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QXMQnn9Z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6.10 绞刑架

作者:博尊宝

缅甸一直执行的都是英制法律,所谓判处死刑,没有枪毙或者电椅一说的,都是上绞刑。而且,如果是够判死刑的案子,通过一审、二审、三审(中国是二审定案)大约两年左右的时间,如果都维持原来判处死刑,最后,犯人还可以直接向国家主席(或总统)提起申诉,而国家最高领导在什么时候会做出决定,就没有定数了。

1975年6月26日,学生领袖萨雷.孟武被秘密绞杀于仰光永盛监狱。面对军人政权的绞刑架,烈士留下千古芳言:

“你们可以杀害我的身体,但绝对不可能扼杀我的信仰和我的亊业,我绝不会跪在军靴面前偷生。”

萨雷丁孟武,钦族,缅甸钦族文化协会总书记;

1974年为仰光大学学生领袖;

1974年元月,新“社会主义宪法草案”出台,产生人民代表大会。5月开始,因通货膨胀、粮油短缺,全国爆发示威浪潮。6月6日参加领导全缅工人总罢工反对“宪法草案”, 政府出动军警开枪镇压, 造成数十名工人及学生死于非命;

1974年12月5日,作为“全缅学生联合会”的主要领导,策动学生、僧侶、民众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吴丹大起义”——

吴丹于1974年11月25日因肺癌病在美国去世,根据其生前归葬祖国缅甸的遗愿,29日他的灵柩抵达仰光机场的时候,政府拒绝提供仪仗队、也无高级官员到场迎接,除他在缅甸的家人及一些亲属外,仅有教育部副部长吴昂吞(随即因此被免职查办)。

家人将他的遗体临时安置在以前的达姆为赛马场等待安葬。次日,奈温政府宣布:吴丹遗体未经政府批准就运回缅甸,违反了有关法律,将对其家人追究法律责任。

(原缅甸国民议会议员昭巴金——德钦金告诉杨世杰:1969年,被奈温军事政变推翻的前总理吴努到美国联合国总部发表演讲,史无先例地在那里呼吁缅甸民众起来推翻一个联合国成员国——缅甸。奈温政府认为,吴丹就是整件事的幕后黑手而正式宣布其成为缅甸政府的不受欢迎的人,永远禁止再进入缅甸。)

消息一出,民间舆论一片哗然,吴丹的葬礼于1974年12月5日举行,数十万民众排列仰光街头,向他们杰出的同胞吴丹表达最后的敬意,在仰光的杰卡山运动场停留数小时供民众瞻仰告别,引得前往吊唁的民众络绎不绝。在吴丹灵柩即将前往原定安葬地仰光普通公墓时,“全缅学生联合会”出面,把灵柩拉到仰光大学“学生联合会”所在地,宣布将在这里为这位缅甸民族英雄举行一个隆重的追悼会——这个昂山将军曾经发表公开演讲的地方。同时组织僧侣们念经祈祷,学生们日夜守灵,闻讯赶来的民众也越聚越多,向政府递交了请愿书,要求为吴丹举行国葬。

吴丹:(U Thant) 

1909年出生于仰光班达诺,曾就读于仰光大学,后由于父亲去世,家境困难,辍学回乡在当地中学教书。此期间,吴努为该校校监,两人遂成好友。吴努执政后邀请吴丹担任政府广播处处长、总理秘书和政府发言人。

1955年,吴丹随缅甸政府代表团参加“万隆会议”,担任了大会秘书长。

1957年—1961年,吴丹为缅甸驻联合国代表。

1961年11月3日、联合国大会一致通过安全理事会168号决议,由吴丹代理联合国秘书长,填补哈马舍尔德任期。

1962年11月30日他被一致通过担任秘书长。

1966年12月2日任命吴丹再次担任秘书长。 

1971年1月23日,吴丹断然宣布,在任何情况下他都不再担任第三届秘书长。 在他向联合国大会的告别演说:“放下重担、一身轻松、终于解脱”。 

由于“全缅学生联合会”的操作,原本一个普通的悼念活动,很快就发展成一场抨击政府,要求变革的政治运动。拖到12月7日,政府当局做出让步,同意将吴丹安葬到仰光大金塔傍边的一个墓地,但不举行国葬。

吴丹家人接受了政府的方案,可当运送灵柩的车队准备从仰光大学前往大金塔墓场的时候,一些激进的学生和群众突然拦住去路,坚持要在学生会所在地举行葬礼。他们提出:“我们悼念敬爱的吴丹,我们要永远陪伴这位和平工程师。”

1974年12月11日凌晨两点,,政府军出动精锐突击队,在枪炮轰击之后冲进校园开枪镇压,尽屠守卫临时陵墓的学生和僧侣,大批群众倒在些泊之中,数十名学生被打死,数百人受伤,更多人被捕。军人冲进了大学校园,用一个小时就控制了整个局面。 将吴丹的灵柩,在全副武装的军人和装甲车的押送下运到大金塔旁边墓地进行安葬。

12日,在“全缅学生联合会”鼓动下,仰光市继续爆发大规模的群众抗议活动,愤怒的学生、僧侣、工人、市民随即全市暴动,手持自制武器,攻击警察局、政府机构和电影院,升起红旗,呼喊“罢工!罢工!人民党、人民党!”,宣布仰光大学、工厂为解放区,呼唤缅甸共产党领导、号召全国暴动推翻军政府。军政府随即调钦、克钦等地区非缅族精锐部队荷枪实弹进入仰光再次开枪镇压,更多的人被打死、打伤及被捕,当晚军政府宣布在仰光及周边地区实施戒严。 

这就是军政府宣称的“吴丹之乱”——缅甸历史上著名的“吴丹大起义”。

1975年5月23日(1976年3月23日),在组织群众公开记念20世纪缅甸最伟大的民族领袖、斯大林和平奖获得者—诗人兼作家德钦果铎绵(Thakin Kodaw Hmaing)百岁诞辰大会时,萨雷丁孟武被军政府逮捕。

德钦果铎绵,1875年生于卑谬县一个普通农民家庭,自学成才,精通佛教、缅文、巴利文、古今文史等,1911年担任《太阳报》编辑,并创办缅甸第一所国民学院,亲自教授历史与缅文。

是著名的诗人兼作家,其作品,多是讽刺与揭露英国殖民统治,嘲笑出卖民族利益的政客,歌颂缅甸农民起义,唤醒人民爱国意识。

在英国与日本统治时期,他积极参加反英、反日的民族独立运动,是“德钦党”领导人之一,曾任德钦党名誉主席、主席。缅甸独立后,先后担任“缅甸国内和平委员会”主席、“缅甸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主席、“缅甸中国友好协会”主席、“世界和平理事会”理事、“缅甸作家协会”名誉主席等职。1950年获缅甸政府“文学艺术卓越者”称号,1955年获“斯大林世界和平奖”。

“全缅学生联合会”的主要领导、学生领袖萨雷.孟武被捕后,很快被奈温集团被军政府以“反军政府共产党现行犯罪分子” 的罪名,判处死刑并很快被残忍绞杀,享年二十有一。

与萨雷.孟武-起被杀害的还有另一位学生领袖及二位工人领袖,他们是缅甸近百年历史上,唯一几个送上十字架被杀的政治人物。其他经济、民事、刑事案件被判死刑的,提起申诉后基本都不会下来,就这样拖着。运气好的,一个大赦,死刑变20年,再来个大赦,20变10年,扣去拘留的时间、国家规定的节假日、民族节日、宗教节日,实际上,不到5年,保证就刑满释放了。

狱中的绞刑架,就在一号大仓的内围墙的,外围墙内,站在楼上第四号房间的走廊上可以清楚的看到,绞架台上的个大铁架狞狰的坚立在那里,从英国殖民主义时代到现在百多年来,也不知被它吞噬了多少生命?绞架的四周是女牢负责的种植场地,每天都有许多女犯在那里劳动,种的是供监狱当官们用以拜佛的花卉。是花美丽,还是人漂亮,不然怎么会常常吸引许多男仓的犯人聚集在楼上向她们那边瞻望。人们究竟在看什么?绞架、花、还是女人?

有一伙抢窃杀人犯,男男女女有七、八人之多,是社会上称为的玩友之类的,头头名叫“貌温”,都是17-8岁的年轻人。案发当天,他们一伙人在仰光茵雅湖旁玩耍,见到一年轻人戴有一块很漂亮的手表,“老大”看其女朋友流露出羡慕的眼神,就决定抢来送给她。抢窃过程中,由于那人紧紧地抓住不放,“老大”一怒之下,下命马仔拔刀将其两只手掌齐齐砍下,顺利夺得手表,还不解恨,七脚八手将其抬起,丢入湖中。由于伤者失血过多,又得不到救助,于是溺水而亡。

按缅甸现有的法律,这种大案,一般都要经几年的审理才可能结案的。但是,这一次他们闯了大祸,这个被抢杀的年轻人,不但是一个高级军官的子女,而且是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学生。他的死亡,不但其父母不答应,更激起了大学生的愤慨,连日来仰光地区大学生不断进行示威活动,要求政府尽快结案,判处杀人凶手死刑。政府当局在其亲属及社会压力下,也怕衍生出其他动乱,于是快刀斩乱麻,省略了很多繁琐的法律程序,一个月不到,就判处所有在场的男女八人死刑,并报请国家主席核准执行绞刑。

按缅甸法律,关于绞刑,仍旧遵循从英国殖民主义时代制定的有关条款来执行的。头天,在有关方面人员的监督下,来给即将行刑的人,全面进行身体检查,并丈量了衣服,据说主要是取得此人的脖子的精确尺寸,因为将根据个人身体的重量、身高决定行刑绳子的长短、粗细,根据脖子的粗细来决定行刑绳子套头圈圈的大小。同时派专业人员对绞刑架进行全面的检查,特别是下面那块站板开启是否灵活,以保证执行过程顺利无误地进行。

实际上,执行绞刑时,不是用绳子把人往上吊致死的,而是当被处死的人,站上绞刑架后,用从架子上面吊下的哪根绳子,准确地套住其脖子,时间一到,负责行刑的人,按动一个按钮,于是他站着的那块底部的木板突然打开,使其整个身体迅速下沉,掉入下面洞中,重量加速度将其脖锥拉断,达到使人死亡的目的。

根据法律规定,如果在执行过程中,一旦发生意外,比如架子倒塌、绳子损断等突发原因导致该处死的犯人没有身亡,死死不死死,按照法律规定即视为死刑已经执行完毕,本案完结,末死的犯人当场释放,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提出异意的。

检查完身体,安排其亲人见面后即转入特殊号房(经过特殊处理,以防备犯人寻短见),隔离关押,晚饭,自然就是传说中的那顿上路饭了。

貌温等一行八人,分别被送入特殊号房,据观察的人员说,自然都是一夜无眠的了。第二天,天刚亮,各人分别被换上新衣服,做好准备,就等时辰一到,就要送他们上路了。

八点差几分,司法部、监狱总监、大小监狱长等各类大员都到达绞刑架前面,有关工作人员再次检查各有关器械物件无误后,都鸦雀无声地看着时钟的指针慢慢接近法定的那个刻度。

就在八点钟声响起,大监狱长准备下达行刑命令的同时,为庆祝缅甸新宪法的产生,缅甸革命委员会颁布了命令,大赦天下。

大赦令一出,死刑犯自然也得到赦免,就这样,貌温等人,实际上他们是从死亡边缘上被拉回来的人了,真是死里逃生。被赦免后,他来到楼上观看绞刑架,他对其他犯人们说:“若不是遇到大赦,我等已上那个断魂台了。”

他们一伙人,因为大赦刑期改为20年,不久就被送往劳改营,参加修公路去了。

(此事发生时,正好是监狱中缅共人员发动绝食抗议的时候,大赦命令下达后,这伙人曾经象发疯一般在小号房中又唱又叫又跳地闹了好久,后来还做了一次施舍,请住在小号仓的犯人和狱卒们,吃了一顿缅甸的鱼汤米线。)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