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blF0Oz04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续27 枭雄——杨世杰

作者:博尊宝

与一批被缅甸政府长期关押的“非法入境者”,1986年被中国政府接运回国后,很长一段时间过着拖衣落食的流浪生活(当时,笔者因事很长一段时期滞留昆明,得以世杰兄经常往耒,不时资助其一、二,每当世杰耒昆时,基本就借住笔者处)。

后来缅甸掸邦第一特区参谋长杨慕良——当年杨任营长时的教导员,他的女婿因为炸鱼死掉,张德文做媒,将女儿嫁给他。那时已经38岁的他,结婚后突然财运大发,接连开了几块赌石都卖了天价。 

其实,他发财的第一块石头,就是在笔者面前开发的。

大慨是1989年的事,他回国后,曾经返回过一转缅甸果敢,拜会了当年那些战友,如今掸邦第一特区的领导们,包括彭家声、彭家富、张德文、刘国壐、杨茂良、杨茂安等人,事过境迁,随著时代的发展,对杨世杰当年的行为,大家也不大以为然了,因为现在大家都一样地背叛了缅甸共产党。看到他目前的处境,都慷慨解囊相助,一人几万人民币,一下子凑了20多万。他婉言拒绝了大家的挽留,带着这些钱回到中国。后耒到盈江,找了二位朋友入股,用56万人民币购买了羊头大的一块赌石,带耒昆明准备出售。

第一次耒笔者居住之处,拿出耒一看,黄不溜湫的一坨,就象一块带皮的火腿。笔者对玉石一窍不通,取笑他:

“你简直是发疯了,56万买耒坨哦暖石。”他回答:

“你懂个屁,这就是上等货,真真的腊肉皮壳,一刀解开绝对发。”

说归说,讲归讲,其实他也不是很懂,更不敢自己开。要知道80年代后期,大陆才刚出‘万元户’这个叫法,56万可是能买一幢楼房或一大幢别墅的钱了。

那段时间,我俩每天用一军用包背着这块玉石,到处找人推销。记得有一天,刚刚走到翠湖边一个背静的地方,一辆单车从面前而过,在衣架上的一大包东西,咣当一声,掉在我俩前面五、六步的对方,突然从傍边冲出二人,迅速打开包袱,里面是块黄色的石头。此二人大喜过望,对笔者二人说:

“朋友,发财了,是块玉石,价值连城。见者有份,大家赶快找个僻静处商量商量咋个分。”

我二人一听,大为诧异,以为对方己知我俩身带玉石,准备下扣抡劫不成。连忙表示不感兴趣,需有急事要办,于是夺路而逃,一直回到住处,仍惊心未息。真是真假李逵斗玉石,江湖人称丢包计吧?

就这样杨世杰背着这块玉石,昆明——德宏,来来往往奔波了一年多的时间,一直没有找到买家,顿时陷入困境。

到了90年8月份的一天,笔者陪着杨世杰带赌石到北京路与环城南路交叉口处,有个德宏人开的“八达珠宝公司”,在这里与几个台湾商人见面,看货后,世杰坦诚相告:

“各位老板,这是我与另两位朋友共同出资买的,我26万,他俩30万。这块石头肯定是块涨石,现在朋友等着用錢,就原价出让。”

几个台湾人摇头回答:

“朋友,不值。”

杨咬咬牙:

“各位就算帮个忙,朋友逼着要钱,我本人的钱不要了,就30万,拿耒还朋友算了。各位决不会亏,肯定开发的。”

其中一个台湾人用嘲笑的口气说:

“30万,你怕是想钱想疯了。你既然说肯定开得发,有本事就自己开一刀,否则就不要再骗人了。”

杨世杰一听,气得打抖,定定地用一种认人心惊的眼光盯住此人看了半天:

“你,你……你会后悔的。”

世杰感到一种被人藐视的愤怒,对八达公司的老板叫道:

“王总,开就开,不就是56万元,谁怕谁,老子拼了。”

王总一听,马上带大家到后面加工车间,立即安排开刀。半个小时的时间,随着金刚砂轮片高速的转动(在中国玉石加工已经基本自动化,与缅甸全人工根本无法同日而论),一片翠绿色,在灯光照射下,己经从刀口缝中渗透出耒:

“杨老板,56万就56万。”

“杨老板,我出100万。”

“150万……180万……200万……”

当石头被解成两半块,一片翠绿色,水萤萤的,就是不懂玉的笔者也看出是上等的翡翠。此时那位取笑世杰的台湾老板已经出价600万。 世杰看看他说:

“老子就是不卖给你。”

最后杨世杰以580万卖给八达公司的王总。(一个星期后,王总650万倒卖出去,尽赚70万。)

发财后,杨世杰性格大变,基本不再与台湾人做生意,也杜绝了与当年朋友的来往,每天沉醉于中、缅、泰各处的豪赌之中。

1992年11月,“果敢同盟军”出现了第一次内讧,司令彭家声兄弟和参谋长杨茂良兄弟发生了一场权力与利益的纷争。

杨氏兄弟并非土生土长的果敢人,而是出生在云南临沧的,于60年代末才逃出国门加入了缅共的,是属于老缅叫的新果敢人。老大杨茂良官至果敢县副县长后任副总参谋长,老二杨茂安则是东北军区内务处的处长后任政治部主任。另外两兄弟杨茂修、杨茂贤一直在商场上奔波。(杨茂贤多次进行毒品走私活动,于1994年被中国地方法院判处死刑)

彭家声的“果敢同盟军”,基本上是由果敢人组成的地方武装,具有极强的地域色彩和排外性。除彭家声当时任总司令外,副参谋长李忠祥、彭家富、杨忠卫、政治部副主任胡家友,财政部长刘国玺,后勤部长杨忠锡,财贸部长张德文,副部长彭大顺等人,可以说重要的领导岗位基本都是由果敢地区的头面人物,清一色的果敢土著当任,新果敢人身份的并不多。

历史上果敢就是一个内战内行,同室操戈,兄弟争权,互相残杀的地方,而“果敢同盟军”由于较为松散的结构,更是给内部不断纷争提供了天然的良机。

(其时,笔者应彭家之邀请前往果敢,开战前曾与杨世杰同住“紫云宾绾”,互为桌上贵宾,开战后各为其友,竞成敌人,其耒也再没有见面)。

彭、杨之争初见矛头,政府军派人从中多次调解未果,于是开打,双方兵戎相见,发生大小零星战斗多次,都只是不痛不痒,看不出谁能胜负。不久师长魏超仁拥兵加入了杨部,情况也没有多大的改观。一开始佤邦坐山观虎斗,严守中立,不久杨氏兄弟亲赴佤邦进行游说,表示认可佤邦关于整个萨尔温江以东的广大地区,同为“大佤邦”的版图的构想,同时做出多项承诺,借瓦兵攻彭,双方达成协议,1500人左右的佤联军从清水河一带进入果敢“助杨倒彭”。

关键时刻,杨世杰率杨、瓦联军在杨龙寨战役中,一战定乾坤,驱逐彭家声出果敢,扶自己的岳父杨氏兄弟入主果敢,后举家移居缅甸曼德勒,生儿育女,过着悠闲悠哉的富裕生活。

当其夫人身怀的第三胎,产期将到,杨世杰亲自驾车准备前往果敢,车出曼德勒,正在爬麦苗大坡时,一辆满载石块的大车由坡上迎头撞来,其夫人当场弊命,杨世杰断了一条腿、一只手、一节颈椎、二节脊椎、五根肋骨,在医院整整昏迷了七天,躺了半年后,也是命不该绝,又奇迹般的活了过来。而肇事车的驾驶员,根本就没有人看见过,也无从查起。事发后,江湖上众说纷纷,不外乎猜测是对他当年带兵打彭家的报复,但大多也都是些无凭无据的传说。

又过了两年,某日,杨世杰驾驶一高档轿车,由曼德勒前往100多公里外的宝石产地—莫谷。又是爬大坡,刚转过一个急弯,仍旧是一辆满载碎石的大车,由上而下,快速迎头撞来,一起掉入百丈深渊,变成两堆废铁,后来虽找到两具尸体,但是已经血糊淋喇,面孔变得一塌糊涂了,除了从衣着来辨别死者身份外,警方根本无从调查,也只能不了了之了。

杨世杰死后,家中没有留下一分钱,其当年做玉石生意找下的亿万资产,下落不明。按他的脾气,一般人认为他会把钱存入泰国的银行,但没有人知道他把存款单据藏在何处?而他留下的一双女儿,只好由其岳父抚养下去。一代枭雄,就这样魂断异国他乡。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