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Sq0508P2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7.5 “台湾代办”

作者:博尊宝

台湾驻缅甸的各情治单位,得知中国大使馆来看这批人的消息后,他们也大肆活动,表示要争取一部分人到台湾去。这就是中国两个政府的弊端,不要嘛,两边都不管;一要嘛,又要你争我夺。这对被长期抛弃于两个政治领域之外的海外孤儿,得到一个极深刻的教育,可这个教训够惨,一晃就是廿年。啊!人生有几个廿年啊!入狱时正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而现在已是两鬓斑白的半百老人了。如果这次再不把握时机,选择自己应走的道路,必将会老死狱中,饮恨终生。

自从中国大使馆人员到狱中问话以来,“台湾代办” 夏天如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在外面白派侨领蔡武板、蔡福林的指使下,于是又大肆活动,并放话,胡说台湾已派来代表,计划无条件接受这些难胞回台。宣称右派侨团已经准备帮助大家办理入台手续,动员大家抵制会见中国大使馆人员。这真是活见鬼,办台湾手续,需要大量金钱,狱中的同胞就因为拿不出钱,不然大家早已走光了!而现在看到大使馆出面交涉了,他们又想从中捞点政治油水,而他们根本没有诚心来帮助解决这些人的苦难,谁还会上当呢!?

而夏天本人,一直靠着出卖灵魂,倒是颇受到当时缅甸白派侨领、国民党在缅非官方大使—蔡武板、蔡福林的赏识,经常来监狱中看望并送食物给他,让他得意忘形。当然,这也不是白得的,每次他们都从夏天这里得到他们想要的各种各样的“情报”,因为在仰光监狱中关押着的这几百人中,可是有很多形形色色、重量级的人物,比如说 :蒋经国的秘书、解放军空军中校、五十四军付参谋长、中央某高干子女、XX级干部、国民党军政高官滞留大陆子女、大陆反共地下组织头头……五花八门,无奇不有,至于这些身份,是与不是,鬼才知道,都是他们自己说的。关于这些人的情报,两蔡也不知道卖了多少钱!?

他们又拿一些所谓的入台申请,叫夏天发给那些表示积极反共的人员填写,宣称要帮忙他们办理入台湾手续,搞的煞有介事的样子,把一些人又骗得团团转。但是在狱中数百中国人,除了少数在台湾有亲戚的,靠亲友的经济力量和个人的人事关系办到台湾去了。而侨团不从中敲诈已是好事,据说要到台湾去的侨胞,都要付出一大批钱,他们才给签证,否则想到台湾去,那简直比登天还难。其他人基本没有人能够靠他们办到台湾去的。

夏天78年由云南瑞丽偷越国境进入缅甸,与他同行的还有一个女人,据说是瑞丽农场一个干部的妻子,生有一男一女,不知怎的,与之勾搭成奸,一起跑到缅甸来了。他们自称是夫妇,所以他们在贵概警局时,被一起关押在同一房间时,那时两人恩爱得不得了,夜夜春风、翻云覆雨,搞累了需要休息一下,还怕东西会脱出来,就用皮带把两人的腰肢捆在一起。留下不少风流故事,后来的人,在那间牢房的墙上,看到夏作家留下的一首风流诗句:

比翼双飞投自由,丢家弃国两悠悠,

异域贵慨风流夜,雨露点点解千愁。

他们是否是真正的夫妻呢!?一天中午,有人无意中看到一张落在大仓地上的纸条,已被人踏得沾满了污泥,仔细一看,原来是大作家的“夫人”给他的便条。他们从曼德里监狱转到仰光监狱后,开始他也和其他人一样,每天都送菜给她。后来,他发现女牢里,有个更漂亮的女人,就移情别恋,打算跳槽。他自己游手好闲,又无一技之长,后来居然连“夫人”的菜也不送了,因之她写信来指责他—

“你这个大骗子,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为了你,我抛夫弃子,跟你来到缅甸。狱中七年,为你吃够苦头,受尽了冷嘲热讽,而你对我竟如此薄情,把我丢在一边,移情别恋。对江丽丽你千依百顺,什么都行,想甩掉我,不管我了。那是你打错了算盘,告诉你,我必须揭开你的本来面目,你这老千,你这骗子,你不要以为我离开你就活不下去。喜欢我的人多的是,多年来我顾全你的面子,忍气吞声,所谓一夜夫妻百日恩,难道你真是个负心人!”

从这封信中,他的秘密算是揭露了,以前他说他们是夫妇,那是胡扯。这就是大作家—夏天的悲哀!

他自称为“台湾代办”,在狱中对犯人进行招摇撞骗,时间久了,大家知道他的为人,都敬而远之。

为了争取人心,证明台湾决定接受这批在押的中国人,并且看在夏天为党国立下汗马之功的面上,两蔡于1984年终,为他办理了手续,从监狱中接走了他,据说送他到台湾去了。但是,不久缅华社会传出惊人消息,说他在赴台过境香港时,突遭车祸死亡。

(多年后,有消息证实,这次“不幸”事件,实际上是国民党情报单位刻意安排的,目的是让夏天在人们视线中消失,对其进行专业训练后,派其潜入中国大陆。不久,其果真潜入大陆,前往上海从事间谍工作。但不幸的是,他一踏上上海的土地,就被中国有关当局立即抓捕,判了重刑,至今仍在监狱中,这已是后话了。)

夏天在的时候,与他关系最密切的就是自称“二代办”的易保武。

易保武,昆明第十二中下乡知识青年,1970年参加人民军,在3037当兵。几个月后,在一次护送连队事务长到军区后勤部领取全营军晌,返回途中,与另外一个随行担任警卫的士兵陈伟民(昆明人,社会青年)从背后开枪,打死事务长后,抢窃所有钱物后潜逃。发财后,两人在老腊戌隐姓埋名地住了下来,而且还购置了一小栋房子,眼看着就能成家立业幸幸福福地享受生活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天突遭火灾,不但自己的房屋烧毁殆尽,还秧及四邻,引起政府注意。一查之下,露出马脚,仍然以“缅共”罪名捉拿归案。

夏天走后,易保武顺理成章地荣升“代办”之职务,接过了反共的大旗,成为监狱里面最坚决的反共分子。那段时间,外面二蔡定时来监狱探望,送来生活用品。交给他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照顾服侍蒋经国秘书(一个自称是40年代蒋经国任赣州地区专员时秘书的浙江老头)的生活。

(到1988年,缅甸爆发“八.八”事件,各地监狱被造反派打开,以“二代办”易保武为首的八人,被二蔡接走,下落不明。)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