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EP0h71eW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6.4 人间地狱

作者:博尊宝

上法庭回耒后,杨世杰等缅共等80多人就被转入1、2号拘留仓关押,那个林炳坤从此再没有出现,大家才知道是上了当,却也后悔来不及了,就好像是自己帮助老缅继续关押自己的,谁也怪不了,满腔的愤怒也没有地方去发泄,只有自认倒霉。

缅甸的监狱,也许是世界上条件最差的,虽然对在押人员的待遇,还是按照英国殖民时代的规定,每人每天早晚各一顿饭,定量为米各一牛奶筒(炼乳筒,大约200克),早餐为20克印度豆煮的汤,炒好的5克虾酱(含辣椒、油、白蒜、洋葱若干),晚餐为50克蔬菜煮的汤,5克虾酱。每星期还有一顿打牙祭(50克,一般为牛、猪肉)。

但是因为奈温军人集团政变上台后,执行社会主义路线,把一个富饶的国家,搞得民不聊生,物质奇缺,物价飞涨,公务员的工资原来就低,多年来都没有涨过,一个普通的监狱卒,工资才80多Ks(坎,缅币单位),而每一缅斤(1600克)大米,售价为5Ks,猪肉为10Ks,可想而知,靠工资不要说要养活一家人,就是连自己都难对付的。因此大家都只好各打主意,各找“将盘”(缅语:外快),就造成从中央到对方,从当官的到一般工作人员的贪污受贿,基本成了一种公开的现象。

经过层层克扣,到达犯人嘴里的就没有剩下多少东西了,除了那坨肉还能够看看外(虽然质量不一定好,至少还剩下大约10克左右的一坨),其他的变成了“笼的”( 缅语:糙米)饭一瓢,早上印度豆汤、晚上玻璃蔬菜汤一瓢,外加水煮虾酱一坨。到这个环节,每天的菜饭都是由伙食组的犯人分的了,如果与他们关系好,饭就可以打好一点、硬一点、多一点的,汤可捞点豆、打点飘汤油什么的,特别是那坨肉,也就可以得到又大又肥的一坨,不然的话,霉米饭都是给得吃不饱的。

当然,按照监狱规定,外面的亲人朋友,每二星期可以来“通温萨”( 缅语:探监)一次。到时可以送进各种各样的食品及做好的熟肉鱼虾等等,用以改善狱中生活。当然,只要给钱,监狱当局也能安排每天的“阿图兑”( 缅语:特别会面)的。而且只要出得起钱,就是一日三餐都能按时送入的,仓狱长、狱卒每天来上班,还能为你带进热乎乎的各种食品。

在缅甸,由于贫富相差很大,阶级等级就分得很明,在监狱里面也不例外。有钱人通过关系,买通大监狱长和医生,长期作为病人住在医院,吃病号伙食,每天有肉有白米饭,有牛奶面包,又不用劳动,这为上等人;也可以活动下面各级监狱长,在医院小灶、面包作坊、探监处或者各号仓里面安排个仓头、号头什么的,也是大有油水的,这为中等人;最差的也可以在各仓办公室、纪律监督组、伙食组、清洁组活动个小头头当当,也还是有点油水,这为下等人。当然,没有钱的,没有探监的,没有外援助的人,就成为最下下层的人了,只好等着被欺负、剥削、受苦受难。

在里面还关押着的几百名“AFC”(外侨居住人员的英文缩写,缅语发音:艾发西)。大概也可以分为两大种类:第一种就是如杨伯方等原来侨居在缅甸的外国人(包括印度、巴基斯坦等),因为触犯有关外侨管理条例或者看你不顺眼的一点小事,就抓进来关押的。这些人只要舍得花钱,找对路子,还是有希望放出去的。另外一种人是原来居住在缅甸的华侨后裔,在奈温反华后办理了回国手续走掉的人(侨生),近几年又偷偷从陆路回来的;或者就是从中国非法偷越国境来缅甸的人,一旦被抓获即以违反移民法第13(1)条关押,判刑入狱。现在也转为按移民法第7(1)条款驱逐出境。如果没有国家接受,就长期关押,等于无期徒刑。

杨伯方和侨生类大多属于侨居缅甸的华侨,在缅甸各地基本都还有亲人,虽然经济状况各有不同,但或多或少还是能不定期来探探监,给予他们生活上的一些照顾。情况好一点的,一般都出钱买了医院小灶、面包作坊、探监处等油水可观的位置,搞得好的,就可以在监狱里面自给自足,外面不必经常来探监,送吃的来了。

在监狱里面还关押着几百名来缅甸领海偷捕鱼而被抓的泰国、新加坡、台湾渔民,他们有所属国大使馆按期前来探监,送来各种食物用品。(台湾虽然没有邦交,仍有白派侨领受台湾海外工作委员会的委托前来探监)因此从监狱当局到监狱在押人员对他们自然另眼看待了。

对于杨世杰等这伙缅共来说,以前他们在特别仓时,还是政治犯,怎么说都比现在要好一些,特别是有个医师(军事情报局的),可能是同情他们,轮流着给他们开病号伙食,还能改善改善。到了普通仓,缅甸人称呼他们为“BKB”(缅共的英文缩写,缅语发音:八嘎八)。由于他们和直接从中国偷越入境的“AFC”不同,在缅甸无亲无戚,又无钱无外援,谁都不把他们当回事了,在缅甸人势利的眼中,他们完全变成了猪狗不如的监狱社会最低层,比一般缅甸人都可怜。因为缅甸的穷人,早就习惯了贫苦的生活,只要有虾酱,吃饭就可以对付下去,至于其他方面,也早就养成逆来顺受的习惯。对于这些中国人来说,不要说吃的一下成了问题,就是生活的各种问题都困难重重。就说个最普通的例子,在仓里面上厕所,是要交费的(二枝烟筒),没有的穷人(包括他们)就要自屙自倒了。

1978年6月 为反对军政权的社会主义宪法草案, 爆发全缅工人总罢工、学生总罢课,军政府出动军警镇压,每天有大批被捕的工人学生被塞进监狱。在号房里,人满为患,犯人之多,每间原来可以原来设计关押250人,最多时竟然塞進6-700多人。

每号房设一号头,房间前面部分自然由号头及其亲信或者有钱人居住,每人都占据可观的空间。然后靠有窗子围墙的这边,一般也是用钱活动了号头,特殊照顾安排的,也基本能够宽松地睡觉。其他犯人就只好排成四队,听“1、2、3”的口令倒下,就像沙丁鱼一般,大家侧着身子,直挺挺地睡,如果晚上想小便,回来可就可能找不到原来的地方了。各号房的BKB,除一、二间的号头,因为是AFC当任,照顾安排在靠墙的一边外,大部分号房的都得与其他缅甸穷人同享受。

于是,对于他们这伙从小在大陆长大的年轻人来说,从此跌入了人间的地狱,真正领教到“自由世界”的滋味。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