寻找引进外资合作经营,这个原则是政府决定的。如果政府同意后,具体的转让金额、支付方式等事宜你们与小何谈就可以了,有关经济生意的事情,都由他负责。”

简明扼要、干净利落,几句话就把问题交代得清清楚楚了。大家扯了一些家常话后,取得鲍司令的同意,中国朋友与其进行了以下的对话:

问:鲍司令,我们看到,你的头像上了2002年美国《时代周刊》封面,称你为“毒品王国之君”。 

答:大家都知道,大烟不是共产党带来的,也不是我们瓦族发明的。早在1824年第一次英缅战争时期,由于我们这片地区大部分是在海拔在千米以上,气候炎热,雨量充沛,土壤肥沃,再加上这里丛林密布,道路崎岖,交通闭塞,为植物生长提供地理、气候各方面得天独厚的条件。英國人认为极适宜罂粟的生长,就将罂粟种子运进了缅甸,强迫掸邦人民大规模种植罂粟,到缅甸重获独立时,鸦片种植已经遍布我们整个掸邦高原。

我们这个小小的民族,老百姓不懂文化,也不懂科学,整天就和土地打交道,多年来为了生存种点大烟讨生活,完全是为了解决肚子问题。追根到底,英国人才是罪恶的根源和罪魁祸首。

后来出现的新毒品——冰毒,是拿药水(化工原料)生产出来的。我们这里没有、也没有技术和设备,更没本事生产这些东西,这个与我们扯得上什么关系!?不是我们做的东西,西方国家凭什么诬赖我们,制裁我们,骂我们。

问:佤联军被美国政府宣布为“全世界最大、最危险的武装贩毒恐怖组织”

鲍友祥:当恐怖组织是要有条件的,我们连炮仗都不会造,连抽的烟、用的牙签都要去中国买,我们凭什么当恐怖组织?

问:美国政府称你是“继拉登、萨达姆之后第三个需要军事打击的恐怖组织头目之一。”

答: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美国人看我们民族太弱小,看我鲍有祥太弱,就以为好欺负,一切都要他们说了算。我鲍有祥和老百姓是经历三十多年的战争走过来的人,我们不要战争,但我们也不怕战爭。我和老百姓一人一支枪,来一个撂倒一个,来两个撂倒一双。我的老百姓完全有能力保卫自己的家园。 

问:听说你2000年就向缅甸总理保证,愿意用自己的人头保证,到2005年,佤邦全面禁毒? 

答:是的,我告诉他,到时如果还能在我这里发现一株罂粟的话,愿意人头落地。现在我仍旧敢向缅甸政府和国际社会再次承诺在2005年实现禁种毒品的目标。

问:你认为能做到吗?

答:我们的民族,种大烟过生活,越种越穷困,越种越落后,这个民族还怎么发展? 正因为看到佤邦越种越落后,我才下定决心要在2005年禁种大烟。缅甸掸邦第二特区成立10年时间,虽然在一些城镇经济发展上有了巨大的进步,但广大山区仍停留在原始农业的基础上,要铲除毒源谈何容易。当然靠我鲍有祥一个人是不可能的,我只能是一面做工作,一面往下压,强行的采取多种多样的方法,往这方面争取,好好地发动群众,领导人民去做。在佤邦,可以这样说,只要我还在,一切都是我说了算!-定要成功,绝对有保障!

问:禁种后,你们今后怎么生活?

答:你们都知道,我的女婿在下缅甸有很多生意,全家生活根本不成问题。主要是老佰姓的生存令人担忧。要根除罂粟,必须解决好烟农的生活。单靠替代种植无法解决全部问题,多年一直以种植罂粟的土地已不适宜种植其它农作物,只能慢慢地寻找合适种植的。我们曾寻求工业和贸易途径解决山民生活,我们搞了卷烟厂、糕点厂、木材加工厂……但佤邦被缅甸政府封锁,被国际社会制裁,不允许我们的产品内销(指内销缅甸)和出囗(外销中国),导致这些工厂先后都倒闭了。禁种令下达之后,触动了上百年来罂粟种植的根源,老百姓面临生活困难和病魔威胁。目前最重要、最起码的是,不能让老百姓因为禁种而饿肚子。由于刚实现无鸦片种植,群众生活水平下降和部分边远地区严重缺粮影响了社会的稳定。而橡胶种植开发又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同时,橡胶种植这一项长期的项目,目前只有部分早种的开始有一些收入,但要增加效益还要等三、五年的时间,所以,经济上的困难特别大。

鲍有祥最后表示:“佤邦联合军”领导层内部大多数人私下议论,大家也认为没有把握,靠我们二特区单独来实施这一措施,也缺乏雄厚的经济实力。国际上禁毒呼声虽然很高,但给予实际援助太少。希望国际社会,缅甸中央政府能够给予我们更多发展以宽松的政策的帮助和支持。而中国政府与缅甸政府合作签订重大的能源经济项目合作同时,却与缅甸政府一起限制第二特区政府的矿藏资源和木材资源开发和出口,牺牲边境地方政府的利益,严重的影响了我们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所以我们希望中国在内的邻国政府应该多考虑一点我们刚实现禁种目标的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能够加大禁毒资金投入,逐步地帮助我们,当然,我们更希望和中国民间公司加强合作。 

2005年年底联合国缉毒机构,在对佤邦进行了多次抽查与考察之后确认,缅甸掸邦第二特区克服重重困难,信守对国际社会的承诺,按时完成了鸦片罂粟的禁种任务,大规模种植罂粟的现象在佤邦已不复存在。虽然佤邦的禁毒工程浩大繁琐,任重道远,鲍有祥要把毒品的金三角变成旅游的金三角、经济的金三角,尽管这个目标看起来是如此遥远,他仍然充满了信心,领导着瓦邦人民为着这理想作着不懈的奋斗。因为所有的佤邦人,对鲍有祥,都有对革命领袖那样的敬畏之情。在邦康的大亍上,笔者看到尤如当年马、恩、列、斯、毛的巨像一样,矗立着钦钮、鲍有祥、赵尼莱、李自如四人携手同视远方的彩色画像。

最后,仰光航空公司的转让,随着缅甸第三号人物、政府第一秘书、军事情报局局长钦钮将军的突然倒台等诸多原因,政府交通部一直没有批准瓦邦转让股份的要求,后来爽性找了个借口,莫名其妙地取消了他们所占的股份,也许这就是缅甸的特色吧!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