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XV3tVazj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6.7 绝食斗争

作者:博尊宝

面对没有释放日期,就这样年复年,月复月无限的长期的被关押下去,过着生不如死的苦难生活,在悲观失望的时候,为了争取自由生存的基本权益,在押的BKB发动了永盛监狱有史以来的声势浩大的绝食运动。

所有参加的八十余缅共人员立即被关入了小号仓。关押他们的小号仓,是小号中最大的一间新建筑—扩增仓,大约是15X50米,中间是4米宽走道,两边各10间5X5米的小房间,靠走道全部是铁栏杆,房间面对面可以看到;靠外面墙上很高处有一带铁栏的小窗子。他们被顺左边一溜10间关押,每间基本8人左右,对面10间已经全部腾空,没有关人。

缅共人员的绝食,立即引起了当局的高度重视,在情报局的授意下,停止对绝食者供应饮水,而且每到该吃饭的时候,就叫人抬着医院的病号伙食,在走道里来回走动,敲着盘子,大声吆喝:吃饭啦,吃饭啦,有面包牛奶,有白饭猪肉,用以摧毁他们的意志。同时,走道上有狱卒及情报局派驻人员24小时值班,观察和监视。

由于他们没有健全的组织,又得不到外界的支援,最重要的是一开始他们对这次运动的最终目的就存在着分歧,以杨世杰为首的投诚人员,坚持必须要求政府无条件释放,而以李蓉为首的被俘人员,认为只能要求监狱当局改善待遇。更有一些人自己没有任何主张,只是觉得大家都是一样的命运,要闹就跟着闹,同进退而已。

在当局软硬兼施的进攻下,有的三、五天就妥协了。退出的人,就被转到对面的房间,恢复供应水,开始享受几天的病号伙食,其目的就是要继续摧毁对面仍旧在坚持人的斗志。

两个星期过去了,大部分人都退出了斗争,就剩下以杨世杰、李蓉为首的十多个人仍旧在坚持着,监狱当局把他们转到黑房旁边的小号间。这里是以前关押政治犯的地方,一排大概有二十多间,一间跟一间之间都用墙隔断了,就变成每间外面都有个小院子一样的空间,他们每五人被关押在一间里。       

很快,他们都已经变得只剩下皮包骨头的了,食物对他们来讲,已经不会引起什么欲望了,让人难受的仍然是没有水。一开始把自己的小便拿来解渴,没有水分补充,小便也渐渐干涸。最后连小便也没有了。好在9月份,是雨季的末期季节,偶尔还会下点小雨,实在渴了,就用衣服或是布条投到门外浸湿雨水,拧出水来当作饮料,碰到不下雨,就只有忍受着。

察观世界历史,断绝对绝食人员的饮水供应,这真是连当年的法西斯、国民党都没有做出来的不人道行为。

当杨世杰、李蓉(四川知青,战俘,原人民军3031部队班长)、武为强(昆明知青,战俘,原人民军3035部队战士)、郭云安(昆明知青,投诚,原人民军3033部队战士)、李国荣(昆明知青,投诚,原人民军3033部队战士)最后五人已经失去知觉,进入昏迷休克状态,被监狱当局紧急抬入仰光大医院进行抢救时,他们都已成为皮包骨的架子,身体缩短得象只猴子,细细的脖子挑着一个大大的头骨,满身瘌癣,根本不像人样了。

仰光大医院的各位医生专家面对他们的绝食时间——三十二天,这个打破了人类绝食纪录(根据医学原理,人在没有食物有水补充情况下,可以维持十天不死,如果连水都没有的情况下,七天是生命的局限)的时候,都不敢相信,并且表示疑问和惊讶。当得知这些人的身份后,都得出共同的结论:         

共产党人真正是特殊材料构成的!!!

他们没有达到获得自由的目的,可以说绝食斗争宣告失败,但他们这种视死如归,争取自由的精神却震撼了监狱当局和缅华社会。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