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pH1r5Hn7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续19 大三官——杨振声(吉米.杨)

作者:博尊宝

1990年笔者与果敢特区办公厅主任刘国壐先生有事到仰光芭拉咪路、茵雅湖畔杨家的一栋庄园,造访果敢末代土司家族的一位未亡人。

当我们两人在佣人的带引下,走入客厅,就听到一个洪亮高亢的云南女腔:“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正当笔者一愣,一个金色头发、高鼻子白皮肤的西方女人,出现在面前,此人却穿着标准的果敢汉民族服装,讲着地道的云南方言,笔者惊讶得张大嘴,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刘国壐介绍,此人就是果敢杨土司家的大三官杨振声讨的英国老婆。

杨振声:果敢第七代印袭官土司杨文柄的第三个儿子,人称:大三官。1920年出生于果敢楂子树。先后在腊戌教会学校及掸族首领学校上学至高中毕业。1940年考入仰光大学。二战期间得国民政府蒋委员长亲批恩准,到中国重庆大学外语部学习。1943年8月,回的缅甸担任果敢地方政府的总务处长。缅甸独立后成为缅甸国民议会下议院议员。 

他以果敢土司家族的身份成为的议员,在议会中,维护和代表着果敢地方的政治地位和利益。同时他经营在家族的商业企业,特别是“缅甸东方银行”,除了杨家自有的股份,其他股东多数是掸邦人士,因为杨振声不但有理财的能力,他的正直作风和思维敏锐往往让其他人钦佩,具备了能够团结其他掸邦少数民族的聚心能力和领袖力。

缅甸独立后,宪法允许多党制,在下议院,“缅甸反法西斯联合战线”(AFPFL)是压倒性的多数派。但在1958年4月,分裂成两派,即由吴努和德钦顶领导的“廉洁派”;以及由吴觉念和吴巴瑞领导的“稳定派”。在这个时候,杨振声代表的果敢票,是投给吴努的。

因为吴努承诺:

继续赢得大选之后,将按照“彬弄协议”的精神讨论修改宪法关于联邦问题的条款;对于军队的一些不良行为,造成的土司与军队关系陷僵持,他将安排掸邦土司们与军队领导人昂吉准将会面进行调解。

新一轮选举在1960年举行,吴努的党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在选举后,吴努准备开始实行他的承诺。但是1962年3月,军人政变,吴努的承诺随之成为泡影。 

1963年10月,杨振声说:“军人政权推行不平等的大缅族政策,打压少数民族;以及因为军人政变废除宪法,反对实行民主。当土司把政权交还给人民之后,一旦人民的权利受威胁时,人民有权站起来保卫它。”于是在果敢正式成立武装“果敢革命军”,宣布反对奈温的革命委员会。他利用少数民族对缅人推行的同化政策不满的情绪,使队伍很快就得到发展壮大。 

为此政府军一方面开始对果敢实行经济封锁,不准商贾进出这地区,很快缺粮和缺少其他物资,让果敢陷入严重的社会危机之中。一方面利用以罗星汉为首的果敢亲政府势力,通过他们收买一些与杨反对缅甸政府问题持怀疑态度的人物,采取分化的手段瓦解他们。1965年4月下旬,驻防在最前线杨国智、苏文龙向缅军投降,在他们的引导下,缅政府军士兵直抵果果新城。几天以后,彭积广带着200人的队伍,也向缅军投降了。对于这些人的背叛,杨振声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之前就得到了情报,当时有人建议杨采取必要的措施,整顿部队,但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当政府军向果敢挺进的时候,他也没有下命他的战士,与缅军抗衡。因为他清楚这是缅军“用果敢人打果敢人”的战术。即便是流血,只会是果敢人流血,缅人不会流血的。他一直倾向以政治方式解决与军政府的矛盾,试图用谈判来解决问题,更不希望果敢人民受到战争的伤害。 

很快果敢通往江西的渡口基本已被缅军封锁,如果再不采取行动,他们将面临被包围和被屠杀的危险。于是他才决定向北转移,当晚就带着部队和他的两个儿子;杨家贵、杨家华;杨振徽(大五官)和妻子、儿子;杨金美和她的7个孩子;杨金秀的儿子等共约600人,找到一个未被缅军封锁的渡口,西渡萨尔温江,进入克钦特别专属区,受到克钦独立军KIA和掸邦独立军SSA官员们的迎接。 KIA和SSA表示如果杨振声同意与武力对抗军政府的活,他们愿意提供帮忙。但杨振声拒绝了,他表示:“如果我要抵抗的话,今天我会在果敢。”

他们在克钦地区大约逗留了一段时间,与泰国的国民党三军军长李文焕取得联系,接受对方提出的建议,在国民党残军的护送下,继续南下泰国,在那里得到了居身之地。

当杨振声到达泰国后,他宣布退出领导岗位。跟随他流亡到泰国的部队,对此感到异常失望。他的一个堂弟杨振业最先发难,表示不愿意长时间地离乡背井,寄人篱下,只情愿在家乡奋斗,那怕战斗到最后一个人。1966年带领着50人的小部队,离开泰国,返回了果敢,在西山地区活动。

杨振声虽然与国民党有很好的关系,但他已经是一个没有地盘的流亡者,三军军长李文焕的建议:“应该有自己的军队。”于是1967年,他派弟弟杨振勋(大六官)带着足够的人及武器,返回果敢与在果敢北部活动的彭家声组成联合部队。这时,政府支持的罗星汉及他的“戛戈也”,以新街为基地,控制着东山地区。 

在1966年至1968年间,果敢局势相当混乱,果敢变成了一块群雄争夺的混乱局面。果敢“戛戈也”与彭家声、杨振勋、杨振业的部队,在果敢境内,多次发生交战,双方均伤亡惨重。最后在猛乃坝爆发激烈战斗,打了7天7夜,在最关键的时刻,杨振业背弃了他的誓言,弃械投降了政府军。这样一来,罗星汉“戛戈也”的实力,自然超过了果敢联合部队,在缅军全力支援下,赢得了这次战争。

彭家声部弹尽粮绝后,为保存有生力量,只好被迫退入中国,以求再图。 而杨振勋部失去了武器、军需补给及全部财产,退往江西克钦地区。不久走投无路的他带剩余部队在腊戌向政府军区投降了。

这样一来,杨振声对果敢尚存的一点微弱希望彻底破灭,开始了正式的流亡生活。在泰国唐窝,他带着剩下的大约50个追随者,开始为基本的生活而做苦工,他告诉他们,现在的清苦,只是暂时,是为革命、为人民、为家乡而吃苦,总有一天他们会回到果敢的。他本人在一些朋友帮忙下,出任了清迈宁康大酒店经理的职务。 

1966年,他成为掸邦军事委员会的一名成员,他与国民党军和克钦族军以及其他各少数民族的武装,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关系。1967年4月,吴努及博杨莱、吴劳勇、博莱雅等被政府释放的政治家到达泰缅边界,成立流亡政府。杨振声应邀出任“爱国武装力量东部军区司令”。 杨振声决定借这个机会,建立一支属于自己的部队而达到收复果敢的目的。但是,由于吴努和他的流亡政府,仍然存在严重的大缅族主义,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都不愿意按照1948年宪法中“若不满意,10年后可脱离联邦”的条款,给掸族、克伦和孟族关于脱离缅甸联邦请求的承诺,自然导致各民族无法团结一致,齐心对敌。 

历史上,缅甸王朝的军队曾经攻入泰国,灭了泰王朝,因此种下世仇的种子,所以泰国政府对这些反缅甸政府的势力提供生存的余地和活动的空间。尽管缅政府经常向泰国提出抗议,但在某些西方大国的支持纵容下,泰国仍然我行我素,允许其以泰境为基地,进行反缅甸政府的活动。

但1972年泰国新一届政府上台,突然改变态度,不允许吴努在泰国领土上再从事反对缅甸政府的活动。1973年,吴努将民主党主席职位和武装,交给博莱雅,宣布退出政坛回国投降军政府。

1976年的一个晚上,杨振声也被泰国移民局在清迈宁康酒店以非法入境的罪名拘捕关入监狱。后来在一个法国记者的帮助下,他获得了难民身份,离开了泰国而前往法国。在那里无奈地在餐厅当洗碗工来养家糊口,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会从一个土司之后、缅甸国会议员,沦落到异国他乡的社会最底层!?

1980年缅甸军政府发布大赦令,在海外流亡了15年的杨振声,不顾后辈孩子们的反对,坚决由法国返回缅甸。

1985年在仰光去世,他的遗嘱是:把他的骨灰撒在萨尔温江里,因为那是自孩童时代抚育他成长的母亲河。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