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1rCK0wpT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续21 毒品大王——坤沙

作者:博尊宝

1948年1月4日,缅甸独立,成立缅甸联邦(Union Of Burma)。第一任联邦总统就是由掸邦掸族土司王苏瑞泰(Sao Shwe Thaik)担任。 

1952年,吴努领导的缅甸联邦执政党藉驱逐中国国民党残军为由,正式把缅甸政府军开进掸邦。

1958年,奈温将军成立“看守政府”,搁置原来《缅甸联邦宪法》明文规定的、宪法运作十年后,掸邦、克伦尼邦有权决定是否继续留在缅甸联邦的去、留权力,并且废除掸邦土司,引发掸邦人民组成武装与政府国防军开始对抗。

1962年3月2日,奈温将军政变上台,正式废除《联邦宪法》宣告缅甸联邦解体。 

1964年,掸邦人民组织掸邦军(Shan State Army),开始为收复掸邦国土而与军政府开战。1985年3月,坤沙的掸邦军与莫亨率领的“禅族革命委员会革命军”联合,正式成立了“蒙泰军”。

1993年12月12日,坤沙在掸邦东枝附近的贺蒙寨宣布掸邦脱离缅甸联邦独立,建立“掸帮革命政府”,莫亨为“国家主席”,坤沙为“蒙泰军总司令”。1995年掸族民族独立运动内部出现权利之争,矛盾尖锐化,其被迫卸下“蒙泰军总司令”的头衔。同年11月,缅甸政府军3个作战师开始对蒙泰军发动攻势,佤联军集结1万余人部队,在泰缅边境开始配合政府军的进攻夹击,先后攻占其重要据点。

1996年1月5日,坤沙率领麾下将士9749人向政府无条件缴械投降,交出轻重武器6004件,举行缴枪仪式,然后登上直升机,飞往仰光。 

坤沙向缅甸军政府投降后,基于安全及其他原因,他与家属被政府软禁在仰光明格拉东军事情报局大水塘基地,张苏泉及其他部下居住在比路七号情报局的基地里,政府把仰光世界和平塔路的以纳威迪电影院为中心的一大片土地拨给张家作为大本营,让他们作为从事经营生意的基地。这里占地五英亩(30亩),除了继续操作电影院外,以张参谋长儿女名义的公司、餐厅饭店、美容按摩院也相继开张,而且政府特别许可的、由他们代理的唯一一家华文报纸——“世界日报”也在这里向全缅甸发行。 

1999年的一天,笔者的一位老朋友——吴奥町,原来军情局的一位退休上校,找我帮忙称:

坤沙集团投降后,钦钮将军参照对待其他各民地武和平组织的政策,在进出口、土地、公司企业手续方面都提供各种方便和优惠政策,目的希望他们把以前集攒的(包括存在国外银行)大量资金转而投资到缅甸政府有效控制区,办公司、建工厂、搞实体,或者买土地、房产、立家业,既可以让他们从事正当生意,也可以栓住他们的心。这样如果政治上一旦再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也不至于再上山反政府。而张家投降至今快五个年头,一直没有搞什么像样的、规模较大的投资,他们的借口是没有合适的项目。为此将军一直放不下心来,不知道张家在打什么主意。所以将军把他派到张的公司做顾问,一是做军情局的联络员、二是指示一定要帮他们找个大项目。希望笔者从中国朋友方面想想办法,同时告知将军表示可以提供一切方便和保障。

不久,笔者联系上中国云南某公司,商量后认为,目前缅甸已经停止对“卷烟厂”执照的批发,此仍有利可图可行的项目。于是在吴奥町的安排下云南某公司代表会见了军事情报局二号人物觉温将军后达成共识——由军情局负责帮助张家解决执照、土地、供电等涉及政府方面的问题;中方负责技术、原辅料、生产;动员张家投资机械设备、厂房建设、然后负责销售。随后,云南某公司的代表与张苏泉进行多次协商,并且就合作在缅甸仰光建设“中缅合资亚洲卷烟厂”达成协议并且草签了“合作协议”。笔者以中介人和翻译的身份,全程参加了所有商务谈判的工作。所以在协议签订前,得到情报局的许可,笔者作为中方的代表,在吴奥町和张苏泉的陪同下,拜会了坤沙(张其富)先生。

先生居住在大水塘基地里军官家属区,附近基本都是上尉以上的官员的住宅,每家一栋木板铁皮顶房,房子周围还有点小院子,可以种些花草蔬菜。先生的这一栋是单独用铁丝网围着,也比较大,大概有30X30米宽,笔者注意到,在园子的一角,有一个铁丝笼,里面好像竟然饲养着一只小老虎(据说其投降时带来的,早有耳闻,今得一见)。

在这栋缅式建筑的客厅里,笔者见到这位赫赫有名的“鸦片大王”。

坤沙身穿傣族传统长衣裤,手中拿根藤手杖,白白胖胖,样子很和善,没有什么架子。房间里的摆设基本还是中式陈列,墙上有条幅字画,茶居上有盆景,无不透着华人的民族气息,招待笔者的竟然还是真正的普洱茶。张苏泉向坤沙介绍了笔者并汇报了有关卷烟厂项目的进展及协议草案。坤沙听完连说了三个好后表示:

“就按你们商量的办就可以了,一切由苏泉老弟负责即可。我就不发表什么意见了。”

谈完主题,也许很少有华人来访的原因,坤沙仍旧兴趣默然开始闲谈,问及笔者籍贯,笔者坦然告知:

“祖籍云南大理。”

坤沙:“哦!我的祖先也是来自云南大理的汉人,咱俩竟然是同乡哩。难得,难得。”

笔者乘机提出想请教几个好奇的问题,坤沙欣然答应 

问:“人们都说你从鸦片上发了大财。”

答:“这简直是笑话。我为了掸邦的独立而战,维持一支4000人的队伍,吃、喝、拉、撒、住,穿衣戴帽,那一样不用钱!?更重要的是要买军火,都得从黑市里搞,哪还有什么钱? 哦,不过投资一个卷烟厂的资金还是有的,这个请你的中国朋友们放心。”

问:“据说,美国卡特执政时期,曾派一个代表团和你就‘金三角’地区禁毒的问题有过一次协商。”

答:“不是一次,是有过好多次接触。对方来的是纽约州议员沃尔夫率领的国会议员代表团,我这边主要由五叔(昭孔粱)负责。我当时认为,要在这个地区禁毒好办,但必须解决一个现实的问题,几十万老百姓的生活怎么办?这个地区经过百多年的鸦片种植,土壤已经很难生长其他农作物,老百姓鸦片种植,虽然没有富裕起来,还很贫困,但最基本的生活是解决了。如果现在不允许他们种鸦片,那种什么,又靠什么来生活?美国每年用于禁毒的经费至少1-2亿,再加上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绝对不会少于10多亿美元。所以我提出,只要美国每年拿出3500万美元,由我负责向‘金三角’地区的老百姓直接把他们生产的鸦片全部收购,交给美国,由他们自己处理,这样使毒品不再流入国际市场,又解决了老百姓的吃饭问题,一举两得。”

问:“美国的态度如何?”

答:“当时美国的国会议员们也认为这个主意不错,表示可以考虑。回去后代表团的考察报告中也认可了这个提议,但是卡特政府以‘不能与贩毒集团妥协,做幕后交易而干涉缅甸的内政’为理由拒绝了我的建议。卡特政府坚持只承认仰光政权的合法性,但我们是掸邦的合法政府,掸邦人民承认我是他们的领袖啊。实际上,他们失去了这个最好的机会,今后也大概不会再有了,现在就是叫我做,也只能望洋兴叹,无能为力了。”

问:“听说后来美国政府又悬红二百万美元抓捕你?”

答:“一开始美国通过泰国拉拢我,叫我狠狠地打缅甸政府军,美国将会提供援助给我。后来又指使泰国派人对我的部队进行策反,收买我的警卫部队搞刺杀,好在由于事先得到消息,才使这一系列阴谋没有得逞,所以爽性就出250美元买我的人头。实际上毒品的问题不解决,抓我、关我、就是把我杀了,也没有用的。一个坤沙倒下去,就会有更多的坤沙站出来。你们看,我投降缅甸政府后,毒品并没有消失啊!美国又要出250万美元,要缅甸引渡我到美国受审。缅甸政府出于安定北部民族矛盾的考虑,以及事先对我的承诺,拒绝了美国的引渡要求。”

问:“有人说您和缅共搞合作?”

答:“没有的事情。当年缅共人民军南下腊戌失败后,有些被打散的零星部队,在我的部队保护下,通过我的地盘返回去。因为这些人员,大部分都是中国人,刚才说,我的祖先也是来自云南大理的汉人,大家八百年前就是一家人,我为什么不能帮他们呢!当年,我们与缅共的大方向是一致的,都是要推翻奈温的军人政权,但没有一起搞。他们要夺取全国政权,建立共产主义社会,而我追求的掸邦民族的独立、自由和繁荣。当然中国毛泽东先生是我最推崇的人,他领导自己的人民战胜了强大的敌人,获得了解放,成为了国家的主人。我的心愿同他一样,也希望掸邦早日得到独立,人民得到幸福,但是我不喜欢共产党的体制。”  

问:“那你喜欢国民党啦?”

答:“也不能这么说。众所周知,1967年6月,我手下的500多人和300头牲口组成被人们称为‘世纪商队’的庞大马帮运送货物到老挝,出售给当时老挝王国政府军总司令——温•拉迫功少将。当时骡马队由缅甸境内的永弄起程,向着100多公里外、老挝境内、位于湄公河畔、对方指定交货的地点班广进发,那里有温•拉迪功的一个吗啡提炼厂。然而,当队伍经过国民党军部队控制区时,突然遭到他们的武装袭击,让我损失了16吨鸦片!虽然说,这个损失主要是由于温•拉迫功少将的背信弃义所致,但起因还是国民党部队,就此结下深仇大恨。1969年,国民党当局通过在缅甸、泰国的机构,曾委任我为‘华侨协会联合会’第四届执行委员会委员,一方面表示和解,一方面希望我能够为台湾当局的‘反攻大陆’效劳。国民党部队在掸族地盘上大规模进行鸦片贸易发横财,却把鸦片军阀的恶名栽到我的头上。我为掸邦人民,为民族的独立而战,没有任何人帮助我们,种植鸦片就理所当然地成了我唯一的经济来源。当然,我并不否认,我的部队里也有很多以前国民党部队的人,包括你熟悉的张参谋长。”

问:“想知道你对毒品的看法。”

答:“我们掸邦的人,自然知道鸦片不是好东西。吸食的人没有好下场,但这个东西我们这里原来没有,是英国人带来的,整整危害了我们华人几代人啊!现在我把它还给西方人,让他们也尝尝鸦片烟的滋味。吸食海洛因的人会死,大家都知道,西方人也知道.他们不是讲自由、讲人权吗?既然他们的老百姓喜欢,愿意用自己的钱来买毒品,政府为什么又要干涉呢!?我本人早已戒毒,也规定部下不准吸毒,一均发现可当场处决。” 

问:“回顾过去,你对自己有什么评价。” 

答:“当初我们生产、制造和贩运毒品是为了支持我们掸邦的民族独立“革命运动”。我说过,如果我能够重建我的国家,八百万掸族人民会欢天喜地;如果我能够解决毒品问题,全世界人民都会谢天谢地!现在我为了缓和民族矛盾与防止国家分裂,放下了武器,缅甸人民自然会欢迎我。千秋功罪,历史自有评断。“

后来由于钦纽将军的突然倒台,此“卷烟厂”项目不幸腰斩。

2007年10月27日,坤沙因糖尿病和肺气肿死于缅甸仰光,终年74岁。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